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二十六章 你叫菩提祖师(下)

杨守文轻声道:“阿爹,这件事我觉得你最好是禀报县尊,靺鞨人如此猖狂,必有原因。”
杨守文感觉到,这两天的经历堪称丰富多彩,同时心里面,也有一种莫名的恐慌。
看到杨守文这副模样,幼娘忍不住扑上来。
“你怎么不回答我?我生气了……好吧好吧,再吃一块!不过你要答应幼娘,以后要好好保护兕子哥哥。”
杨承烈这时候,已经检查完那些人的尸体,手里拎着十几个皮囊走过来。
他挣扎着坐起来,披衣往外走,却听到从门外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。
说着话,他的目光一转,就落在了身旁杨茉莉的身上。
不知为什么,看着幼娘的背影,杨守文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悸动。
屋外,斜阳夕照。
“也好!”
他除了是村正,也懂得一点医术,村里人若是得了病,都是他来诊治。若田村正拿不准,才会去城里找医馆。
沿着小路缓缓而行,丑丫头在左右奔走,不久就看到了村口的那块两三米高的巨石。
三个人,九匹马,一只狗,沿着官路翻过了山坡,便进入了昌平县的境内辖区。
在岔路口,杨承烈对杨守文道:“兕子,与我回县城吧。”
“兕子,你真不要回城吗?”
毕竟,前世他虽然看过一些这个时代的书籍,www•hetushu•com但大多数时候是为了消磨时光,并未留心。
杨守文轻手轻脚走到门口,拉开一道门缝。
“菩提菩提,你告诉幼娘,是谁伤了兕子哥哥?”
圣历元年,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?
轻轻拉开房门,他走到了幼娘的身后蹲下。幼娘似有觉察,扭头看过来,那小脸上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,甜甜道:“兕子哥哥,你终于醒了……幼娘真担心死了。”
就算是蚊子从我眼前飞过去,我一眼就能辨认出公母来。”
杨守文说着,把那四只小狗也放出来。
杨承烈也没有再说什么,只朝着杨茉莉招招手,也纵马而行。
杨守文也只能是‘呵呵’。但不得不承认,田村正的金创药效果不错,涂抹在伤口上,有一丝丝凉意往里渗透,也驱散不少疼痛感。把伤口处理好,田村正就告辞离去。杨守文则躺在榻床上,只感到一阵阵眩晕感袭来,眼皮子越来越沉。
“阿爹放心,有丑丫头在,足够保护我周全。”
杨守文脑子里空空荡荡,有些想不起来了。
孙神医,就是孙思邈。
先赶了夜路,又遇到杀人案,最后还遇到袭击。
杨守文在马上拱手,挑选了两匹看上去雄壮的马,把缰绳系在马鞍上,与杨承烈分道扬镳。从这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岔路口到村子,距离不算太远。可是杨守文这次走过来,心里却萦绕着一种别样的情绪。他说不清楚这究竟是怎样一种情怀,只是感觉很亲切。
屋子里,光线昏暗。
杨茉莉茫然看着杨承烈父子,然后走到马车旁边,把掉在地上的包袱拾起来,连同那两柄洗衣槌放在马背上,而后又搀扶着杨承烈上马,这才自己搬鞍认镫,跨坐马上。
这虎谷山别看地处边荒,可是满山都是好东西。我每年都会做一些伤药贩卖出去,生意相当不错。连县城的回春堂里,用的都是我这伤药,治疗金创最是神效。”
粟末靺鞨人的动作很诡异,阿爹要做好准备才是……”
对了,看兕子哥哥给你带了什么礼物?这是丑丫头,这是它的孩子,你要好好照顾。”
“兕子哥哥!”
浑浑噩噩十七年,如今突然一下子让他回忆,还真有些困难。
杨守文一咧嘴,但还是笑着抱住了幼娘,轻声道:“幼娘,兕子哥哥累了,想休息一下。
呼,兵来将挡,水来土填。
就在这时,田村正拎着一个箱子赶来,和杨氏打了一个招呼之后,便进屋去找杨守文。
“哈哈哈哈!”
杨守文笑着摇摇头,“阿爹不用管我,我自回村里就是。
阿爹,你知和*图*书不知道,我就喜欢看你这种一本正经吹牛时,臭不要脸的样子!
孤竹发生的事情,让他意识到事态有些严重。
这两天,可够辛苦。
阿爹,我觉得那三条命案可以暂且放一下。
走进村口,就遇到在外面晒太阳的老胡头。
现在我还不适合抛头露面,所以就不去城里。至于这些伤,不过皮肉伤,我回去之后再处理一下就是。倒是茉莉,先跟着阿爹,等办理好了户贯,再让他过来。
老田,就是田村正。
杨家原本就是这村子里的大户,虽然一直很低调,可因为杨承烈的关系,还是很受重视。
杨守文突然觉得,自己就好像那只钻到了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猴子。他现在所处的时代,就好像铁扇公主的肚子。只是他没有孙猴子七十二变的本领,也不知道会闹腾出一个什么结果……越想,越觉得心烦。杨守文索性闭上眼,沉沉睡去。
“婶娘放心,没大碍!”杨守文把缰绳交给杨氏,“帮阿爹做了些事情,不小心伤了皮肉。这几匹马,婶娘拴好,它们现在可是属于咱杨家的财物。我先回屋休息,有什么话,晚上再说……幼娘,照顾好小狗,先想一想,给它们取什么名字。”
他相信,那些粟末靺鞨人要追杀的不会是他父子,恐怕是杨茉莉。也就是说,m.hetushu.com绿珠的死,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。她一定知道了什么,粟末靺鞨人才要斩草除根。
杨守文看了看天色,催马便走。
“好,那就这么说……家里若有状况,就让杨嫂通知我。”
“当然!”
丑丫头跟在马后,却是亦步亦趋……
杨承烈点了点头,但有些不太放心。
老胡头牵着缰绳,笑着道:“我老胡头别的不成,可是说一是一。东西今天一早就送到你家里了……兕子,你真没事吗?要不我去找老田,让他给你看上一看?”
他想起了那个梦,那个在孤竹客栈里做的噩梦。
“废话,我在昌平十几年,早就炼成一双神眼。
杨守文没有拒绝老胡头的好意,然后牵着马,带着狗便直奔村后。
……
看到杨守文浑身是血,他吓了一跳,连忙上前询问。
说完,他提着枪便进了院门。
“我这金创药,还是早年间从孙神医的弟子那里讨来。
幼娘一个人,孤零零坐在门廊上,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之中。
不过孙思邈应该已经离世多年,他那弟子……
丑丫头蹲坐在门廊下,不停摇动尾巴。幼娘手里拿着一块肉饼,慢慢伸出手,丑丫头随即后肢直立,竟站起来,一口就吞下那块饼子,而后又蹲坐着,露出讨好的模样。
杨守文笑道:“老胡头,我没事……对了,和-图-书我要的东西,做好了吗?”
换下身上的衣服,田村正又帮着杨守文把身上的伤口处理妥当。
在褡裢里憋了一路,小狗一出来就想要撒欢。可是丑丫头却发出一阵低吼,那小狗顿时老实下来。
“兕子,你这是怎么了?”
这一觉,睡得香甜。
“兕子,你这是……”
此时此刻,杨守文的样子有点吓人……他身上的衣服被鲜血染红,裸露在外的伤口,也是触目惊心。他脸色煞白,气色也不是太好。不过,他牵着三匹马,还领着一只狗,却是让不少人感到惊讶。在杨守文和老胡头说话的时候,已经有人跑去杨家报信。
杨守文这次一下子带了三匹马回来,着实引起了轰动。
当杨守文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日落西山。
杨守文哈哈大笑,却没有进行反驳。
当杨守文来到家门口的时候,杨氏和幼娘都已经站在了门口。
杨守文说完,用手一指身后的马匹,“我带回去两匹马,其他的阿爹便带去城里吧。”
“丑丫头,跟上!”
不少人围在院门口,看着杨氏把马拴好。
要说起来,杨守文身上的伤口看着很严重,可实际上都是皮肉伤,没有伤到筋骨。
“兕子,这些人是靺鞨人。”
“呃,他们身上有标致,是粟末靺鞨人的标致。”
“阿爹怎么知道?”
杨承烈要回昌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