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五十一章 长眉罗汉(上)

杨守文在禅院里走了一圈又一圈,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,也没有找到答案。
小狗悟空听到它的名字,立刻叫了起来。
杨茉莉住在山门旁边的门房里,距离禅房不远。
杨茉莉正从水井里打水,听到杨守文喊他,水桶一丢就跑过来。
杨守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说是考虑一些问题,宋氏也就没有再问下去。
宋氏说着,看了杨守文一眼。
虽然有些刁蛮,甚至有时候会比较狠毒,但始终是个孩子。
晚饭后,杨氏和宋氏整理房间。
杨守文挥挥手,把杨茉莉赶去干活,他则走到大殿前的广场上站定,环视整个禅院。
你们兕子哥哥也忙了一天,让他早点休息,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。”
马蹄铁,似乎并不难做吧。
一下子多了好些人,禅院变得生气勃勃。
一直到三更天左右,他才迷迷糊糊的睡着。
幼娘伸出友谊之手,也让青奴感到了些许温暖。
也不知道是不是西游记的故事太好听了,以至于当他准备开讲的时候,菩提带着四只小狗也跑了过来,齐刷刷坐在杨守文的面前。
“我说呢,这好端端怎么给它们起了这么好的名字。”
“猴子的故事……兕子哥哥和图书说过要给我讲故事的,可是昨天我睡着了,没听到。”
杨守文蓦地醒过来,目光仍有些迷离。
宋氏和杨氏,回房休息去了。
幼娘拉着青奴跑取房间,悟空和八戒则跟在两人身后边跑边叫。
幼娘和青奴一副不情愿的模样,但是又不敢违抗宋氏的命令。两个小丫头相视一眼,青奴突然道:“阿娘,我晚上要和幼娘一起睡,可不可以?”
“对了,我看你晚饭后坐在这里,究竟在像什么?”
杨守文目送他进了门房,复又走到大雄宝殿门口,把大殿的门关上,这才带着菩提和两只小狗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杨守文伸手,轻轻抹了一下马蹄受伤的地方,眼珠子一转,立刻就有了一个主意。
不过杨守文恍若未见她的动作,只是朝她招了招手,示意杨青奴在身边坐下来。
宋氏说完,站起身,伸了个懒腰,又看了看天色。
“原来,你就是八戒啊。”
天已经完全黑了,一轮皎月当空,月光柔和,洒落在禅院,仿佛披上了一层白霜。
杨守文则盘坐在广场上,似老僧入定一样一动不动。
很快的,两个小丫头就玩闹在一起,嘻嘻哈哈的,就好像什和-图-书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。
“汪汪汪汪!”
只是,那长眉罗汉,到底是什么?
宋氏已经清楚了幼娘在杨守文心中的地位,也自然乐得两人交好。她偷偷看了杨守文一眼,发现杨守文并没有在意这些,于是就点了点头,同意了青奴的请求。
而杨守文却突然醒悟过来,难道说这个时期,还没有出现马掌吗?
两界山,打虎太保出现,五指山下,悟空和三藏第一次相遇。
“马掌是什么?”
只是当她知道,幼娘认得上面的字,而这张纸上的字,是杨守文送给幼娘的礼物时,青奴嫉妒了。
“为什么要在马蹄上放一块铁呢?”
青奴,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,怯生生看着杨守文。
“上次咱们讲到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……”
“兕子哥哥,快来讲故事。”
这小孩子嫉妒起来之后,也是很可怕的!青奴上去把那张纸撕得粉碎,更激怒了幼娘,扑上来就和她撕打在一起。可在这之前,两个丫头相处的其实还不错。
长眉罗汉,长眉罗汉……到底特么的是什么东西?
“讲什么故事?”
“马掌就是……马蹄上的那块铁啊。”
幼娘拉着青奴,气喘吁吁的从寺院外跑进来和-图-书,来到了杨守文的身前。
可现在看杨茉莉的模样,马蹄铁很可能还没有出现。
比如昨天,幼娘一开始并没有去招惹她。
倒是沙和尚和小白龙,老老实实跟着菩提的身边,一同陪伴在杨守文的左右。
而两个小丫头就住在前面的禅房里,和杨守文做起了邻居。禅房里传来一阵阵的嬉笑声,还不是有小狗的叫声传来。杨守文依旧站在广场上,片刻后他对陪伴在他身边,已经是睡眼朦胧的杨茉莉道:“杨茉莉,你也早点回房去睡觉吧。”
杨守文在那匹瘸马旁边蹲下来,观察了一阵之后,突然大声喊道:“杨茉莉,怎么不给它钉上马掌?”
这一夜,杨守文在禅床上翻来覆去的巫法入眠,脑海中不断浮现长眉罗汉的模样。
这种小孩子之间的恩怨,大人的确难以明白。对于幼娘而言,兕子哥哥始终是她的兕子哥哥,而且她和兕子哥哥之间的秘密,已经牢牢刻印在了她的内心里。
两个小丫头和好了,也让宋氏和杨氏都松了口气。
在这一点上,幼娘有一种优越感。
杨守文讲的绘声绘色,幼娘和青奴更听得聚精会神,甚至没有觉察到杨氏和宋氏不知在什么时候也来到了和_图_书旁边,也坐在那里聆听。不知不觉,故事发展到了高老庄。当青奴听到八戒出场时的模样,忍不住咯咯笑起来,更引得小八戒狂吠。
“好,那我先睡了,阿郎也早点休息。”
幼娘把它抱在了怀里,然后看着杨守文,安静的听着杨守文讲故事。西游记之前的故事情节,幼娘已经和青奴介绍了一遍。虽然很笼统,但依旧让青奴听到入迷。如今听到杨守文再次讲述开来,一下子来了精神,下意识靠近了杨守文。
杨守文是她的哥哥,哪怕是同父异母,也应该送她礼物,而不是送给幼娘。
而观音东来,寻找取经人,发现了已经变成唐三藏的江流儿。
当她发现,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围着她转,甚至在某种情况之下,连最疼爱她的母亲也没有站在她的一边时,杨青奴感到了恐惧。昨天杨守文带着幼娘上山之后,杨青奴其实有一点点羡慕。回想起来,有些事情似乎是她嫉妒心作怪。
看到这一幕,宋氏和杨氏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而杨青奴呢?
一曲西游,终于拉开序幕……
杨守文站起身来道:“阿娘,昨天是我太冲动了,看到青奴和幼娘成为朋友,我也非常高兴。以后我不会再像昨http://m•hetushu.com天那样,小孩子之间的事情,就让她们自己解决吧。”
五百年后,江流儿出世,为父报仇雪恨。
……
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面对着一个她畏惧的兄长。
“哦,哦,哦!”
“悟空,闭嘴。”
青奴把小狗抱在怀里,忍不住笑道。
“好喽,睡觉去。”
“兕子,那是不是以后还会有沙和尚和小白龙呢?”
“好了,没事了,你去干活吧。”
马蹄铁的事情可以暂且放一下,关键是要尽快解决那个‘长眉罗汉’的谜题。
在马蹄上钉铁?那马儿一定会很痛吧。
宋氏一旁开口问道,杨守文轻轻点头。
这等于是杨守文低头认错,宋氏连忙摆手,这提着的心,终于放回肚子里。
“好了,已经不早了,都早点歇着吧。
“这两个孩子,还真是……昨天打得不可开交,今日就好的像一个人。”
杨守文终于完全清醒过来,拍了拍额头,脸上旋即露出笑容。
也是他惯性的思维,看到马鞍和马镫齐全,就以为马蹄铁已经出现,所以一直没有在意。
在她看来,那原本应该是她的礼物才对。
她一个人拿着那首诗在看,青奴也是好奇凑过去。
杨茉莉一脸茫然之色,对杨守文的问题显然是不太明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