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五十六章 故事(下)

妙处?
杨守文瞪大了眼睛看着杨承烈,“阿爹,你究竟有几个故人要来?”
你用你的想法却和他接近,去和他交往,他肯定不会认同,甚至会看不起你。事实上,和这种人交往,何必付出真心实意?拿出你的实力来,让他知道你比他强,他自然会向你低头。等他向你低头之后,你在拉拢他,这叫打一棒子给个甜枣。
“我……”
他二话不说把图抢过来,“一个三十文,二十个五百文,三天后你过来取就是了。”
“山上有五坛酒呢。”
宋氏一脸茫然,看了看杨承烈,又看了两眼杨守文。
当朝阳升起的时候,幼娘小脸通红,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,但是精神却非常好。
“好吧,那我待会儿就和茉莉下山。”
“兕子哥哥笨死了,越帮越忙。”
老胡头的手艺不错,只是有时候太啰唆。
杨承烈看着沐浴在阳光里,带着两个小丫头练功杨守文,眼中的欣慰之色越来越浓。
我和你讲个故事吧……曾经有两个差人,同样是满腔的热血,同样是嫉恶如仇。有一次,两个差人发现了一个案子,而在那案子的背后,隐藏着一只幕后黑手。其中一个人正义感爆棚,要去惩恶扬善;而另一个人则对他的主张表示反对。为此,两个人最终分道扬镳,甚m.hetushu.com至变成了仇人。那个正义感爆棚的差人,拼了性命要把那个幕后黑手绳之以法。可结果呢?他暴露了,最终变成了残废。
杨茉莉委屈喊道:“我不要做蛤蟆。”
“大兄,你在干什么?”
“谁说的,我很厉害的……来,我帮你把衣服拧干。”
幼娘在广场上站了一个二字钳羊马,一边在杨守文的指点下练功,一边嘲笑杨茉莉。
呵呵,要我说……大可不必。”
起床气十足的杨茉莉在付出了鼻青脸肿的代价之后,最终屈服在杨守文的淫威之下,趴在地上装起了癞蛤蟆。
杨守文笑着从老胡头家里出来,正准备到村里的店铺里买些酒菜,却听有人高喊道:“少年郎,请留步。”
对付这种桀骜不驯的家伙,你必须要像熬鹰一样,在他服你之后,再去进行拉拢。”
且不提杨承烈在山上胡思乱想。
话音未落,就听到撕拉一声,杨守文发力过猛,把幼娘刚洗干净的衣服给撕烂了。
他这次下山,还有别的事情。
老爹,你可真会用词啊!
而另一个差人,则是虚以委蛇,一边与对方周旋,一边在暗地里默默搜集证据。差不多十年之后,他搜集了足够的证据,同时自己也身处高位,而后发动了致命的一击……幕后和-图-书黑手被干掉了,他也成了英雄,升职加薪,还得到美人青睐。”
幼娘跟着杨守文,慢慢的练习。
杨瑞听罢,若有所悟。
第二天,天还没有亮,杨守文就把杨茉莉从床上拉起来。
……
杨守文带着幼娘她们练完了功,就拖着杨茉莉一道下山去了。
说完,杨守文带着菩提扬长而去。
在结合了金蟾引导术和金刚八式之后,变成了一套属于他自己的功夫。
“教幼娘练拳。”
想想阿娘,想想青奴,想想阿爹。
在山下,他先是去田村正家里看了寄存在那里的马,然后又跑去了老胡头家中。
“啊?”
你是想自己喝酒吧!
他走过去,把杨守文喊过来。
二郎,你很聪明,这一点你不用怀疑。只不过你从小受尽宠爱,阿爹也好,阿娘也好,都把你捧在手心里,所以你根本看不到那些隐藏在阴暗中的丑恶。现在,你一下子要去面对这些丑恶的事情,有些无法接受,甚至开始进行自我否认。
说完,宋氏一扭一扭便走了。
大兄说的不错,我如果还想不明白,倒不如一头撞死算了!
完全无视趴在地上练习金蟾引导术的杨茉莉,杨青奴跑到了杨守文身边,和幼娘并肩站立,学着幼娘的样子开始练习。
杨守文则把手埋进了菩提那hetushu.com浓密的毛发中,感受着从菩提身上,散发出来的热量。
最终,她啐了一口道:“莫不是你老杨家都有痴症吗?以前是兕子,昨天是二郎,今日你有犯痴。兕子不过摇了摇头,你就在这里胡思乱想,阿郎不觉得累吗?”
菩提从门廊上跳下来,跑到了杨守文的身边趴下。
“有甚值的?难不成接着被人算计?
“一个啊。”
“阿郎,为什么幼娘可以站着,杨茉莉却要趴着?”
杨守文说的,就是他自己的故事。
拿出一张图纸,放在老胡头的面前。
杨守文晒然笑了,轻轻摇头道:“那个笨蛋在病榻上躺了十年,最心爱的女友走了,家里为了给他治病,是倾家荡产。可是十年之后,没有人会记得他曾经付出的努力。就算是有,也是在私下里嘲讽他……二郎,若换做你,会怎么做呢?”
看着这个浑浑噩噩十七年的兄长,一副如此逗比的模样,杨瑞忍不住坐在地上,哈哈大笑。
杨守文揉了揉脸,拍了拍菩提,从地上站起来。
你那么聪明的家伙,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想明白。若是想不明白,那你就去死吧。”
“呃……”
顺便再买些下酒菜,明天客人来了,免得不够。”
“幼娘,来跟我做,出拳,吸气;收拳,呼气……两腿之间好像钳着一头羊…www•hetushu.com…对,就是这样子。保持住呼吸,出拳,收拳。动作不要太快,慢慢的,感受羊在挣扎。”
杨承烈和宋氏从禅房里出来,看到广场上如此热闹的景象,都忍不住露出笑容。
“是啊,昨晚二郎还跑来找我认错,这孩子也是越来越懂事。”
老爹说的是大义凛然,一副为客人着想的嘴脸。
杨承烈站在那里想了一阵子,最后摇摇头,低声嘀咕道:“可能我真的是胡思乱想吧……可为什么我总觉得兕子刚才的笑容有些怪异,让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呢?
“盖嘉运自幼在老军客栈里长大,见过太多丑恶的事情。
杨守文接着道:“至于衙门里的事情,你要学会忍耐。
老胡头一听,勃然大怒。
幼娘恼怒的咆哮,杨守文带着菩提灰溜溜的离开水井。
“你自己好好想想,别特么总是书生意气……至于怎么选择,就看你自己的了。
“老胡头,照着这个图样和尺寸,先给我打二十个出来。”
杨守文道:“你问那么多干嘛?做不做得出来?做不出来,我就进城去找人做。”
“开玩笑,这小玩意我若做不出来,怎配得上虎谷山下第一匠人?”
老胡头看着图上的马蹄铁,一脸茫然。
我昨日已经向县尊禀报,身体不适,所以要休养两天。就让他和卢永成先斗两天吧。等www.hetushu.com他知道我的妙处时,自然会有所改变。我也正好趁着两天,好好放松。”
杨守文说完,便告辞离去。只是走了两步之后,他又停下来,扭头卡着杨承烈,疑惑问道:“阿爹,今日你不在衙门里当值吗?”
“今天你和茉莉下山一趟,再拿两坛酒来。
可是,谁又理他?
“其实,我的意思是,你大可不必如此在意。
“兕子哥哥,都说不要你帮忙了,你别捣乱……走开,赶快走开!”
“幼娘,要我帮忙吗?”
“我与他说完话,他为何摇头?我刚才说错什么了吗?他这态度,又算是什么?”
“杨茉莉,癞蛤蟆;呱呱呱,跳不停……”
“呃,我昨晚已经吃了一坛……今天怎地也要再吃两坛,剩下两坛,明日绝对不够。”
休养了两天,青奴已经恢复了大半,所以天一亮就跑了出来。
“我胡思乱想?”
“我也要练!”
……
杨守文翻了个白眼,一脸无奈。
杨瑞听得津津有味,忍不住问道:“那个残废的差人呢?”
“哦!”
“兕子清醒之后,家里越来越热闹了。”
杨守文教给杨幼娘的,是前世在书上看到的内容。
思想犯罪,阿弥陀佛……杨守文一咧嘴,便摇着头走了。
“这是什么?”
只剩下杨承烈一脸茫然之色,扭头对宋氏道:“娘子,兕子他什么意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