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六十六章 老军客栈(下)

他们你看看我,我看了看你,呼啦啦一下子散开。
“那个卧在床上的,就是盖老军。”
“好了,这件事咱们明天再说,我今天来了客人。”
“好啊,来啊?”
正说着话,从客栈里走出一个人来。
杨瑞此前,被盖嘉运坑了一把。
正如那两个武侯所言,蟒山坊如今是满满的火药味儿。
“现在招呼打完了,还有事吗?”
很明显,刚才杨守文那一刀,给这些无赖地痞带来了巨大的压力。平日里他们打个架,欺负个老实人还可以,但如果面对杨守文这种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狠角色,却是有多远避多远。虽然很多人不认识杨守文,但是现在,他们怕了。
杨瑞深吸一口气,用力点了点头。
杨瑞在昌平大小也算是一号人物,所以少不得有人认出来。就在两人准备直奔老军客栈的时候,前方突然来了几个人,拦住了他们的去路。为首之人,倒是衣衫华美。不过这大冷的天,却敞着怀,露着胸,一只手还在胸口搓来搓去。
此‘杨’非彼‘杨’。
杨瑞认出那人来,脸色顿时一白。
可别忘了,前些日子杨承烈刚抄了老军客栈。
杨守文一把推开他,迈步往里面走。
杨守文淡淡一声喊喝,迈步走上前。
他们看着杨守文两人,就好像看到和-图-书了两只肥羊。
杨瑞轻声道:“大兄,阿爹以前抓过此人,我认得他。”
杨守文兄弟来到客栈门口,那些泼皮呼啦啦散开。
不过,杨守文才不会给他们这种机会。
杨守文则看着盖嘉运,一言不发,上上下下打量,直看得盖嘉运心里一阵阵发毛。
来人,杨守文认识,赫然正是盖嘉运。
他很清楚,眼前这位可不像杨瑞那么好打发。
“大兄,这就是老军客栈。”
想必这蟒山坊一些不长眼的人,就觉得杨瑞好欺负,想要趁机在这里怒刷存在感。
杨守文眼睛一眯,把杨瑞拉到身旁。
“咦,这不是二郎吗?”
可是今天,这些人却没有听从盖老军的吩咐,更有一个人站出来道:“老军,你不要找借口,不过是两个小崽子,算得什么客人?最近一段时间,兄弟们听从你的吩咐,没有在外面惹事生非。可这日子总要过不是?你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,什么时候才能继续讨生活……现如今昌平是有些乱,但是与咱们有什么关系?”
杨老三闻听,三角眼一瞪,“你又算什么东西,老子和你说话了吗?”
而杨守文只看了他一眼,再也没有理睬他,径自昂首挺胸往前走。杨瑞连忙跟上,在杨守文身后轻声问道:“大兄,为hetushu•com什么不问问他,到底有什么事情?”
而盖嘉运这时候则走到了盖老军的身边,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话,盖老军眉头一蹙,从榻床上坐起。
杨守文收刀还鞘,面无表情。
在这里横行,你要学会强硬。你强他们就弱;可如果你露怯的话,他们会变得非常嚣张。”
不过,他斜卧榻床,却犹如一头猛虎。
想必这些小喽啰有些耐不住,跳出来刷一下存在感罢了。对这种人,莫要理睬。咱们现在代表的是阿爹的脸面,就算是杀了他,也是给他面子,何必和他啰唆?
他走到跪在地上,抱着手腕哀嚎的杨老三面前。
杨守文想了想,突然笑了。
“杨老三?”
杨守文点点头,抬手把杨瑞护在身后,沉声道: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拦住我的路。”
这一声厉喝,令那些泼皮顿时驻足。
老军客栈的大堂上,乱成一团。
也许是被杨守文刚才那狠辣一刀给吓到了,杨瑞立刻闭上了嘴巴。
二楼,围着一群衣装各异的人,乱哄哄的在看热闹。而在大堂里,一群人则聚在一起,正在争论着什么。正中央一张榻床上,斜卧着一个壮年人,看年纪应该是和杨承烈差不多大。只是容貌略显苍老,两鬓都已经透着花白。
两人一边走,一边若m.hetushu.com无其事的说笑,眨眼间就来到了一家客栈门口。
这是一座简陋的两层楼客栈,门口聚集了很多泼皮,里面则是吵吵闹闹个没完。
周围本来看热闹的泼皮,见此情形先是一愣,旋即齐声呐喊,便围了上来。
“二郎,住嘴。”
想到这里,杨瑞的胆子一下子大了很多。
有的时候,不是你想找麻烦,那麻烦会自动找上门来。
他充分感受了一把‘我爸是李刚’的感觉,说实话,这感觉有时候真特么叫爽。
脚边,一名衣装略显暴露的胡姬,正在给他捶腿。
“呦,我还没有发狠呢,你倒先威胁起我来了?”
“没了,没了!”
这也是杨瑞自前两日过去后,又一次见到盖嘉运,顿时眼睛都红了,破口大骂道:“盖二郎,你还敢出来?”
盖嘉运气呼呼把头一扭,不再理睬杨瑞那狐假虎威的模样。
杨守文心里松了口气,自古民不与官斗,果然如此!
沿途,就看到许多不三不四的人游荡,一个个虽衣衫褴褛,却又显得面目丑恶。
“你……”
这里虽然是蟒山坊,确是大唐之下。官府以前放任不管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。可如果真为了一个杨老三惹来杨承烈雷霆之怒,到时候谁都跑不了。
盖嘉运绝对是一个桀骜之人,但不知为什么www.hetushu.com,在杨守文面前,却桀骜不起来。
“我找盖老军,他应该在这里。”
“是啊,大家伙也不是什么奉公守法的人,没事儿何必向官府装扮成为良民?”
而在他面前,几个形容不同的男子挥舞着手臂,大喊大叫,似乎正在和他争执。
这杨老三和杨承烈一家没有任何关系,是昌平县的一个小团头。
杨老三说完,指着杨守文刚要开口,却见杨守文眉头一蹙,紧跟着仓啷一声唐刀出鞘。一抹冷芒掠过,鲜血喷溅。一只手落在了地上,杨老三举着光秃秃,犹自喷着鲜血的手腕,眼中透着不可思议之色,猛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“我阿爹的名字,也是你能随便叫的?”
杨老三脸色苍白,捧着手腕,带着哭音道:“瞧二郎说的甚话,小人不过是想和二郎打个招呼。”
盖嘉运看到杨瑞,先愣了一下,旋即冷笑道:“我有何不敢?”
“老三,你叫住我,有事吗?”
“什么人,敢在蟒山坊惹事?”
“二郎,些许泼皮,不过是纸老虎罢了。
杨老三满头是汗,颤声回答。
“二郎,问他有什么事?”
不过,杨守文明显不是好相与的,那身上所凝聚的淡淡杀气,令那些地痞也不敢靠上前。
“杨大郎,你们来这里作甚?”
“哼……要不是你大兄跟着m.hetushu.com,我要你好看。”
杨守文不慌不忙,厉声喝道:“我乃县尉杨承烈之子,今日奉我父之命前来公干,哪个敢乱来,休怪我不客气!如今昌平正值混乱,我更不介意报知我阿爹,调集民壮抄了你们这蟒山坊。等到了那个时候,你们就算是想要后悔,都晚了!”
杨守文眼中,闪过一丝冷意,轻声道:“盖二郎,不要给你脸不要脸,我找你老子有事情,休要惹怒了我,到时候我再抄了你老军客栈,你可别想着我会心慈手软。”
杨瑞在他身后,乐得连牙花子都露出来,轻声道:“盖二郎,你也有今天。”
杨瑞在杨守文耳边低声道了一句,便退到杨守文的身后。
“我……”
“你看我作甚?”
杨瑞刚才,紧张到想要爆尿。可是现在,他突然信了杨守文的那句话:对这些人,你必须要比他们更狠,更强。一群纸老虎而已,吓唬普通人也就罢了,我堂堂县尉之子,又怎会害怕?
“一个泼皮而已,现在给我滚开,我兄弟今天来有正事,不想招惹麻烦。可你若是不识相的话,别怪我心狠手辣。”
如果是在以前,盖老军这句话出口,那些人会老老实实散去。
“左右不过是想要逞威风……刚才在门口不是说了,盖老军如今情况不妙。
看着杨守文若无其事,杨瑞渐渐也胆子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