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六十七章 各有心思(上)

那大汉身高约有六尺出头,身材雄武壮硕,肤色黝黑,面貌凶恶,长着一脸络腮胡子。
说穿了,就是昌平的团头们早已经不满盖老军的统治,想要寻找机会把盖老军掀翻。这次杨承烈把盖老军捉拿,从某种程度上也给了那些团头们一个契机。他们认准了,盖老军如今被官府盯上,虽然暂时被释放,但迟早都会被官府收拾。
你若是拿不出章程,弟兄们便只有自谋生路。但是,还请老军莫怪罪,到时候别又拿出大团头的身份命令我们。我这也是为大家着想,弟兄们觉得我说的对不对?”
他想看看,盖老军要如何渡过这个危局。
便是没有蛮虏打过来,官府就不盯着咱们了?老军,听说你前些日子被抓了,别是进了一次大牢,连胆子都给吓没了。你莫空口白牙的和我们说这些没有用处的废话。我只问你,我手下百十号弟兄不能出去,每日两餐,谁又能够保证?
盖老军那是什么人物?
杨守文突然笑了,饶有兴趣看着盖老军。
杨瑞只看得目瞪口呆。
东门九郎虽然兴奋,但嘴上还是要客气一番。
东门九郎还想要挣扎,就见一直静静坐在盖老军身边的胡姬,突然间手里出现和-图-书了一口匕首,抓着东门九郎那血淋淋的手掌,匕首落下,就把他的手钉在榻上。
只是我没想到……”
杨瑞凑上前轻声道:“这厮名叫东门九郎,是和平坊的大团头,一向和盖老军不和。”
今天各坊团头都在,我也正好了了心事……九郎,龙头印在这里,以后昌平就交给你来打理吧。”
于是……
“老军,这怎使得?”
当然,这只是一个诱因。
“倭人?”
“啊?”
他跟随盖老军也有年头了,知道这盖老军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。原本以为,盖老军会恼羞成怒,可不成想盖老军却和颜悦色,让他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杨守文晒然,旋即轻轻摇头。
不过左右看了两眼,他胆气随之有壮了起来。
就见他从榻座上走下来,面带笑容环视四周,目光最后在几个人的身上停顿了一下。
“这是谁?”
“九郎你跟了我这么多年,每年你手里的和平坊交上来的抽头,也是昌平八坊里数量最多的。前些日子我从大牢里出来,就考虑着是不是把龙头印交给你。
多年积威犹在,盖老军一开口,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。
而盖老军手下更不停,蓬蓬和-图-书蓬,龙头印一下又一下的砸在东门九郎的头上。
可没等他说完,就见老军抬手抓着龙头印,狠狠就砸在了东门九郎的头上。这一印砸下去,砸的东门九郎头破血流。他惨叫一声,刚要挣扎,可是盖老军手里的龙头印一转,短剑就穿透了东门九郎的手掌。剧烈的痛楚,令东门九郎惨叫不停。
“老军,别说咱们为难你,实在是手下人也要讨生活。
而盖老军已经坐下来,认认真真听了那东门九郎说完,脸上甚至还带着些许笑容。
杨守文站在人群边缘,听了一会儿之后,就听出了大概的端倪。
这龙头印,怕是有年头了,外表没有丝毫锈迹,光亮荐人。
盖老军的声音发生了变化,带着一股子生冷之气。
老军,你如今家底丰厚,可别忘了这都是咱弟兄帮你打下来的。
大汉声音洪亮,言语中更充满了挑衅之意。
刚才还处于弱势的盖老军,突然间变成了吃人的老虎。
胡姬面色平静,就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。
果然,面对着手下大小团头义愤填膺的叫嚣,盖老军始终神色如常,更看不出一星一点的恼怒之意。他朝杨守文看过来,却见杨守文朝他微微一笑,点m.hetushu•com了点头。
杨守文低声问了一句。
“老军,别说这好听的。
而大厅里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,更包括刚才叫嚣不停的地痞团头们。
几个大团头窃窃私语,更有人低声响应。
他抬起头,失声道:“老军,你……”
“东门是他的姓,此人家中行九,故而唤作九郎。”
虽然这是他一直想要的结果,但幸福来得太快,让他一下子激动起来,那张黑脸顿时变成了酱紫色,印堂发亮,整个人甚至都有些颤抖,显得非常兴奋和激动。
你想要躲太平没关系,可弟兄们还要讨生活……这一天天的,你总要给个说法。”
“九郎你说的也有道理……不过,老军我老了,的确不如你闯进十足。不如这样,我盖老军以后只管这老军客栈里的事情,外面的事情,就交给九郎来打理?”
待东门九郎说完,盖老军叹了口气。
那东门九郎一边客套着,一边走过去。
盖老军点点头,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。
也就是说,这厮叫东门九?好端端的名字,偏要加个‘郎’,弄的好像倭人一样。
“诸位兄弟的想法,老军已经知道。”
老军客栈的大厅里,人声鼎沸,乱成http://www.hetushu.com一团麻。
而在这种情况下,盖老军自然要谨言慎行,不能像从前那样肆无忌惮。
“非是老军我想要断了兄弟们的财路,实在是如今的局势太过混乱。
盖老军抓着东门九郎的头发,把他的脑袋按在榻床上。
“那九郎以为,我该怎么做?”
说着,盖老军从木枕旁边拿出一个檀香木制成的盒子,打开来之后,从里面取出一个龙头印。这龙头印是用镔铁打造而成,上面有一个龙头的雕像,雕像里吐出一根短剑,长约一尺。而在龙头的下方,则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生铁印……
东门九郎万万没想到,盖老军这么爽快的要交出权力。
昌平地下世界的皇帝,统治了十数年时间,令整个昌平地下世界稳如泰山的存在。
“啊?”
鲜血混着那黄白且浑浊的事物喷溅在盖老军的身上、脸上。火光里,盖老军面目狰狞,咬着牙不停的砸下去,直到东门九郎声息全无,软慢慢瘫倒在了地上。
也许是因为太激动的缘故,脚底下一个踉跄,差点栽到地上。盖老军一把搀扶住他,沉声道:“九郎,做大事,脚底下的盘子必须要稳,你连走都走不好,我怎么把这基业给你?”
只见杨守文的笑容,盖老http://m.hetushu.com军立刻读出了他想要得到的信息。
那凶残的模样,与杨瑞以前印象里的盖老军完全不同,显得是那么凶恶和狰狞。
“他不是叫东门九郎吗?”
东门九郎一怔,心里有点发毛。
没等盖老军说完,就见从人群中走出一个彪形大汉。
杨瑞一愣,连忙摇头,“大兄说笑,咱这里又怎会有倭人?就算有,也轮不到他们做主啊。”
盖老军能够统治昌平地下社团这么多年,绝不可能是那种眼睁睁,束手待毙之人。
此前,县城连番发生命案,已经使得官府盯上了咱们;如今又有消息传来,说是那蛮虏酋首默啜起兵造反……呵呵,风雨欲来啊!两年前,契丹人打到了昌平城下,造成何等惨况大家想必都还记得。所以,老军就想着,这个时候大家都谨慎一点,免得被官府找到借口,到时候趁机把咱弟兄给灭了,反而得不偿失。
其实说穿了,就是盖老军被放出来后,变得非常谨慎。他严厉约束昌平大小团头,更不许手下的地痞泼皮在外面为非作歹,于是就引发了昌平地下团体的集体反弹。
东门九郎激灵灵一个寒蝉,顿时冷静下来。
盖老军笑了,“自家弟兄,哪有那许多客套,当着这许多兄弟的面,你过来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