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七十四章 宝香阁(二)

昌平大牢,建在距离县衙大门有两公里左右的狱神庙内。
“大郎,你是来放我出去的吗?”
说完,杨守文扭头就准备离开。
杨守文闻听,啪的一拍手,站起身道:“这就对了!卢永成,也是范阳卢氏的子弟。”
“县里的主簿卢永成,一直想要把我阿爹架空,掌控三班衙役之后,对抗县尊。而且,如今昌平的局势很不稳定,所以阿爹的一举一动,都必须要小心谨慎。”
“那是自然。”
当初若不是他让人把宋三郎抓起来,说不定杨承烈现在已经倒霉了!
杨守文点点头,凝视宋三郎,“我和宋家没有交清,可我是杨家长子。
大郎,你的意思是,这件事可能……”
总体而言,宋三郎还算是个聪明人!
只要杨承烈在县尉的位子上一天,宋三郎自然会受到关照。
宋三郎愣了一下,旋即露出惊讶之色。
杨守文不相信,像宋三郎这种胆小的人,会冒着风险走私违禁品。哪怕他美妇是昌平县尉,杨守文也不相信。可问题是,如果那些违禁品不是宋三郎所为,究竟是何人陷害?这里面的水,恐怕很深!之前,杨守文还不知道卢永成在密谋对付杨承烈,所以也就没有往深处去想。可现在,他却不能不考虑这背后的阴谋。
杨守文知道,宋三郎会让人转告家中,不会和_图_书再有人上门闹事。
宋三郎再次点头,沉声道:“大郎所言极是。”
杨守文则笑了笑,在矮桌旁边坐下,轻声道:“宋三郎,按辈分来说,我应该唤你一声三舅才是。不过我今天过来,并不是要放你出去,而是有些事情要问你。”
“卢主簿?”
“这件事我也想了很久,可我实在是想不出来,究竟是谁要陷害我。
杨承烈包庇宋三郎,只要不传出去就算不得什么大事。
一想到这里,宋三郎就不禁咬牙切齿,对陷害他的那些人,更多了几分恨意。
“啊?”
牢室的面积不小,床榻一应俱全,那桌子上甚至还摆放着酒菜。
“阿娘放心,阿爹如今还是昌平县尉,昌平大牢更没有脱出他的掌控,宋三郎在大牢里,说不定更加安全。若阿娘不放心,我这就走一遭大牢,顺便叮嘱几句,让他们照顾好宋三郎就是。”
宋三郎闻听,顿时色变。
二郎是我兄弟,青奴是我妹子,而我阿娘是你的亲妹妹。所以,宋杨两家唇亡齿寒,是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……呵呵,三舅,我这么说,你想来不会反对吧。”
慢着慢着,我好像听人说过,那宝香阁似乎是范阳卢氏的产业。”
“这个……”
宋三郎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。他已经明白了杨守文话语中的意思。www•hetushu•com突厥造反,而他手里的货物又是送往塞外。货物里面,夹带着军械和私盐,说难听一点,他这就是谋逆。如果一旦被确定下来,到时候他难逃一死,家人也会受到牵连。
“我什么都没有说。”
宋老太公过世之后,宋家三子分家。
他说到这里,却突然停下来。
杨守文停下脚步,诧异向宋三郎看去。
“卢主簿要对付文宣?
“正是。”
杨守文发现,这昌平县虽然地处偏荒,可是这官场上的云谲波诡,却更是可怕。
宋四娘听杨守文这么一说,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看到杨守文,宋三郎显得非常激动。
他今年还不到四十,可说是亲眼见证了卢永成在昌平二十年主簿生涯的过程。
谁都可以倒,惟独杨承烈不能倒。
“三舅,还有一件事,你那些货物,是从哪里进的?”
我宋某人平日里或许有些贪财,但很少去得罪人。阿爹在世的时候,就告诉我和气生财的道理。所以就算有你阿爹这层关系在,我也很少去欺压同行……缺斤短两,以次充好的事情倒是有过,可这也用不着置我于死地,害我做大牢不是?”
宋三郎闻听,露出苦恼之色,拼命的挠着头。
这里地处昌平县西北,平日里日照稀少,以至于远远的就能感受到大牢内传来的阴森气息。和-图-书
“如此,就辛苦兕子。”
“被谁陷害?”
宋四娘连连点头,对杨守文这番话表示赞同。
而杨守文也没有拒绝,立刻换了一身衣服,便匆匆离开了杨府。
这宋三郎已经被关押了七八天的时间,形容虽然略显憔悴,但看得出来,并没有受到折磨。
“我那天从宝香阁的货场提货,之后便准备出城,可没想到在城门口被发现了问题。
请你转告县尉,请他先解决眼前的麻烦,不必在乎我的事情。这里虽说环境不太好,但却没有人刁难。”
“三舅,现在的情况是,有人在对付我阿爹。”
卢永成费尽心思想要架空杨承烈,难保不会在宋三郎的事情上做文章。
对于宋三郎而言,卢永成这个名字并不陌生。
这种情况下,杨承烈县尉的位子越稳固,能给他提供的保障就越大。
“大郎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杨守文没有受到什么刁难,很容易就见到了宋三郎。
宋三郎靠着分家得来的财产,虽说不上是振兴家业,但总体而言上小日子过得不错。
“那你想必更清楚,若是没了我杨家,你宋家的日子也不会好过。”
宋三郎露出恍然之色,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。
……
“若我没有记错的话,你那批货物是准备送往塞外?”
谁都知道,武曌登基以来,吏治严格。
另外还有http://m•hetushu•com一件事,突厥造反了!”
“为什么不放我?大郎,你知道的,我是被人陷害。”
只是光线非常昏暗,加之牢室阴冷,当杨守文走进来的时候,甚至感觉到有些寒意。
他沉默片刻,突然开口道:“三舅,我今天来是受了阿娘所托,来找你确认一些事情。你我之间虽然关系疏远,也没什么交情,但相信我也不会跑来陷害于你,对不对?”
杨守文可不是虚张声势,吓唬宋四娘,而是确实感觉怪异。
“我早就该想到这些……货物之前一直是放在宝香阁的货场,除了宝香阁,谁能把那些东西塞进去?以前我和他们没有恩怨,所以也就没有想太多。如今思之,他们是想要利用我来陷害文宣。那该死林掌柜,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安什么好心。”
“三兄他……不会有事吧。”
宋三郎毫不犹豫回答道:“我一直是从宝香阁进货……阿爹过世之后,我也是因为认识了宝香阁的林掌柜,而后才能在分家之后,迅速站稳脚跟。要说林掌柜那人不错,宝香阁更是昌平县的老字号……”
这样,请你再委屈一些时日。待我回去禀报阿爹知晓,再想办法把你解救出来。”
杨守文立刻制止宋三郎说下去,压低声音道:“我不知道是不是卢主簿陷害你,但我却知道,他盯着我阿爹手里的三班衙役已和*图*书久。若阿爹现在放你出去,卢主簿难保不会集体发挥,找我阿爹的麻烦。毕竟,私藏军械,贩运私盐绝非小事。
和杨瑞交谈过几次,也旁敲侧击从宋四娘那里,了解了一些关于宋三郎的事情。
杨守文轻轻点头,表示赞成。
“大郎休再说了,宋某人不是不懂利害的人。
就在这时,宋三郎突然又道:“大郎且慢。”
那天凌晨,县衙正好遭了贼人的袭击!”
“宝香阁。”
其实,吏治再严格,也难免会官官相护。这种事没人站出来指证,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杨守文长出一口气,“三舅既然能猜出幕后黑手,倒也省了许多手脚。
可一旦有人跳出来,杨承烈就会遇到麻烦。
若是杨承烈一倒,他的问题就会变得非常严重!
“好,那咱们开门见山吧。”
“那是自然。”
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杨承烈的大舅子。
“该死!”
“啊?”
就听宋三郎道:“说起宝香阁,我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……那天我一早去提货,天色已蒙蒙亮,不过光线不是很好。我隐隐约约看到一伙人进了宝香阁的后门。
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杨守文手指轻轻叩击桌面道:“我觉得,陷害你的人,恐怕是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。”
“如此,甚好。”
这个人有小聪明,但是胆子并不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