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七十五章 宝香阁(三)

而杨守文也没有赘言,而是在小门的门槛上坐下,呆呆看着渐渐被黑暗笼罩的小巷。
杨守文声音不大,但杨承烈却听得真切。
这就能解释通了!
对自家这个儿子,他有些看不透。
“他可能是奸细。”
“我当然能确定。”
如今的昌平,敌友莫辩。
宋三郎的家眷到杨府闹事的消息,不可能隐瞒。
我担心,这次卢永成找你麻烦,很可能是范阳卢氏在幕后指使。另外,三郎货物中夹带违禁品,很可能也是卢永成暗中设计。如果真的是范阳卢氏要对付你,你可一定要多加小心才是。”
杨守文笑道:“你是我阿爹,我是你儿子……你好了,我才能风光无限;你若是倒霉了,只怕我也要跟着倒霉。如今,你遇到了麻烦,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帮你?”
杨守文忍不住轻声取笑,令杨承烈老脸一红。
宝香阁是范阳卢氏的产业,卢永成是范阳卢氏的子弟。卢永成要搞掉杨承烈,宝香阁又包庇了袭击县衙的匪徒。把这些线索连在一起,就不难发现,卢永成所做的一切,绝对是范阳卢氏家族在幕后推动,若不然他为何要与杨承烈开启战端?
“兕子,你回去吧。”
如此庞然大物,绝非杨承烈一个小小县尉可以抗衡。
以前这个时候,杨承烈说不定已经回家。但如今的情况,他不可能太早下班,肯定还在县衙里值守。果然,当杨守文来到县衙的时候,杨承烈正在衙门里安排夜禁巡防的事情。三班班头,除了站班皂隶的班头黄七之外,其他人都在。
可那天,当值的民壮班头是陈一。
听宋三郎能理解自己的苦心,宋氏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“好,那我回家了。”
之后杨承烈曾梳理了一下几个有可能疏漏的地方:县衙、杨府、卢府、县丞家中,以及城中校场。除此之外,唯一被排除不可能是匪徒藏身之处的,就是宝香阁。
不过,他很快就调整了情绪,摇头笑道:“让兕子看笑话m.hetushu•com了……一直以为,我在昌平做了十几年县尉,三班衙役尽在掌控。不成想……好了,有什么事,说吧。”
不过现在好了,相信宋三郎的家眷也不会再来闹事。
杨守文也不知道该相信谁,但看上去却没有什么异常。
西山坊当值吗?
那种感觉,他有些形容不出来。有的时候,杨守文表现的不像是一个大病初愈的傻小子,而是一个有着很深心思的人。这也让杨承烈有些疑惑,有些担心。
杨守文说着,端起身边的水碗,喝了一口水之后,突然又问道:“二郎,你认识陈一吗?”
“他问了,老军说没问题。”
而且,宝香阁并非昌平一家,整个幽州,甚至包括营州等地,都有宝香阁的存在。据说,那宝香阁是范阳卢氏的产业,也是范阳卢氏的一根支柱。别以为世家大族就是以诗书传家,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。事实上,世家大族必须要有强大的财力作保障,否则又如何诗书传家,又怎可能成为门阀贵胄呢?
“你想帮我?”
“休得胡说,我怕什么?”
事实上,对于门阀贵胄的打压,自太宗李世民就已经开始。从贞观以来,至今近六十年光景,世家大族的确不复当年的盛况。可即便如此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!范阳卢氏为五姓七宗之一,堪称华夏顶级豪门,哪怕是受到朝廷的打压,依旧底蕴深厚。
杨守文一脸轻松之色,朝杨承烈点了点头。
“好啊,那你帮把陈一解决了。”
当然不可能!
宋氏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下,整个人也变得轻松很多。晚饭的时候,她甚至还多吃了一碗胡麻饭。
杨承烈靠在墙上,露出落寞之色。
杨守文立刻意识到了另一个麻烦,整个人顿时变得有些不好了!
“他今晚,可有当值?”
杨家在昌平,好歹也是有脸面的人。若是宋三郎的家眷不消停,对杨家而言,也是颜面无光。
可现在……
杨守文http://www.hetushu•com忙笑着道:“叔父说笑了,大家都在忙碌,阿爹想必也不会这么早回家。我来是有事情和阿爹商量……晌午后三舅家的人又上门吵闹,我刚才去了一趟大牢,三舅那边已经知道错了,所以我来和阿爹说一下,看能不能早点把他放了。”
说到底,那是个人冲突,就算是卢永成再厉害,他杨承烈自认也有办法与之对抗。
日月当空,武曌登基,世家大族的力量也在不断被削弱。
的确,对门阀贵胄,杨守文可能不会有什么畏惧。
“陈一郎?”杨承烈笑着点头,“我当然知道。”
他们肯定是躲在了什么地方,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地方。
感觉得出来,杨承烈真的很看重管虎,以至于当他知道管虎与外人勾结之后,整个人都显得有些低落。
杨承烈本身就出身弘农杨氏,自然不可能想象,那宝香阁会包庇袭击县衙的盗匪。
“没什么,只是随便问问……对了,这家伙身手如何?”
包括杨守文去大牢探望宋三郎,恐怕也已经被有心人知晓。
可是听到范阳卢氏四个字之后,整个人顿时有些乱了手脚,神色也变得紧张起来。
“我也不知道……连管虎都有问题,你说我还能相信谁?”
如果杨承烈没有脱离杨氏家族,说不定范阳卢氏对他还可能有些忌惮。
看着他的背影,杨守文却露出若有所思之色。
陪我走走,待会儿我让人把晚饭送来。”
阿爹,宝香阁是范阳卢氏的产业;卢永成是范阳卢氏子弟。
杨守文站起来,伸了个懒腰。
若久居昌平,怕是要耽误了他的前程……
“大兄问这个作甚?”
宋三郎信誓旦旦道:“我记得非常清楚,那天我从宝香阁的货场提货出来之后,就听说城中戒严。但我并未在意,于是押送货物出城……对了,那天的事情说来也怪。一般而言,城门的民壮就算检查,也大都是匆匆扫一眼,就会放我通行。
……
卢永成和和_图_书他争斗,他不怕!
可如果是宝香阁的话……
回到家的时候,天已经全黑了。
“阿爹,没那么严重吧。”
他劝说杨承烈释放宋三郎,是真心还是假意?
杨守文蓦地回过神来,连忙道:“阿爹,我找你有事。”
“我今晚要晚些回去,你告诉你阿娘,让她不必等我。”
杨守文眼睛一眯,轻轻点头。
杨承烈说着,伸了一个懒腰,做出疲惫之色道:“今天在班房里值守了一天,也着实累了!
“啊?”
“嗯!”
“哪有怎样?”杨承烈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,可杨守文却能看出他声厉色荏的本质。
这时候,杨承烈从班房里出来,看到杨守文站在门口发愣,于是笑着就走上前来。
杨守文离开大牢之后,并没有回家,而是直奔县衙。
而眼前这个外表粗豪的汉子,曾经是阿爹身边最信任的人,也变得不那么可靠了。
“盖老二怎么说?”
这胡麻饭,是用糯米浸泡,而后蒸熟,再将之捣烂揉成小团,拌上芝麻和白糖即可食用。不过,由于芝麻是张骞出使西域时带回来的种子,名为胡麻,故而叫做胡麻饭。
杨守文点点头,又询问了一些关于坐班值守的规矩,这才让杨瑞离开。
杨守文也没有废话,朝杨承烈点点头,便沿着小巷往外走。
好了,天已经不早,你早些回去吧。”
杨承烈见左右没人,这才长出一口气,恶狠狠骂道:“直娘贼,老子如今在这县衙里也要小心翼翼,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人才好。就连出恭,都觉得有人在暗中窥觑。”
又是一个奸细!
“那就好!”
“身手嘛,倒是不错!”杨瑞想了想回道:“陈一在民壮之中,应该算是一个高手。我记得管叔父曾和我说过,陈一郎的刀法不错!两年前契丹人造反的时候,陈一郎曾斩杀了三个獠子。只可惜这家伙好酒又贪色,所以才一直待在民壮。”
父子二人就这么一个站立,一个坐着,沉默良久。
“我会劝说阿爹和*图*书的。”
“五姓七宗,那可是范阳卢氏。”
“陈一?”杨守文愣了一下,但马上反应过来,轻声道:“阿爹是想要杀鸡儆猴?”
“切,真要杀鸡儆猴,也用不着你。”
正如宋三郎所言,宝香阁的背后是范阳卢氏。
管虎笑道:“三郎的事情,我曾劝说过县尉,不过用处不大。
晚饭后,他带着幼娘和青奴在院子里玩耍,杨瑞则拖着疲乏的身子,从外面走来。
他朝杨守文使了个眼色,便迈步沿着长廊而行,走出左厢大门之后,从一旁的小门走了出来。
他颇有些玩味的看着杨守文,脸上还带着一抹古怪的笑意。
他一屁股在门廊上坐下,苦着脸抱怨道:“早知道这样子,我才不要做执衣这么辛苦。”
既然隐瞒不得,索性就实话实说。
杨守文倒吸一口凉气,凝视宋三郎,半晌说不出话。
“阿爹可知道,民壮中有个队长,叫做陈一?”
“还不是你自找的?”
可如果卢永成背后的范阳卢氏也参与其中……
这管虎还有陈子昂,会不会和卢永成有关系呢?
这东西在后世还有一个俗称,叫做麻糍。
“兕子,在想什么?”
“三舅,你确定?”
杨守文侧身让路,管虎匆匆离去。
只是杨守文对甜食不太喜欢,所以吃的不算很多。
看着他的背影,杨承烈一双浓眉不自觉的拧成了一个川字,眼中更流露复杂之色。
一连串的疑问在脑海中浮现,让杨守文一时间不胜烦恼。
那厮和我关系一直不错,可不知为什么,那天对我的货物却检查的非常严格,不但是一辆车一辆车的检查,甚至还命我打开货物。没错,那家伙绝对有问题。”
“兕子来叫县尉回家吃饭吗?”
当他走进公房的时候,就看到管虎从里面出来。
那么多的匪徒,会白昼蒸发吗?
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“大兄过的好自在,却苦了我在外面奔波。”
杨承烈闭上眼睛,靠着墙一言不发。
小门外,是一条偏僻小巷。
和*图*书这天天被人闹上门来,终究不是一桩好事。
杨承烈似乎已经做出了决定,整个人一下子变得轻松下来。
“阿爹,怕了?”
杨瑞一愣,旋即笑道:“怎会不认识他?”
正如杨守文所猜测的那样,杨承烈原本是嘻嘻哈哈,一副不在意的模样。
那天县衙遇袭之后,紧跟着就是全城戒严,那些凶手根本无处躲藏。可偏偏,杨承烈几乎把昌平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匪徒的线索,最后也只能是不了了之。
“好啊。”
杨守文记下了陈一的名字,然后又安抚了宋三郎几句,便匆匆离开昌平大牢。
“哦,那随我走走。”
但是杨承烈不一样,他生活在这个时代,世家大族的能量究竟如何?他怎能不知。
杨守文把他和宋三郎谈话的事情与宋氏汇报了一遍,不过却隐瞒了关于卢氏的情况。
此时,天色已晚。
杨守文耐心等待,直到杨承烈把事情安排妥当,这才前去拜见。
杨守文忍不住笑道,然后示意幼娘和青奴带着四只小狗玩耍,菩提则匍匐在他身旁。
巷子里光线昏暗,冷冷清清。
兕子你可以再和他商量一下,毕竟是一家人……而且又算不得大事,没必要较真。”
“差不多。”
看起来,还是要早些把他送去荥阳。
“这么说来,倒是个见过血的狠角色?”
“最近一段时间,三班衙役都少不得当值的差事。”杨瑞想了想道:“我想想啊,他今天应该是在西山坊当值……嗯,我记得他会在西山坊坐班当值,不会有错。”
“还有,三郎与我说,县衙遇袭那天清晨,他看到有十几人进了宝香阁的后门。
对于杨守文的回答,杨承烈有些发懵。他笑骂道:“老子还没有落魄到要让儿子出面杀人的地步。
当日发生的事情,一幕幕在他脑海中闪现,也让他越发相信,问题就出在宝香阁的身上。
面对存亡之时,宋三郎的头脑一下子变得极为清晰。
他脸色一变,旋即又恢复正常,沉声道:“就这件事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