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七十八章 好大胆子

杨守文松了口气,正要回房,只听得从一间厢房里传来一阵犬吠声,却是菩提觉察到了外面的动静。紧跟着,几间厢房里亮起了灯,更隐隐约约传来说话的声音。
杨承烈坐在书桌旁,好像在看什么。
杨守文这才松了口气,他知道,恐怕是陈一的尸体,被人发现了!
这个梦,好怪异……这应该是他第二次梦到幼娘杀他!开玩笑,幼娘又怎可能杀他?
杨守文不敢迟疑,连忙沿着小巷往里走,而后贴着墙角很快来到坊墙脚下。
“啊?”
他伸出手,用力搓揉面颊。
宋氏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。
两个巡兵不敢怠慢,骂骂咧咧转身离开。
向外面看了一眼,就见那两个武侯站在不远处的大街上,正背对着巷子轻声交谈。
那纸上,写的正是《西游记》。虽然记得并不是特别清楚,但大体上不会有问题。
“兕子哥哥,快来抓我啊!”
“哦,我说呢。”
杨守文顿时苦了脸,心里面更感到万分无奈。
若说这世上有什么人不会出卖他,老爹当排在hetushu.com第一位。除了老爹之外,就是杨氏母女。这三个人,也是杨守文最信任的人,更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存在。
杨守文长出一口气,立刻放松了警觉。
她的手里,是一口利剑。
语气不对!
杨府内,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。
“我,自己瞎写的。”
就见杨承烈目光灼灼,凝视着他,脸上更带着一抹冷笑,“也许你算不得才子,却是个了不得的刺客!兕子,你好大胆子,竟然不听我的话,自作主张杀了陈一!”
接下来,整个昌平必然会全城搜查。杨守文不敢再耽搁,立刻加快步伐,来到番仁里杨府的后墙外。从巷子里往外看,火光跳动。尖锐的哨声更是此起彼伏,越来越近。
紧跟着,几个武侯民壮朝他走过来,站在灌木丛外,一边低声交谈,一边解开腰带。
杨氏既然看出了端倪,自然会把首尾解决。
杨守文不敢再耽搁,沿着门廊一溜烟来到自己的房间外,闪身进了屋子。
杨守文顿时笑了,从床上http://m.hetushu•com下来。
他掀起被子,从榻上下来。
就在杨守文以为巡兵过去的时候,忽听有人喊了一声。
“呵呵,瞎写都能写出这样的好字?”杨承烈显然不太相信杨守文的说辞,不过并没有再追问下去。他扬了扬手里的纸张,“你这故事,可是根据玄奘法师的《大唐西域记》所写?”
到底是婶娘!
杨守文先犹豫一下,旋即点头。
“确是写的一手好字……不过这字体,我好像没有见过,你又是从何处学来的?”
杨守文脱下了身上的黑衣,爬到床上躺下来,长出了一口气。
当杨守文拨开花丛的一刹那,只听幼娘一声娇叱:“奸贼,纳命来!”
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,杨守文激灵灵打了个寒蝉,忙扭头看去。
老爹,我已经把借口给你找好了,接下来就看你的了!
杨承烈微微一下,突然举起手,扬了扬手里的纸。
阳光明媚,在虎谷山的山坡上,山花盛开。
街道上更静悄悄,不见一点声息。
杨承烈则转过身,看着他道和_图_书:“刚才就听你一直叫喊幼娘的名字,到底梦到了什么?”
话音未落,就听杨氏道:“大娘子,是幼娘关的菩提……晚上幼娘和它玩耍,把它关进屋子里,结果忘记了……没想到它大半夜的突然吠叫,扰了大娘子的好梦。”
从山花丛中传来幼娘的声音,杨守文忙不迭走过去。
“呵呵,你倒是有自知之明。”
“阿爹说笑了,不过是孩儿闲来无事时的胡思乱想,那称得上什么才子?”
他连忙起身,走到门口拉开房门,探头向外看去。
话音未落,幼娘却消失不见。
他不敢再耽搁,原地跃起,探手搭在墙头,两臂用力,噌的便跃出坊墙。
……
只见在门廊尽头,杨氏正牵着菩提往门口走。听到动静,杨氏扭头看过来,见杨守文向她张望,于是微微一笑,朝杨守文摆了摆手,“兕子,天不早了,早些休息。”
尼玛,你们不是要……
杨守文托着他的身体,把他靠在墙上。
额头上,汗涔涔,后背更被冷汗湿透。
一道剑光冲天而起,但见满山飞m•hetushu.com舞花瓣。那剑光从花丛中来,直刺向杨守文……
“停一下!”
“阿爹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杨承烈笑道:“很好看的故事……之前你阿娘和我说过,却不似你写的这般精彩。当今圣人崇尚佛法,你这故事说不定能合圣人的心思。嗯,继续往下写吧,等你写完之后,找人帮你刊印了,说不得我老杨家还能出现一个了不得的才子。”
杨守文心里一咯噔,抬头向杨承烈看去。
“哦,正是!”
就在这时,忽听得远处传来一阵尖锐的哨声。那停在路上的巡兵民壮头目立刻大声喊道:“快走,有情况。”
杨守文长出一口气,闭上眼睛。
杨守文连忙纵身翻过院墙,进入杨府的后花园。
“兕子哥哥,我在这里。”
他拨开了花丛,看到了幼娘。只是,幼娘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笑容,眼中更闪烁着森然之意。
此刻,和平坊外面的雾气更浓。
杨守文一怔,连忙大声呼喊幼娘的名字。
“没事!”
幼娘奔跑着,在花丛中忽隐忽现。她一边跑,一边嬉笑着叫喊。杨守文笑呵http://www.hetushu.com呵跟在幼娘的身后,眼看着幼娘距离她越来越近,忍不住高声喊道:“幼娘,我抓到你了!”
不对!
“做恶梦了?”
杨守文立刻反应过来,朝杨氏点点头,便关上了门。
“幼娘!”
杨守文辨认清楚了方向,继续贴着墙角走动。在路上,他还遇到了一队巡兵。不过当他藏进那灌木之中以后,巡兵根本就没有发现,笔直从他身前走了过去。
雾气很浓,能见度大概只有十几米。从杨守文的角度看去,若没有那火把照亮,他根本就看不到那两个武侯的影子。那么,从武侯的角度看过来,更是雾蒙蒙一片。
“阿爹,你怎么在这里?”
他突然想起来,菩提明明是他关起来的,杨氏为什么说是幼娘把它关起来?
“你写的?”
“菩提,不许叫……谁把菩提关在屋子里了?”
杨守文一愣,旋即反应过来,点点头道:“是孩儿写的。”
杨守文坐在榻床边缘,轻轻摇头。
杨守文睁开眼睛,呼的一下子坐起来。
宋氏显然没有再继续追究下去,和杨氏又说了几句,外面就恢复了平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