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七十九章 骑虎难下

“另外,让盖二郎告诉老军,动静小一点,不要闹得满城风雨。”
杨瑞又不是傻子,怎能猜不出其中的奥妙?
“这里面,或许还有太原王家的意思。
自己前脚动手,老爹后脚就展开了行动。
你就让他转告老军,就说你大兄答应他的事情,我已经做到;现在,是他履行承诺的时候。”
“可这样一来,却把我害苦了!
早饭,是昨晚剩下的胡麻饭,配上一碗热粥。
“哦?”
杨瑞心里清楚,从现在开始,他在家中充当的角色,会是一个传话筒。
“孩儿明白。”
他把手里的文稿放在书案上,“赶快往下写,我还等着看呢。
杨守文瞪了杨瑞一眼,也让杨瑞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杨守文听罢不由得一愣,脸上露出诧异之色。
“呸呸呸,我都不认识这个人。不过,二五仔是什么意思?”
杨承烈见杨守文这副模样,哑然失笑,脸上的冷色随即消失。
杨承烈点点头,目光转向了杨守和_图_书文。
“浮夸!”杨守文笑道。
“二郎,待会儿你去城门值守时,代我与盖二郎说一声。
他心情有些复杂的看了杨守文一眼,心里或多或少有些失落感。
杨守文显得很平静,并没有流露出慌乱之色。
杨瑞显然已经猜到了什么,在前往书房的路上,忍不住低声询问。
杨守文笑着摇摇头,自言自语了一句,便走出房间。
“叛徒!”
“杀就杀了呗,二五仔从来不会有好下场,难不成你和他关系不错,感觉难过?”
盖老军提出要求,希望杨承烈出手整治七坊团头,给他腾出时间来整顿昌平的地下世界。杨瑞还想着,杨承烈会怎么动手。可没想到,就这样简简单单解决了。
他沉吟片刻,轻声道:“昨夜,县尊突然找我吃酒。”
老爹果然是心有灵犀。
杨瑞则愣了一下,旋即就反应过来。
事实上,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隐瞒这件事。陈一必须死!在和*图*书他得知陈一已经投靠了卢永成的那一刻,心里面就有了决断。陈一不死,等到卢永成回来,势必会给三班衙役带来更多的混乱。老爹辛辛苦苦十数年才打下的根基,绝不能就这样被卢永成毁掉。若三班衙役乱了,老爹在昌平的话语权也会随之削弱很多。
杨承烈把那副地图拿出来,放在书案上道:“你前几日让我找县尊讨要地图,他还给我了。不过,他昨夜表现的非常古怪,还与我说:保持现状,莫要做出改变。”
五姓七宗,盘根错节,相互之间的关系颇为复杂。而今圣人对世族不满,一直以来多有打压之举,也使得各大家族更加团结。王家也许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而恶了和卢家的关系。而卢永成就算是真的得势,卢家也未必会太过为难县尊。”
他连忙道:“我就是随便说说,听说昨天晚上,陈一被人杀了。”
洗漱一下,待会儿到书房找我,我有话要和你说。对了,把二郎也叫过m•hetushu.com来吧。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
卢主簿不在,我要经常在衙门里值守,所以没有功夫照顾家里,你二人要多用心。”
幼娘,又怎会杀我?
“多听,少说,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陈一是谁?”
“大兄,陈一……”
杨承烈坐在书案前,示意两人坐下。
想必这时候,那盖老军也听到风声了吧……这样最好,也能让盖老军彻底安心。
想当初,他制造谣言,然后成为杨承烈身前执衣。虽然有他的小心思,但未尝没有想去为杨承烈排忧解难的想法。可现在,大兄清醒过来以后,轻而易举就解决了麻烦。之前他对杨守文畏惧大于敬佩。可现在,他对大兄,已是彻底敬佩。
“昨夜陈一被杀,显然是得罪了什么人。我听说,他和昌平许多团头有牵连,所以昨天夜里我得到消息之后,就立刻命人突袭各坊,将可疑之人全都抓了起来。
虽然与他所期望的有些差距,但至少他已经开始为家里做事,和_图_书总算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杨承烈闻听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说着话,他站起身来。
门廊上,摆放着水盆和一应洗漱用具。毛巾整整齐齐放在一旁,上面还有一块雕刻成小狗模样的皂角。杨守文一眼看出,这东西绝对是幼娘为他准备的。真是怪了,我怎么会做那么一个古怪的梦?好端端的,幼娘又怎么可能会来杀我呢?
杨承烈不禁苦笑,轻轻摇头道:“也许县尊觉得无趣,不想再与卢永成争斗;亦或者他想置身事外,让我和卢永成鹬蚌相争,他得渔人之利。可不管他是什么想法,问题在于,我都必须和卢永成争斗下去,否则的话,早晚被卢永成给架空。”
他再次哑然,蹲下身子洗漱起来。
“保持现状?”
我绝不会放手三班衙役,否则日后在昌平,会更难立足。所以,不管怎样,我都会和卢永成斗到底。不过……”
当日杨守文和盖老军谈判的时候,他就在旁边。
说到这里,杨承烈不禁轻柔太阳http://m•hetushu.com穴,脸上苦色更浓。
杨守文苦笑着摇了摇头,被老爹这一打岔,倒是驱散了噩梦给他带来的种种疑惑。
昨夜杨守文找他打听关于陈一的事情,今天一早就听说陈一在和平坊的巷子里被人杀害。
杨守文说完这句话,两人已经来到了杨承烈的书房外。
杨守文吃完早饭,就叫上了杨瑞,一同走进杨承烈的书房。
杨守文,笑了!
最近两日,城里会有些动荡。
“哦?”
杨承烈说完,便出门而去。
他上前一步,轻轻叩响门扉,就听到里面传来杨承烈沉冷的声音:“兕子,二郎,进来吧。”
所以,不管是黄七还是陈一,杨守文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。
……
他看着杨承烈道:“难道说,县尊不准备和卢永成斗了吗?”
不过,内心里对杨守文更多了一分惧意。
“你这小子,为何不能满足一下我的心愿呢?”
杨守文连忙拉开门,和杨瑞走进书房。
“喏!”
“阿爹刚才的样子,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恼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