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八十三章 变天了(上)

看得出来,卢永成在故意向人展现他和王长史之间的关系。
没看王长史好像发疯了一样,全无往日的风范。昌平县闹出这么一桩事情来,势必会成为一个笑话,将来传到洛阳,他太原王家说不定也会因此受到牵累。”
王县令是假的?是冒名顶替?
虽然最近一段时间走的比较近,但整体而言,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即便他把这件事张扬出去,也不可能对局势产生影响,甚至有可能会更加恶劣。
想到这里,卢永成便找来一人,让他前去请李县丞来。
只是这样一来,自己在昌平的布局只怕会前功尽弃。
说完,他扭头对卢主簿道:“卢主簿,出这么大事情,我看还是要通知一下李县丞为好。若你所说确实,李县丞如今就是昌平的主事者。以前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,李县丞卧病在床也就不必去烦劳。可现在,就不能不请李县丞出面主持大局。”
杨承烈一路上沉默不语,思绪却在刹那间百转http://www.hetushu.com千回。
王长史恶狠狠瞪了杨承烈一眼,点头表示赞成。
杨承烈终究是个见过世面的人,很快冷静下来。
王贺上任以来,三年未曾返家探亲;他平日里深居简出,也很少与别人进行接触。
县令若是假的,那李县丞就是昌平县如今最大的官员,这时候自然需要他来出面。
杨承烈只觉脑袋嗡的一声,一下子乱成了一锅粥。
卢永成和王长史闯入后衙,立刻命军士封锁起来。
一个西贝货,在昌平做了三年的县令。
说完,他向杨承烈看去,轻声道:“文宣,你觉得那贼人听到风声,已经跑了吗?”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范阳卢家和太阳王家很可能已经达成了条件。发生了这种事情,不管是卢家也好,王家也罢,恐怕都不会愿意张扬出去。所以,卢永成并没有通禀幽州刺史,而是直接通过幽州都督府来解决,意欲把影响减到最低。
同时,他又www.hetushu.com拦住了几欲发怒的王长史,“长史休怒,杨县尉所言倒也不差,那贼人不管怎样都是县令,杨县尉是他的属下,又焉能知晓贼人的去处?不如,咱们直接到后衙寻找。”
“管班头,你立刻前去打探。”
杨承烈眸光一凝,但表面上却显得非常平静。
是啊,如果这件事是真的,那么整个昌平县,都会成为幽州官场上的笑柄。
相信幽州刺史,也不愿意张扬此事吧。
几个小厮面如土色,齐刷刷把目光落在一个少年身上。
县令王贺,竟然是个冒名顶替的西贝货吗?
杨承烈深吸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他仔细回忆,自己和王贺之间,好像也没有太多的交集。
所以不管是什么结果,卢永成势必会把持昌平的大权。而王长史出现在这里,只怕也是为了帮助卢永成压制自己。那样一来的话,情况恐怕就真的不妙了……
那少年,是王贺的书僮。
甚至包括洛阳的门下省、中书和图书省,都未必愿意把这种事传出去。
“什么?”
卢永成想了想,对杨承烈的话也表示赞成。
刹那间,许多以前感到困惑的事情,好像都有了答案。
管虎之前和杨承烈商议事情,后来卢永成等人抵达,他便跟着杨承烈一起来到后衙。
他和卢永成走在前面,而杨承烈则跟在两人身后,自有一干军士随行在左右。
只是,不等那小厮开口,杨承烈脸色一变,猛然转身喝道:“管虎,你立刻去城门打探消息,看县尊是否已经出城?”
重要的是,卢永成此次与幽州都督府的王长史携手前来,绝不会善罢甘休。
而杨承烈虽然为昌平四巨头之一,在不知不觉中,气势已经被那卢永成所压制。
就在杨承烈沉思的时候,那王长史却来到他的面前,神色狰狞的看着他,厉声喝问。
卢永成嘴角微微一翘,沉声道:“这种事情,我又岂能乱说?
他有些反应不过来,脑子里也是乱哄哄的,以至于卢永成后面说了m.hetushu.com些什么,都没有听得清楚。
杨承烈不认为卢永成会无中生有的造谣,他既然敢这么做,绝对是已经经过确认。只是目前还不清楚卢永成是怎么确认的这件事情,不过这对杨承烈而言,并不重要。
“慢着,没有我的命令,任何人不得离开。”
王长史厉声喊喝,却见那卢永成再次将他拦住。
这种事情传扬出去,整个幽州官场都会受到牵累,甚至包括那个王长史身后的王家,日子也不会好过。
“大庵,你确定?”
不是他不愿意回家,而是他根本不敢回家;不是他不想和人接触,而是他担心接触之后,会露出破绽。乃至于发生命案以后,王贺始终不愿意把事情闹大。真的是他担心受到牵制吗?说穿了,他只是害怕露出马脚,被人看出是西贝货。
几个平日里在后衙服侍王贺的小厮被带过来,卢永成和王长史对视一眼之后,走上前沉声问道:“你们谁知道,县尊今在何处?”
“我怎知道王县令在哪里?他是县和*图*书尊,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尉,如何能管得了他的行动?”
在发生命案之后,王贺出人意料的想要宁事息人,不愿意把案子闹大……
卢永成和王长史相视一眼,立刻道:“可知道他去了哪家医馆?”
原本想要绝地反击,没想到闹出这么一桩事情来。
“这个,也有道理。”
这个时候,多找个人出来分担责任,自己身上的责任就会少一些。
杨承烈好歹也是豪门出身,他的前妻更是荥阳郑家的女儿,怎可能猜不出端倪?
只是,管虎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,听闻杨承烈的吩咐,本能道:“喏!”
他连忙颤声回答:“回主簿的话,县尊前两日受了风寒,今天一早出门,说是去医馆抓药,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小人几个都不清楚县尊的去想,不过他临出门的时候说,让我们不必等他回来。”
抬头,看着前面卢永成两人的背影,嘴角勾勒出一抹苦涩笑意:还真是机关算尽,到头来却一场空啊。
“杨县尉,王县令今在何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