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八十八章 绝不退让(下)

这两日我会坐镇县衙,看那卢永成会使出什么手段。
晚饭时,杨守文假借送饭为名,在县衙里和杨承烈交流了一下。
王长史脸色铁青,盯着杨承烈,眼睛里好像要喷出火一样。
你太原王氏的族人失踪,被人冒名顶替三年,你王家竟然没有察觉?简直可笑!
“让盖嘉运入白直倒也不难,不过我觉得,卢永成不会善罢甘休。
“王长史,你这话可有证据?”杨承烈勃然大怒,长身而起。
他这番话,话里话外透着卢永成和‘王贺’勾结的意思。反正现在王贺跑了,所有的脏水只管往他身上泼就是。杨承烈心里很清楚,只要他不放弃昌平县的武装力量,他和卢永成之间,就不可能有缓和的余地。这样的话,又何必与他客气?
他强压火气,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:“文宣不用急,我并不是说想要威胁你。
所以,杨承烈这一席话,妥妥戳在王长史的伤口上。
王长史眉头一蹙,轻声道:“此次卢王两家合作,你我都身负使命。
卢永成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我的意思是,文宣不如专注抓贼,城里的事情可以暂时不用理睬。不过,最近一段时间城中不太平靖,我的意hetushu.com思是,不如由我暂领民壮,维持城中治安。等抓到了贼人之后,文宣再回来接掌民壮武侯,如何?”
甚至杨承烈杀死了七坊团头,卢永成也没有太过追究。
卢永成闻听,脸色更苦。
杨承烈顺势坐下,冷笑道:“我怕什么?无非就是一顿斥责,难不成还能要我性命?”
“文宣,文宣息怒,这又何必呢?”
杨承烈嘴角一撇,露出一抹古怪笑容,“大庵这话说的……那几个人想必是私下里与王贺……哦,不对,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。那假冒县令的贼子勾结。听闻假冒县令的贼人逃走,他们也感到了惊慌,故而昨天晚上畏罪自杀。”
“杨承烈,你休得胡言乱语,明明是你杀了那七个人。”
他行伍出身,一米八几的大个,体态魁梧,更透着一股子煞气。王长史虽然出身高贵,但却是个弱不禁风的体格。当杨承烈发怒时,王长史不禁吓得身体一缩。
从外面看,县衙里是一片和气,杨承烈和卢永成也是相安无事,没有发生什么冲突。
杨承烈这是妥妥的倒打一耙,让卢永成更加恼怒。
卢永成发现,杨承烈此刻活脱脱是一个和-图-书刺猬,根本就碰不得。
此前假獠子被杀,之后我县衙遇袭,无不说明这里面有大文章,而且和卢家有关联。如果卢永成夺不走我手中的三班衙役,难保他还有后招。兕子,让老军给我盯死宝香阁!如果卢永成找帮手来的话,肯定还是要通过宝香阁的渠道过来。”
杨承烈看了卢永成一眼,又看了看王长史。
说到这里,他看了一眼在一旁端坐的王长史。
如果这传到了朝堂上,王家不但颜面尽失,更会被武则天再趁机打压。
“好了,我还要去忙着抓贼,两位只管在这里慢慢说话,我先告辞了。”
“哦?”
杨守文诧异不解道:“不是查过了,那宝香阁没有可疑之处吗?”
说完,杨承烈起身就走。
昌平最重的武力,就是民壮武侯,有三百人之多。
快手捕班,也不过十几个人。
大家已开始背后博弈,但愿得这两日,不要再有波折……
杨承烈眼睛一眯,“大庵什么意思?”
此前,武逆鹰犬田雨生从黑沙城盗走了书信,虽毙命于虎谷山,但那书信却至今下落不明。若这次任务再失败,恐怕族里对你我都会不满,到时候必然会更麻烦。”
http://www.hetushu.com之前查过没有线索,不代表以后还会没有线索。
“诶,文宣这话又从何说起,你我合作日久,我又何曾说过,要罢你职务?”
卢永成一上来就想拿走三班衙役之中最重要的一班,杨承烈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。
一个人悬梁自尽也就罢了,七个人一同悬梁自尽?
杨承烈那一番话,还顺带着嘲讽了他一顿。
“其实,下官早就觉察到那贼子不太对劲。
“孩儿明白!”
杨承烈沉吟良久,轻声道:“你代我再传话盖老军,让他帮我盯着宝香阁。”
只是,现如今衙门里刚出了这档子事,现在又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,传出去终究不好听,百姓们也会为之惶恐。我的意思是,总要给个交代出去不是?而且,那贼人也不能放过。如此一来,事情不免繁杂,我的意思是文宣何不专注抓贼?”
说一千道一万,你不就是想要我手中兵权?
“宝香阁?”
“你是说……”
若不能把持住民壮武侯,一旦发生什么变故,你我就要陷入困境。以前还不知道,杨承烈是个狠角色。他不怕和我们两败俱伤,我们却不能在这时候再出意外。实在不行,先把他调到城外,不过那样一来,hetushu.com就少不得要麻烦叔道你的人马。”
是夜,杨承烈没有回家。
卢永成见状,连忙上前拦住了杨承烈,脸上露出笑容,把他又按坐下来,“王长史并无恶意,只是家中发生这种事情,亲族到现在下落不明,所以不免有些生气。
哪有说上任三年,不见回家探亲,而家中也没有人前来联系的事情?这似乎不太合人伦道理。所以卢主簿走之后,我就秘密将那七人抓捕。可就在准备审问他们的时候,卢主簿突然返回,更惊走了那个贼人,以至于我此前种种安排都付之东流。”
“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定要掌控昌平的缘由。
坐,文宣你先坐……你看你,这么大年纪脾气还这么暴躁。你我同僚十余载,我还能不相信你吗?只是这种时候,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,恐怕传出去对你名声有碍。”
“这当然不可能。”
“哈,王长史这话未免有些可笑。我与那七个人无冤无仇,有什么理由要杀他们?”
站班皂隶,几十个人。
卢永成想了想,轻声道:“我虽然调动他不得,可是这昌平县里,总有人能调动他。”
至于姓王的,倒不用太担心。伯玉现在怕已抵达蓟县,姓王的在昌平也待不了太久。”
hetushu.com哼。”
“我知道……”卢永成嘴角一撇,勾勒出一丝冷意,“我倒是一直小觑了这田舍汉。原本以为不过是一介莽夫,不想竟如此果断。本想着可以轻而易举让他低头,结果……那七个人哪里是什么畏罪自尽,分明是这田舍汉向我发出警告。”
兕子,我有种预感,卢永成似乎想要把持昌平乡勇,夺走我手中的民壮武侯。这有些不太正常。按道理说,他要把持县衙,理应先从站班皂隶入手,可是现在……”
倒打一耙!
卢永成脸色变了变,想要拦住他,可话到嘴边,又生生咽了回去,脸色越发阴沉。
“这杨承烈一看就知道是个桀骜之人,他会乖乖去城外吗?”
可越是如此,杨守文就越发感觉到,这平静下面隐藏的诡谲。
“你,你与那贼人勾结。”
卢永成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“好了,你回去吧。
卢永成点点头,然后苦笑道:“了不起,给那老儿些好处,他定会出头。”
“那怎么办?”
……
杨承烈冷笑一声道:“卢主簿不用费心,贼我会抓,更不敢烦劳主簿费心民壮。若主簿想要夺走民壮,不如呈报州府,请州府罢免了我县尉一职。”
“大庵,此人忒狂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