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九十章 阿布思吉达(下)

一枚直径大约在二十公分左右的铁丸在地上滚动,而杨守文的手中,却出现一口匕首。
你来我往,不知不觉就打了十几个回合。
这一夜,杨守文并没有休息好。
杨守文走出厢房,就看到幼娘站在门口。
吉达的眼中,流露出一抹不以为然之色。
杨守文走过去,一人一个脑袋崩,惹得两个小姑娘一连串的娇嗔。他笑着揉了揉她们的小脑袋,迈步走进厢房。厢房里,老胡头正帮着吉达铺床,看到杨守文进来,老胡头连忙过来问安。
阿布思吉达与杨茉莉不一样。
杨守文只能苦笑应承,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如果告诉宋氏,杨承烈如今麻烦很多的话,估计宋氏又要担心。只能安抚了宋氏两句,他趁机就从客厅里溜出来。
杨守文说完,站起身来。
杨守文看了一会儿,不禁感到手痒。
他一边说,一边背着手往外走。
幼娘立刻喊道:“兕子哥哥赖皮。”
杨承烈最近两天,是早出晚归,甚至一整天都不回来。
“老胡头,你先出去吧。”
这一手铁丸术,也是杨守文在清醒之后练成。前世他在床上躺了十几年,没事就会以铁丸投壶,可谓百发百中。而现在,昔日用来打发时间的游和图书戏,却被他练成了杀人之术。
从枪法而言,吉达的长矛算不得出奇,更没有杨守文祖传的九子连环枪精妙。可是他的枪法招数简单,平淡无奇,却威力巨大。吉达的枪法用一个字形容,就是快。而且,他的枪法中没有任何花招,直来直去,大开大阖,却透出浓浓杀意。
其实吧,和一个哑巴交流,挺痛苦的!
宋氏倒是没有再追问阿布思吉达的来历,招呼了老胡头给他安排住处。
老胡头退出房间,杨守文便坐在一旁的胡床上,一手抱着幼娘,一手搂着青奴。
“好,咱们接着讲故事。”
“兕子哥哥,他是坏人吗?”
“兕子,你说阿郎也是,忙归忙,这整日的连家都不能回,算是什么事情?他卢永成不是神通广大嘛?便让他去折腾,弄的家里面冷冷清清,实在没有意思。”
不过,以后如果大家在一起生活,幼娘可不许欺负他。”
什么时候他能够成为咱们的家人,什么时候才可以像对待杨茉莉那样对待他,懂吗?”
有的时候,你必须要表现出足够的强硬,才能慑服人心。
“幼娘知道了!”
阿布思吉达的长矛一顿,原本如疾风骤雨的攻势,突然间出现了破绽。和-图-书
……
说话间,他纵身跃入场中。不过,没等他站稳,就见一抹矛影唰的便向他刺来。这一矛,快如闪电。杨守文连忙举枪相迎,和吉达打在一起。杨守文的九子连环枪分为九路,但归结起来只有一式,就是刺击。正面刺,上面刺,下面刺,左面刺,右面刺……枪枪连环,虎吞大枪划出一道道,一条条枪影,将吉达笼罩其中。
吉达嘴角抽搐一下,仿佛是在讥笑。
阿布思吉达点点头,把身上的兽皮半臂脱下来,挂在衣架上。
“是。”
他拄着长矛向幼娘看了一眼,碧眼中闪过一抹暖意,但旋即就消失不见。
就见长矛在阿布思吉达的手中仿佛有了生命一样,上下翻飞,呼呼作响。
不过,杨守文却敏锐捕捉到了阿布思吉达眼中的那一丝暖意。他嘴角微微一翘,勾勒出一道极为好看的弧线,然后笑着朝幼娘看去。幼娘的目光也正朝他看过来,她看到了杨守文眼中的赞赏之意,顿时咧开嘴,小脸上的笑容随之变得更加灿烂。
“就像对杨茉莉那样吗?”
但相信我,我有无数种手段能置你于死地……今天和你说这些,是先小人后君子,你现在想离开还来得及,否则你如果答www.hetushu.com应留下,再想离开,那就是我杨守文的敌人。”
杨守文顿时哈哈大笑,蹲下来把幼娘抱在怀中。
两人的比试,更惊动了杨幼娘和杨青奴。两个小丫头站在门廊上,大声叫喊,为杨守文加油。不过,幼娘喊了一阵子,眼珠子突然一转,冲着阿布思吉达喊道:“吉达哥哥,加油。”
前院的厢房外,幼娘和青奴带着菩提和四只小狗,好奇向里面张望。
而后,他撩衣跪坐在坐榻上,看着杨守文。
铜镜哐当一声倒地,上面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凹坑。
他说着,轻轻拍了拍幼娘的脑袋,示意幼娘带青奴出去。
这应该是沙场上的枪法!
茉莉没什么心思,生平最愉悦的事情,就是每天能够吃饱肚子,可谓是整天无忧无虑。可阿布思吉达,估计在此之前是被盖老军当作刺客培养。他虽然不会说话,但杨守文却能感受到,这家伙骨子里的桀骜。对这种人,绝不能够客气。
“刚才兕子哥哥打他,我看到了。”
“你不相信?”
“斡哥岱说你武艺高强,老军能推荐你过来,我也相信你不是泛泛之辈。
宋氏心情自然就不太好,见杨守文在一旁坐下,便忍不住和他发起牢骚。
好在,有hetushu.com菩提它们值夜,杨守文倒是轻松不少。第二天,雨停了!当一轮红日自天边喷薄而出的时候,杨守文手持虎吞大枪,来到了前院的天井之中。不过,他并不是起的最早的人。阿布思吉达已经起来,正在天井中,舞动那杆长矛。
她疑惑的看着杨守文,脸上露出不解之色。
只是,没等他笑容褪去,就见杨守文突然抬手,一道寒光脱手飞出。吉达甚至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,只觉一抹冷意从头顶掠过,啪的一声打在他身后的铜镜上。
幼娘笑嘻嘻道:“兕子哥哥说过,今天天亮之后吉达哥哥如果还在,和我们就是一家人。既然是一家人,哪能只为兕子哥哥加油?嘻嘻,吉达哥哥也要加油才是。”
很显然,他并不在乎杨守文的威胁。
就在这时,杨守文大枪探出,啪的拍在他的腰上。也幸亏杨守文没有发力,吉达脚下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在地上。
吉达,她们都是我妹妹,以后你要多关照她们。我们这个家里,人不多,也没有太大的规矩。你刚才都看到了,除了我父母之外,还有后厨的婶娘,再算上老胡头,就是杨府的全部。此外,还有三个人不在这边,估计要过些日子才能回来。”
“为什么这么说?和图书
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,若说没有防范,当然不可能。
“哦……杨茉莉,是咱们的家人。
杨守文凝视吉达道:“我不管你和老军以前是什么关系,也不在乎斡哥岱是你什么人。但是,你今天入了我杨家的门,以后就是我杨家的人。你如果愿意做杨家的一份子,我自当把你当做家人;可若你三心二意,可别怪我到时候心狠手辣。”
“幼娘,青奴,这是吉达。
“我哪有。”
杨幼娘乖巧的点点头,突然又展颜一笑,拉着杨守文的手道:“兕子哥哥,快来讲故事,你昨天就没有讲故事。上次你说到唐僧在小雷音寺被抓了,后来怎样了?”
“吉达,让我来领教一下你的战矛。”
“想清楚,明天天亮前,你随时可以离开。”
“幼娘,你怎么可以临阵倒戈?”
阿布思吉达的脸上,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。
杨守文闻听哑然失笑,轻声道:“幼娘不要瞎想,我那不是打他,只是在吓唬他而已。
杨守文笑道:“吉达,咱们丑话说在前面。我说完之后,你若是不愿意,可以离开这里。”
两人的杀法颇有相似之处,不过杨守文的气力更大,吉达的杀法则是那种悍不畏死。
杨守文在一旁看了一阵,也不由得暗自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