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九十四章 飞狐破(下)

说完,卢永成停顿了一下。
飞狐?
算了,就算告诉你,你也听不明白。总之,张仁亶要调动兵马前往五回岭,招我立刻返回蓟县。现在,我就算是有心帮你,怕也是来不及了,你可要早作决断。”
王直顿时露出愕然之色,接过书信打开来,一目十行看罢之后,脸色顿时大变。
且不说那杨承烈武艺高强,等闲五六人都不见得是他对手。最重要的是,县里刚出了事故,如果县尉再死于命案,州府那边绝不会坐视,到时候会变得更麻烦。”
卢永成不能得罪,他之所以能够重新回来,就是得了卢永成的帮助。
王直脸色一凝,轻声道:“不为我所用,那就索性……”
王直冷笑一声道:“左右不过一介庶民,也不知道怎地就爬到了县尉的位子上。这种人,万万客气不得,你若是软弱一点,他就会得寸进尺,甚至会成为麻烦。”
“都督下令,要兵发五回岭。”
“王兄你别忘了,张仁亶深得圣人所信,而且与狄阁老也有交情。当初孙和_图_书承景如何?结果被他张仁亶一道奏疏弹劾,如今被贬为崇仁县令,而他张仁亶却成了校验都督。
就在这时,忽听屋外传来一阵喧哗声,紧跟着就听到有人高喊:“王长史何在,王长史何在?张都督有令,着王长史火速返回蓟县。还请王长史快快出来接令!”
“喏!”
当务之急,是要尽快控制住城中兵马,否则你族中一旦有命,到时候你别出纰漏才好。大丈夫做事,不要瞻前顾后,当断则断。那杨蛮子不是不肯交出手中兵马吗?你要是害怕惹麻烦,就想办法让他起不得床,下不得地,到时候自然能顺理成章,接手那民壮武侯。这件事,你可以调动你族中力量,想必他们也有准备。”
王直见他这副模样,就知道卢永成并不清楚这里面的玄机,不过他也不打算告诉卢永成。
这时候,卢永成也从屋内走出来。
卢永成看了王直一眼,似乎仍旧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可是看着眼前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杨承烈,李www.hetushu.com实发现,他好像也不能去得罪。
哪知道,卢永成却连连摇头,“王兄,如果能杀的话,我早就动手了!
就见一个信使风尘仆仆,看到王直之后,连忙奉上书信。
一直追到县衙门外,王直正准备翻身上马,卢永成跑过来,一把将他的胳膊拉住。
说完,他跨坐马上,打马扬鞭离去。
他做出一个砍头的动作,意思是杀了杨承烈。
“你是说……”
卢永成想到这里,顿觉头大。
“王兄,你要走吗?”
王直笑着拍了怕卢永成的胳膊,“非是我不告诉你,时候一到,自然会有人告之。”
卢永成闻听,顿时露出苦色。
王直把书信收起来,冲那信使道:“我已知道都督命令,你立刻到城西校场,点起兵马在城外等候。我这边处理一些事情,然后就去与你汇合。”
王直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大庵,刚得到消息,默啜攻破飞狐,兵进定州。”
卢永成有些慌了手脚,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看着王直。
李实吞和_图_书了口唾沫,换上一副笑脸,“文宣,你别着急,且容我再想想,再想一想。”
“大庵,你留守昌平,至关重要。
那些人,又回来了吗?
“大庵,这件事还要你自己做出决定。
王直一怔,连忙起身走出房间。
这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滋味可真不好受!
卢永成看了他一眼,不动声色道:“那王兄以为,我该怎么办?”
“突厥人要打幽州?”
信使连忙领命而去,王直则拉着卢永成,返回屋中。
我这次随你来,是受族中差遣,尽量配合你行动。可如果你解决不了那杨蛮子,到最后我是没什么,倒霉的还是你。你如今好不容易得了族中看重,但若是办砸了差事,恐怕也不好交代。张仁亶虽然厉害,但不是傻子。你觉得他会因为一个庶民而与卢家反目吗?说句难听的话,他张仁亶在幽州,还要依靠卢家支持。”
两人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在屋中默默对视。
卢永成阴沉着脸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看着王直的背影,卢永成心里面http://m.hetushu.com却更觉忐忑。
卢永成闻听一愣,脸上露出茫然之色。
言语中,流露出一种不屑的意味。
王直闻听,沉默了。
看着他的背影,卢永成却丝毫没有轻松的感觉。
他总觉得,自己似乎是上了贼船!可问题是,他现在想下船,好像也下不去了……
好像距离昌平很远吧,又不是幽州所属,关王直何事?
王直晒然笑道:“默啜又不是傻子,跑来打什么幽州?
卢永成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没想到这杨蛮子,倒是个驴脾气。”
到底是个边缘子弟,遇到情况就乱了方寸,着实成不得气候。
“啊?”
王直说完,从桌上抄起宝剑,便转身离去。
你来幽州时日不多,不了解那张仁亶。
“王兄,出了什么事?”
王直正襟危坐,看着他走进来,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笑容:“大庵,杨承烈答应了?”
王直冷笑一声,闭口不言。
……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他连忙快走两步,跑出了房间。
“王长史,张都督有命,请长史速回。”
“王兄,你且慢走,www.hetushu.com我送送你。”
王直心中对卢永成其实并不以为然,但是家族差遣,他又不能拒绝。只可惜,那王贺被人冒名顶替,而真王贺估计也是凶多吉少,否则又何必要用这一个边缘子弟?
“王兄,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,族里到底是什么打算?”
此人绝不是等闲之辈,之前那假王贺可以抹去,毕竟你我都是受害者。可若是杨承烈再出了意外,到时候张仁亶绝不会坐视不理。杀了杨承烈事小,耽误了族中大事才是真……可惜这杨承烈就是茅坑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,我也颇为头疼。”
“我早就说过,没必要和他客气。”
“那我……”
此前闹出了那么大的乱子……现在可好,又跑回来了!这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,甚至有些超出了自己的想象。
王直则嘿嘿一笑,拍了拍卢永成的肩膀,轻声道:“不用担心事情闹大……就算真的闹大,那张仁亶现在也没功夫理睬。他正忙着调兵遣将,哪有功夫理睬这点小事?总之,我走之后,昌平的事情就拜托大庵。记住,要尽快解决掉麻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