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章 李元芳

对李元芳,狄仁杰没有半点怀疑。
证据如果真的丢了,也就算了;可若是证据没有丢失……那位的所作所为,让狄仁杰非常不满。他看了看李元芳的书信,又看了一眼从河北道六百里加急发来的战报,眉头紧蹙在一起。
杨承烈只觉身体中似乎有一团火要燃烧起来,脸上的戾色也随之变得越来越浓。
信,是李元芳派人送来。
和杨家断绝关系十余年,杨承烈早就已经不把自己当做杨家的子弟。
杨承烈沉默了!
他卢永成刺杀我就可以,我还击就不行?
杨守文则目送李元芳两人离去的方向,半晌后咳嗽一声道:“父亲,我虽不认识李元芳,也不了解此人。但卫国公之后,又显于圣前,更得国老所器重,想必不是个无理取闹之徒。别忘了,他来自洛阳……我们且冷眼旁观,看他又如何?”
哈,小小县城,似乎变得格外热闹,甚至连远在千里之外的神都洛阳,也受到了波及。
想到这里,他再次看了一遍李元芳送来的书信。
凉亭外,秋风萧瑟,卷起院中花叶飞舞。http://www•hetushu•com
这件事,总要有个交代才好,若不然又如何能安抚百姓之心呢?”
说句不好听的话,李元芳只需要向州府发一道文书,父亲这职务就休想再保住。”
因为卢永成想要接手指挥权,所以你必须放弃!
如今,李元芳传回了消息:盗窃证据的奸细已经被杀,但那证据如今却下落不明。
“我……”
说完,杨守文展颜露出笑容。
适逢李元芳前往幽州,狄仁杰就秘密托付对方,把那证据取回。
李元芳脚下微微一顿,站在门口没有回答。
……
默啜的突然反叛,对于狄仁杰而言并不陌生。他甚至已经猜到了其中那不足为人道的原因,可是却无法向武则天呈报。作为武则天最为倚重的老臣,狄仁杰的内心里,始终还是忠于大唐王朝。如果把他的猜测告诉了武则天,甚至不需要提供任何理由,狄仁杰也能猜到后果:那,必然是血流成河,帝国也将四分五裂。
杨承烈刚要回答,却感觉到坐在他身边的杨守文,突然按住了他的手臂和_图_书
据说,那一天定州的上空,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色。
杨承烈站在门口,扭头向杨守文看去。
“这昌平,似乎变得越发有趣了!”
神都,洛阳,铜驼坊。
杨承烈看了杨守文两眼,慢慢冷静下来,然后松开了拳头。
如此骄傲的人,为什么突然向李元芳低头?
李元芳本来是面带笑容,可是听闻杨守文这句话,却顿时变了脸色。
是时候请圣人做出决断!只有绝了那位的心思,才不至于闹出更多的麻烦,否则一旦暴露,则李唐必将危矣。这会是一次非常危险的劝谏,但狄仁杰已没有选择。
“在。”
不过当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,身后传来了杨守文清冷的声音,“大将军,我父亲虽然答应不找卢永成的麻烦,也愿意把指挥权交给卢永成。可是,他好歹也是昌平县令,被人在长街刺杀之后,却不管不问,未免有些说不过去。你也知道,而今居庸关外,有叛军蠢蠢欲动,昌平县城里,更是人心惶惶,大家惶恐不安。
他说着话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他卢永成想要hetushu•com我的指挥权,我就只能乖乖交出指挥权?
一如历代的游牧民族一样,他们更擅长杀戮和破坏,而不是精通于建设。定州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废墟,突厥人纵火焚城,更裹挟近万定州百姓,继续向南挺进。
“既然如此,就烦劳文宣。”
李元芳呼的站起身来,看了看杨承烈,又看了看杨守文,良久之后轻轻点了点头。
片刻后,他把房门拉开,迈步便走了出去……这中间,李元芳一句话都没有说,杨守文也没有去追问。只见他走出房间之后,与那随从点点头,两人来到后院围墙前纵身跃上墙头,旋即便消失在漆黑夜色中,如同两道鬼魅一般,无声无息。
狄仁杰把书信收起来,整了整衣冠,迈步从凉亭中走出。
范阳卢氏、太原王家;李元芳一行人,以及之前陈子昂突然到访。
哈,就算我杨承烈如今和弘农杨氏没有半点关系,也绝不会向你李元芳低头。哪怕,你李元芳是我曾经最敬重的卫国公后人,想要我向卢永成低头,那绝无可能。
“兕子!”
突厥人攻城掠地,和-图-书并非为了占领。
“立刻备车,我要马上进宫,觐见神皇。”
可是,那高门贵胄子弟的傲慢,却是与生俱来,绝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改变。
良久,他轻声道:“兕子,下次说话时不要这么实在,你让我感觉自己好生没用。”
事实上,昌平的确是变得越来越有意思。
八月二十六日,突厥军在攻破飞狐之后,并没有停下脚步,而是一路南下,顺势攻破定州。让人感到奇怪的是,定州刺史孙彦高几乎没有做什么强有力的抵抗,任由突厥军攻破了城池。而他,则躲在刺史府内,在得知突厥人攻入城中之后,甚至躲在木柜里,结果被突厥人发现,在生擒活捉之后,连同数千定州吏民,被突厥人斩杀。
这句话何等霸道,似乎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,也让杨承烈的内心里,一阵阵发冷。
“兕子所言,也是下官之意。”
“再说了,凭他的身份,要罢父亲一个小小的县尉,何必亲自上门?
他说着,便迈步往外走。
良久,狄仁杰最终下定了决心。
他虽然是武则天的心腹,可是内心里却和_图_书和自己一样,都忠于大唐。
双手握成拳头,身体轻轻颤抖。
若他还是左奉宸卫,若他还是弘农杨氏子弟,李元芳会对他如此说话?
早在七月初,狄仁杰就得到了一个消息,梁王武三思似乎发现了一件事关李唐生死存亡的证据,而那证据也就藏在黑沙城,东突厥的王帐之中。武三思的手下已经得到了指令,会暗中把那个证据拿回来,而后秘密送到洛阳武三思的手里。
“洪安!”
在一座看上去颇为普通的宅院里,狄仁杰正坐在凉亭之中,手里拿着一封书信。
正如他此前猜测那样,河北道的局势已经变得岌岌可危,甚至难以挽回。
“既然大将军吩咐,我等小民焉敢不遵?”
一座从来不被人重视的小县城,好像突然之间,变成了一处有数方势力角逐的斗场。
而杨承烈呼的扭头,眼中好像喷火一样看着杨守文。自家儿子是什么脾气和秉性,杨承烈怎可能不了解?自杨守文清醒之后,虽然在大部分时间都表现出一种与世无争的淡漠性子。可杨承烈却知道,杨守文有着不逊色于任何世家子的骄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