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零二章 狼烟忽起

宋三郎是在前天被放出来!
“我若没钱,你会不给我吗?”
至于杨承烈的装模作样,他也明白。
他这一指杨守文,菩提立刻起身,冲着他狂吠,让杨承烈也不禁感到老脸发烫。
宋氏坐在杨承烈身边,一边做针线活,一边听杨承烈小声阅读,脸上更带着恬静的笑容。除了远赴荥阳的杨瑞和杨茉莉之外,杨家老小几乎都聚在这小小庭院。
杨守文伸了个懒腰,感觉精神似乎也随之振奋了不少。
杨承烈闻听顿时一怔,呼的坐直了身子。
“奴知道了。”
“居庸关点起狼烟,我也派人前往查探,已经确认此事。”
杨守文可不觉得,自己有那个本事……
杨承烈颇以为然,轻轻点头表示赞同。
在唐代,不管商贾营利几何,都上不得台面。
杨氏正在那里晒被子,而杨承烈则拿着杨守文写好的西游手稿,津津有味的品读。
杨守文已经能够确定,陷害宋三郎的人就是卢永成。当然了,项庄舞剑意在沛公,卢永成原本是针对杨承烈。现在杨承烈已经构不成危险,和图书他也没必要再为难宋三郎。放了宋三郎,也等于是向杨承烈做出表示:咱们的恩怨,都已经化解。
杨守文坐起来,懒洋洋看着杨承烈,“我知道父亲的意思,商贾虽有暴利,但终究不足为人道。我当初答应阿娘,让她负责清平调贩卖,也就不会管她如何运作。
看着他的背影,杨承烈欣慰一笑,而后又靠着廊柱,拿起了《西游》的手稿阅读。
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,也就没有必要再去针对杨承烈。
从这一点而言,宋三郎也算是个性情中人吧。”
“哦!”
杨守文冷笑一声,“父亲的意思,是要我出去赶走宋三郎吗?”
晌午的阳光颇有些温暖,在经过连续几日的凄风冷雨之后,照在身上感觉很舒服。
宋三郎求见?
杨守文起了个大早,迎着朝阳吐纳金蟾紫气,功行九转之后,这才缓缓收功。
“阿郎,宋三郎在外面求见。”
金蟾引导术,仿金蟾吞吐日月精华而创,据说是那武当山上炼气士的不传之秘。
可就在这时,却来了煞风景和_图_书的人。
幼娘和青奴在庭院里嬉戏,四只小狗则围着她们奔跑,显得格外快活。菩提趴在杨守文的身边,一动不动,任由杨守文把一只手放在它的身上轻柔,不时还会发出一两声表示很舒服的哼唧。那双总带着些许森然之气的眸子,也轻轻闭着。
“父亲,我去练字,没什么事情,不用叫我。”
黄河以南还算得上秋高气爽,可是在幽州,已算是进入冬季。
这一次,轮到了杨承烈哑口无言。
从八月十日静难军归降突厥人之后,虽然数次南下,但是却一直没有发动攻势。
杨承烈闻听,顿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杨承烈放下手中的稿子,对宋氏道:“三郎怕是来找你的,你去招待他一下就是。”
反正少不得我的零花钱就是,父亲你又何苦向我解释?我看上去就那么不懂事吗?”
这恐怕也是卢永成释放出来的一种善意。
说完,杨守文迈步往房间走去。
“消息准确?”
“那又如何?”
老胡头走到杨承烈身边,低声禀报。
转眼间已经进入www•hetushu.com九月,虽然以时节而言只是深秋,可昌平的气温却是一天寒似一天。
“宋三郎这个人虽然有些蠢,但人品还算不错。
只是,没等他品读多久,就听到一阵匆匆脚步声。
他不似阿娘的其他两个兄长,这些年不断给阿娘找麻烦。此前虽被人陷害,也是因为不够谨慎才着了道。父亲交出印绶之后,这么久似乎也只有他过来探望。不管是阿娘召唤也好,亦或者是他主动登门,毕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畏之如虎。
一来,只有二三十人的捕班对卢永成来说,没有太大用处。
这日子,倒也快活。
二来呢?他是真插手不进捕班的事务。杨承烈虽然闭门不出,可是管虎却把捕班给经营的风雨不透。卢永成虽然可以罢免管虎,但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替代者。
作为补偿,他放出了宋三郎。
“这个……”
原本想要调侃一番,没想到杨守文根本就不接他的招。不过,杨承烈终究是在官场上浮沉多年的人,脸皮早就练到了金刚不坏第十重。当下嘿嘿一笑,他坐起来,和-图-书笑着说道:“好吧,倒是小觑了你!你可知道,你那清平调被宋三郎极为看好。”
“你阿娘准备让宋三郎负责清平调的贩卖,他今天上门,估计就是为了这件事情。”
吃饱了肚子,杨守文便坐在门廊下,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之中。
脚步声非常急促,紧跟着就见管虎从月亮门走进来。他神色略显慌张,一看到杨承烈,忙快走几步,“县尉,出大事了……今早卯时,静难军向居庸关发动偷袭。”
杨承烈甚至以为,静难军不会再有动作。可没想到,就在那突厥人战事无比顺畅的时候,静难军会突然发动攻击。难道说,突厥人打算双管齐下,要攻占幽州?
杨守文既然说出这样的话语,那他也就没必要再去解释,否则倒显得自己小气。
杨守文没有看不起商贾,可他却知道,如果自己被打上了商贾烙印,就会有诸多麻烦。对一个社会而言,商贾是促进社会发展,物资流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但是当整个社会都在看低商贾的时候,却想着凭一己之力扭转?那简直是愚不可及。
无非是害和-图-书怕自己会产生不好的想法,到时候甚至可能会与宋氏产生更多的冲突。
而且,他也没有必要再去因此而激怒杨承烈。
不但如此,卢永成虽然控制了站班皂隶和民壮武侯,但是并没有再去触碰捕班的人手。
只是杨守文没有想到,宋三郎才出来,就跑来登门拜访。
“看我做什么?”
虽然说不上寒暑不侵,可他自己能感受到,气血格外强壮,哪怕气温低,也不会感觉太过寒冷。回房洗漱之后,喝了一碗热粥,吃了一斤肉饼,这才心满意足。
这里,四季分明,远不似千年之后的模糊概念。
时间,在无声无息中流逝。
家和万事兴,杨承烈这么想,倒也没有错误。
杨守文从小开始修炼,十几年的光阴,已经把这套功法练得登堂入室。
“你难道没有意见?”
杨承烈被噎得有些难受,指着杨守文怒道:“你这不孝子。”
“如何?那可是很多钱。”
宋氏闻听,立刻向杨承烈看过来。
“好了,父亲有甚话说便是了,何苦装模作样。”
宋氏起身往外走,而杨承烈则笑着看向杨守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