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零五章 龟符奉宸(一)

杨守文脸上露出愕然之色,但旋即一闪即逝。
此后,杨承烈下落不明,而弘农杨家族谱之中,关于杨承烈的记录也一同消失。”
似嵩山的少林寺,赵州的宝林禅寺,都建有佛塔浮屠,是因为曾有无数道德高僧驻足修行,并在那里圆寂。而昌平的弥勒寺,满打满算建成不会超过十年。加之幽州是苦寒之地,少有高僧前来。早些年,弥勒寺倒是来过一个法师在此修行。
不过气温很冷,即便阳光照射在身上,也感受不到多少暖意。
在一座佛塔前停下脚步,杨守文抬起头,仰望佛塔……待一千五百年后,这弥勒寺还会存在吗?反正在杨守文的记忆之中,他是不记得帝都有这么一方景致。
“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”
走进大弥勒寺的山门,沿着一条湿涔涔,满眼枫红的曲折幽径而行,尽头处就是塔林所在。
杨守文搔搔头,“我痴傻的。”
或许你对忠壮公会有陌生,但想必前朝景武公杨素的名字,你应和图书该听说过吧……你的曾曾祖父便是杨素的兄弟名叫杨询。不过他不似景武公那般武功赫赫,更没有景武公那般大的名声。但也幸亏如此,枭玄感趁隋炀征伐高句丽是起兵造反,后被镇压,举家被杀。而杨询因为低调,故而知者甚少,所以才得以幸免。
如果不是你父自承出身奉宸,说不定我还无从下手。不过他既然说了,那我想要查出来就非常容易。只是我不太明白,当年你父有大好前程,为何会跑来昌平?”
两人谁也没有说话,只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。
玄硕法师离开之后,弥勒寺的香火也冷清许多。
只是,他在弥勒寺修行了两年,然后就离开昌平,如今也不知在那处仙山里修行。
李元芳笑道:“我可是花费了很大功夫,才弄清楚了你一家的来历。
武则天假托自己是弥勒转世,得大弥勒经在全国各地修建佛寺,昌平县也不能免俗。
“忠壮公便是北朝汾州刺史杨敷,算起来应该和_图_书是你曾曾曾祖父。天和六年,北齐平原王段孝先攻破汾州,忠壮公被俘至邺城,愤郁而终,后被追谥忠壮公。
事实上,不止是昌平,整个幽州境内,几乎所有县城都修建有弥勒寺。
不过,大弥勒寺毕竟比不得那些古老寺院历史悠久。
“好吧,刚才说的那些并不重要。
正如李元芳所说,杨敷是谁?他真不太清楚。但杨素的名字,即便是在后世,也大大有名。至于枭玄感,应该就是杨玄感吧。杨守文依稀记得他前世看过一本小说,里面就提到了杨玄感。杨玄感兵败之后,举家被灭,更被隋炀帝改姓为枭。
“我之前是个痴汉,如何知道原因。
杨守文则沉默不语,正努力消化着李元芳说的这些事情。
他说着话,迈步走上台阶。
他轻声道:“大将军看样子对我父子还真关心,竟然在这么快就打听到我家的来历。”
“快吗?”
良久,李元芳笑了。
三十多天以前,你被雷劈中,但却没和-图-书有死,反而一下子清醒了。
两人目光相触,李元芳的眼神格外锐利,而杨守文的眸光里,则透着一种深邃。
李元芳说完,看着杨守文。
只是……
别说这个,就连你刚才说我是忠壮公之后,我也没听明白。大将军,忠壮公何人?”
“当年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令祖杨大方,原本是侯君集手下大将,却因为西征高昌时得罪了侯君集,被罢官遣返。要说,你杨家还真是运气好。侯君集后来造反,许多人被牵连,唯有令祖没有任何影响……只是如今,弘农杨家的族谱中,已经没有了令曾曾祖这一支的记录。”
“杨守文,弘农杨家子,忠壮公之后。
忠壮公是谁?
生于永隆二年三月十六,母荥阳郑家女郑熙雯,父杨承烈,十八岁曾在圣前斩黄斑,因而得圣人青睐入奉宸卫,赐千牛刀。二十二岁以战功而入备身,后徙均州折冲府,拜果毅校尉。垂拱元年,杨承烈突然自均州挂印辞官,返还弘农。
当然了,若是和m.hetushu.com虎谷山上的小弥勒寺相比,这大弥勒寺的香火倒是可以堪称鼎盛。
这可不是什么好事,也代表着杨玄感这一支,一辈子都要背着反贼的名声。
若非你父现在对外宣称身受重伤,说不得今天我要邀请的人,应该是他才对。我打听过你,杨守文!小时候因为痴症,拜入佛门,法号阿閦奴,十七年来一直浑浑噩噩。
他也不着急,而是漫步在塔林中,感受中那一丝丝庄重的佛家气韵。
你清醒之后,虽然对外表现的很低调,甚至很多人都以为,你武艺高强,却头脑不灵光。可我却知道,你在藏拙!之前盖老军之子盖嘉运假杨二郎之名行强盗之事,应该就是被你发现,更借此收服了盖嘉运,如今就在民壮武侯三队效力。”
李元芳一袭青袍,站在距离杨守文约十四五步的地方,正目光灼灼打量他。
我也想知道!
杨守文抬起头,凝视李元芳。
杨守文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,正要转身离开,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清雅的声音。和*图*书
李元芳打量了杨守文两眼,突然一摆手道:“算了,既然你不知道,我索性告诉你,省得将来在人前说起时,连自家祖宗是谁都说不清楚,到时候图惹人笑话。”
“你真痴吗?”
杨守文身着一袭白木棉布做的长袍,足下蹬着一双皮靴,腰系狮子吞口的腰带,迈步走进塔林。此时,塔林中冷冷清清,几乎看不到有什么人。几座浮屠佛塔孤零零坐落在这里,透着一丝丝庄重的气息。看样子,李元芳人应该还没有到。
那法师的来历不小,法号玄硕,据说是玄奘法师的师弟。
大弥勒寺坐落于昌平城东,与和平寺相互辉映。
也许是刚才太入神了,以至于李元芳来到身后,杨守文都没有觉察。只是,杨守文有点发懵!李元芳刚才说的,分明就是他的家世。说实话,杨守文只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出身弘农杨家,母亲是郑家之女外,对自己的身世还真不是太了解。
辰时,阳光普照。
“你说呢?”
“啊?”
昨夜一场小雨,枫红叶落,狼藉一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