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零九章 水很深

眼前的油纸包,似乎一下子变成了烫手的山芋,让他也感到了一阵阵发自内心的恐惧。
杨守文闭上了眼睛,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有一个线索。一开始,那些线索非常凌乱,几乎相互间没有任何关联。可渐渐的,似乎有一条线,在无声无息把那些线索串起来。
生活艰难,还要养一个傻乎乎,特别能吃的儿子。单凭客栈的收入恐怕不够,杨茉莉……那时候还叫乌力吉,一顿饭两三斤,别说绿珠,普通一点的人家都受不了。
不过,他偷来的那样东西,后来被我找到了。
杨守文挠挠头,如果祚荣只是为了寇边,何必拿那张地图过去?而且,地图上的行军路线是突厥人的行军路线,祚荣拿了又有什么用处?除非,祚荣已经和突厥人勾结。这倒是有可能!粟末靺鞨人与突厥人之间一向是狼狈为奸,勾结一起的。
于是在偶然中,绿珠得到了那张地图。
幕后黑手和默啜约定了进军路线,默啜为了让祚荣配合,把http://m•hetushu.com进攻计划交给了祚荣。祚荣得知,到时候静难军会和他配合,于是就联络了在孤竹的粟末靺鞨人。结果,地图被绿珠发现。不管绿珠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,她最终偷走了那张地图,并且也因策惹来杀身之祸。由于地图的丢失,祚荣不得不暂停了他的计划。
“这是什么?”
可是默啜起兵,却如同箭在弦上,于是按时发兵,并且扣押了武延秀。
“嗯?”
祚荣打算寇边,抢掠粮草物资和人口,于是就派人去孤竹和那里的族人进行联络。
最可怕的是,他能够让突厥人兵锋所向之处,河北道的城关全都放弃抵抗?
杨守文也有些心悸……如果这一切,都是有人在幕后策划,那所有的事情也就变得合情合理。
杨守文这时候已经彻底冷静下来,他用力甩了甩头,而后道:“李元芳说,如果居庸关有失,让咱们务必死守昌平三日。我想,他很可能是想hetushu.com要讨回天门岭的公道。
“让我想想啊,卢家受人所托,想要确保突厥人能够顺利撤离。所以,他必须要想办法让都督府的兵马留在昌平,而慕容玄崱的静难军屯兵居庸关外,也是为了这个目的。”
他点点头,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还等什么?”
杨承烈突然站起来,在屋中徘徊。
这一次,轮到杨承烈傻了。
他低头看着案子上的油纸包,片刻后又抬头向杨守文看来。
而杨承烈则轻柔太阳穴,苦笑看着他,轻声道:“兕子,别想了,这件事水太深。”
突厥人不是说,他们是因为受了武周的羞辱,只认可李唐宗室,所以才起兵造反吗?
嗯,还想真的很深啊!
陈子昂曾提醒我说,这东西谁看过谁就会倒霉……所以我也一直担心,没有打开来过。”
能够指使动范阳卢家的人吗?
好吧,让我们在重新串一次。
良久,杨承烈又坐下来。
杨守文笑了!
他突然睁开眼睛,脸上露出了骇然之色。和_图_书
只不过由于祚荣的不配合,慕容玄崱无法立刻出兵,所以就一直屯兵在居庸关外。而这时候,杨守文把地图呈交了张仁亶。张仁亶决意出兵五回岭,默啜担心归途被断,于是让慕容玄崱攻打居庸关,为的是想要把张仁亶的兵马再调回来。
杨守文深吸一口气,目光炯炯,凝视杨承烈许久,轻声道:“天知地知。”
有人联系默啜,希望默啜起兵反唐。
我的天,这要何等的能量才能做到这一点!
杨守文想到这里,再也忍不住了。
慢着慢着,好像说不过去啊!
“父亲!”
之后,慕容玄崱归降,静难军造反。
他轻轻咳嗽一声,从挎包里取出了那个油纸包,然后放在案上,慢慢推到了杨承烈面前。
“兕子,你怎么看?”
杨守文想了想,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道:“和范阳卢家有关,但估计他们也是受人所托。”
他的脸,因为激动而涨的通红……不过不要以为他是高兴,而是因为感到了恐惧。
慢着慢着,这www•hetushu.com里面还有一个问题。
“记得。”
所以,绿珠估计还有其他的生计,比如说……
也不对,绿珠死的时候,淮阳王武延秀似乎还没有到黑沙城吧。
那幕后之人,隐隐约约已有了头绪。
杨承烈真急了,大声道:“我是在问你,要不要打开来看?”
也就是说,祚荣和突厥人早就计划起兵?
“父亲,卢永成也在找它。”
“你别废话。”杨承烈打断了杨守文的话语,“你知道我在问你什么!”
“父亲还记得那个无名男尸吗?”
他可以说动默啜,可以说服慕容玄崱,这都算不得什么。
杨承烈露出诧异之色,不解看着杨守文。
“兕子,你正经一点!”
默啜同意了,并且和祚荣取得了联系,双方决定联手。那个幕后主使者,能量很大,还说服了慕容玄崱配合默啜的行动,于是就有了后来静难军起兵造反的局面。
杨守文忍不住吞了口唾沫,那个幕后黑手究竟是什么人,竟然能有如此巨大能量?
也不对,那时候和*图*书慕容玄崱还没有造反,静难军也没有一点反叛的迹象……
绿珠呢?
杨守文的声音有些发颤,轻声道:“今天李元芳对我说,那个人名叫田雨生,是梁王武三思派往黑沙城的细作。他在黑沙城拿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,准备交给武三思,结果却死在了虎谷山下。李元芳还说,陈子昂是受武三思所托,前来接应田雨生。可是没想到,他还没有到,田雨生就被人发现,并死在虎谷山下。
“你知我知。”杨承烈道:“不管这里面有什么,只能你我知道。而且看过之后,就必须要把它销毁,绝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。否则的话,咱们就要有杀身之祸。”
亦或者说,圣人已经觉察到了卢家的不妥……”
“你是说……”杨承烈结结巴巴道:“这东西和范阳卢家有关?”
如果祚荣知道居庸关一线兵力空虚,一定会再次启动寇边的计划,到时候孤竹的粟末靺鞨人也会予以配合。那时候,粟末靺鞨人会和慕容玄崱里应外合,则居庸关必然会被攻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