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一十章 居庸关破(上)

“我知道。”
“还有这个人。”
还有这个卢怀义,你应该也听说过吧……范阳卢家的族长,也是帝师房子弟。”
他说着,把名单又拿了过来,“慕容玄崱我不用介绍了,静难军使,如今正攻打居庸关;喏,这个王思道,飞狐守将,定州折冲府折冲校尉,出身太原王氏。
说起范阳卢氏的源头,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。
高适那首诗是怎么写的?
“兕子,这份名单,还有这些书信,都销毁吧。”
时光荏苒,进入隋唐之后,卢氏已经发展成为顶级豪门。
杨守文笑道:“那也要他知道才行……”
杨守文和杨承烈相视对望,最后只能苦笑一声。
杨守文看了一眼名字,也是暗自感到骇然。
卢怀义,就是当代帝师房的家主,也是范阳卢氏的族长。
能够主使这么多大人物造反,这个人……非李唐宗室还能有谁?
不过杨承烈能如此评价这个人,想必是有真才实学。但他也要防备唐波若才行,否则赵州怕也会危www.hetushu.com险。要知道,那唐波若也是名臣之后,高睿会提防这个人吗?
“那岂不是说,赵州会有危险?”
在这里,需要对范阳卢家做一个介绍。
“嗯,知道一些。”
北支分为六房,其中卢度世的四个儿子分别成家,建立北祖四房;此外卢偃玄孙卢静因有三个儿子先后成为三个皇帝的老师,故而又名帝师房,独立于北祖四房之外。
“父亲认得这名单上的人?”
杨守文连叫了两声,都没有得到杨承烈的回应,于是扭过头看去,只见杨承烈拿着那份名单,脸色非常难看,两手更轻轻颤抖,显示出他此刻内心里非常激动。
名单上则是一个个人名,对杨守文而言,这些名字大都显得很陌生。
杨承烈点点头,又摇了摇头,“看了这份名单,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。
油纸包里,是一封封书信,以及一份名单。
而杨守文则拿着名单,扫了两眼道:“这上面的人,父亲都知道?”
我和狄国老http://www.hetushu.com没什么交集,但是我却知道,他不是个杀性很重的人。可是那段时间,幽州、檀州、营州几乎死了上百人,让我感到非常吃惊。现在想来,呵呵……”
高睿,同样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名字,杨守文不清楚。
南北朝,范阳卢氏进一步崛起,在李冲的策划之下,与清河崔氏,太原王氏以及荥阳郑氏得以和北魏皇室缔结婚姻,因而被魏孝文帝定为四姓大家,从此成为豪门。
怪不得狄仁杰拜托李元芳,让他尽量拦截这份名单。怪不得田雨生才一抵达幽州,就被人追杀;怪不得那些人胆子那么大,甚至为了名单,不惜偷袭昌平县衙。
据说卢氏出于姜姓,是齐国后裔,因封地名卢邑而受姓卢氏。秦汉之后,卢氏迁居涿水一带地区,定居在涿县。到东汉末年,卢植平定了黄巾之乱,卢氏从此起家。
两支由卢谌而分,当时西晋南下,长子卢勗前往南方,成为南祖;四子卢偃留在北方,成为和*图*书北祖。只是后来南支比不得北支,这范阳卢氏也渐渐为北支所代表。
而且,他们眼前就有一脑门子的官司,昌平自身难保,又哪来的精神顾念赵州死活?
他这次盗出名单,恐怕并不是为了针对名单上的这些人,更是为了针对名单背后的主使人。
“父亲,这个唐波若如今是什么官职?”
男儿何不配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。请君暂上凌烟阁,若个书生万户侯!
“父亲?”
“对了,你刚才叫我做什么?”
连范阳卢氏的族长都要听从对方的命令,那这个幕后的主使者,已经能呼之欲出。
“父亲,你怎么了?”
武三思做梦都想要做太子,结果一直不能如愿。
杨承烈又指了名单上的一个人名,“唐波若可是功勋之后,他老子更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的唐俭唐茂约。你敢想象一下吗?这代表着整个李唐的元勋功臣,都打算造反。此前神皇大开杀戒,几乎杀光了那些勋贵子弟,怕也是这个原因。”
显庆四年,唐高宗李治http://m.hetushu.com为压制世族门阀的力量,限令七姓十家不得通婚。其中范阳卢氏就占居了三家。而这三家,恰巧就是北祖四房中的三家,帝师房得以独大。
信是用突厥文书写,杨守文眉头一蹙,“父亲,你认得突厥文吗?”
杨守文把那封用突厥文书写的信笺交给杨承烈,“父亲,你认得突厥文吗?”
高门贵胄,世家门阀不是单独的家族,而是一个庞大的族群,其中包含了很多的分支。
杨承烈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深吸一口气,把名单又递给了杨守文。
杨承烈惨然一笑,“没想到这么多人都参与其中。”
杨承烈一怔,旋即点点头,“如果突厥人能打到赵州的话……不过也不必担心,那赵州刺史高睿也非等闲之辈,乃名臣之后。他爷爷就是前朝九老之一的高颎。高睿以明经出任过桂州都督,是个文武双全的人物,唐波若未必能骗得过他。”
所以,他并没有在意,顺手又拿起最后一封书信。
杨守文听完了杨承烈的介绍,不由得暗自咋舌hetushu.com
书信的内容各不相同,从笔迹上可以辨认出,应该是出自不同的人。但核心内容却几乎相同,就是表示已经得到了命令,愿意配合突厥人的行动。落款都是空白。
此后,狄国老暂领幽州都督,短短数月间就杀了许多人。
杨承烈说到这里,轻轻叹了口气。
杨承烈想了想,轻声道:“若我没有记错,唐波若如今好像是在赵州担任司马。”
由此可见,凌烟阁在唐代,有着何等重要的意义。
唐波若是谁?他不知道!可是他听说过唐俭,更听说过凌烟阁二十四勋贵的名字。
其族群大体分为南北两支,共十房子弟。
两年前,乞乞仲象死后,祚荣在东牟山建城,召集了很多高句丽的余孽。当时王都督得知消息,秘密出兵。可是在天门岭却遭遇祚荣伏击,几乎全军覆没,他自己也战死在那边。我一直很奇怪,祚荣怎么可能那么准确的把握住王都督的行踪?
赵州太远了,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怪不得王贺,就是那个假县令,会提前逃离。
唐波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