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夜(三)

他逼退了杨守文之后,脚下也是噔噔噔退了四五步,脸上旋即露出骇然之色。
只是他们才跑出祠堂,就听到弓弦声响,两支利箭从暗中飞来,把其中一个当场射杀。
他们的人数虽然不多,但个个身怀绝技。杨承烈告诉过杨守文,奉宸卫和其他的南衙十六卫不同,在于他们有极为特殊的情报体系。其实想想也很正常,武则天女主天下,经常会使用奉宸卫去执行一些秘密任务,怎可能恪守官面上的手段?
而且,杨守文相信,李元芳的耳目一定被盖老军的手下厉害。
他轻声道:“我不想知道和平寺背后的来历,我只想抓住那些刺客。”
而更让杨守文在意的,莫过于此人身上的弓箭。
一个听上去颇为生涩的声音响起,两个刺客扭头就往外跑。
兄弟二人一个善于使剑,一个精于用枪,同时两人还有一手绝活,名为双头蛇。
至于谁是靠山?
只听他惨叫一声,便翻身倒地。杨守文和他的距离不过十余步,这一枚铁丸hetushu.com发出,直接打的那人脑浆迸裂,倒地之后便气绝身亡。
奉宸卫,也可以理解为就是带刀侍卫。
不过,弓箭手也不好受。
一名刺客从后面扑上来,想要偷袭杨守文。
但他清楚,李元芳这帮人来昌平才多久?就能如此清楚的掌握刺客的藏身之处?
这双头蛇,是少林寺罕见的奇门兵器,想要练好非常困难。
这些人手持刀枪,衣装各异。
忽然间,和平寺山门外火光跳动,紧跟着传来一阵阵的喝骂声。伴随着隐隐约约的喝骂声音,还有金铁交击的声响。杨守文知道,一定是管虎在那边展开了行动。
可是伴随着杨守文这一声暴喝,他就看到一抹残影从眼前掠过,紧跟着胸口一凉,那杆大枪已经透体而入。手中的大刀当啷掉落在地上,他的眼中露出骇然之色。
敬虎则四处打量了一下,找到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,而后藏身其中。
虽然史书里没有说过武则天组建过情报系统,但杨守文m.hetushu.com相信,那么聪明的女子又怎可能忽略这件事?朝堂上固然有她的耳目,可是在私下里,她一定还有另外的渠道。
否则,武则天又怎可能执掌朝堂十余年?
敬虎和张进相视一眼,便闭口不言。
只见张进舞动手中宝剑,剑光闪闪。双头蛇更在他手中翻飞,好像一条巨蟒环绕身前。三名刺客被张进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打得手忙脚乱,其中一人一个不小心,被双头蛇一段的铁球击中,翻身就倒在地上。
李世民命尉迟恭临建的寺庙,而且还御笔题字,这和平寺和长安又怎可能没关系?
月光透过残破的屋顶照进祠堂里,就见那人髡发结辫,身背弓箭,手持一口合扇板门大刀。刀背上,挂着九枚金环,舞动大刀时,会发出哗棱棱的刺耳声响。
奉宸卫的情报系统是什么模样?杨守文不知道,也没有兴趣知道。
月光皎洁,杨守文可以清楚看到,弓箭手持刀的两手,在微微颤抖。
“明白。”
二十步内发射和_图_书,例无虚发。
十步之内,能粉碎铁甲。
杨守文虽不想去打听,但也能猜出一个端倪。
不一会儿的功夫,就听到凌乱的脚步声响起,紧跟着有人就跑进了祠堂。
只看这口刀,就知道这家伙不好对付。
言下之意,就是说这和平寺背后,也有靠山。
因为盖老军都没有找到那些人的藏匿之所,可是李元芳却能够在短短时间内找到。
对方一共九个人,已经折了三人。张进拦住了两个,外面又有敬虎埋伏,所以杨守文的对手,只剩下了四个。这个时候,杨守文是不会有半点留情。垫步窜出之后,虎吞大枪呼的探出,便刺向那弓箭手。弓箭手显然已经有了地方,所以当杨守文杀出来时,毫不慌张。合扇板门大刀呼的一声扬起,带着一股猛烈罡风,恶狠狠便劈斩下来。刀枪交击,只听铛的一声巨响。杨守文只觉对方刀上传来一股巨力,脚下不自觉就退了两步。
据敬虎介绍,张进张超兄弟曾在少林寺出家。
心中已经了然,他脚和_图_书下不等站稳,身体猛然向下一矮,旋身一声暴喝,“破甲枪。”
他没有和管虎再啰嗦,带着敬虎两人绕过和平寺山墙。
杨守文这时候也不再躲藏,他丢掉了弹弓,从废墟中冲出来。
有道是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。
他一手持剑,一手却拎着一个好像流星锤似地武器,说时迟那时快便拦住了三人。
杨守文也不再废话,和张进比划了一个手势之后,两人便如同两只灵猫般,没入祠堂。
杨守文动手之后,张进立刻从暗处窜出。
杨守文说完,取下虎吞大枪。
那个神箭手!曾经在阿布思吉达手中逃脱的弓箭手,更被吉达称赞为不错的弓箭手!
杨守文略微扫了一眼,就确定了对方的人数。
大约有八九个人……
时间,无声的流逝。
他深吸一口气,把大枪横在身前。
进入祠堂后,便直奔神龛而去。杨守文把弹弓拉开,放上一枚铁丸,瞄准了走在最前面的一人,猛然松手。他这支弹弓,是让老胡头专门打造,有一石半的力道。
hetushu•com杨守文点点头,用手指了指敬虎,“我记得你射术不错?”
“当然。”
敬虎用手指着和平寺后门外的一座祠堂。
祠堂早已经被人废弃,残破不堪。半间房舍在夜色中矗立,牌坊已经倒塌,只剩下一根石头柱子。
“好,那你就守在外面,一旦刺客想要突围,你就把他们射杀,不必留下来活口。”
“宗祠神龛的背后。”
“就在那里!”
“我和张进守在里面,堵住地道入口。”
“好快!”
从这些人的行动可以看出,此人应该是个头领。
没有耳目,绝无可能!
敬虎轻声道:“据大将军调查,这祠堂里有一条地道,直通关帝庙的后院。这也是上次他们刺杀了令尊,又在关帝庙伏击官差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的缘故。从祠堂出来,可以直奔寺院后门。和平寺建造于贞观年间,和长安的关系非常密切。”
他的目标,就是刚才说话的人。
“有埋伏,大家撤退!”
走在最前面的人猝不及防,被铁丸打中了脑袋。
“知道地道入口在哪里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