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夜(四)

管虎闻听,点了点头,看杨守文的目光中,多了分赞赏之色。
好羡慕杨文宣,竟有麒麟儿如斯……我现在很期待,二郎把事情做好,千万别输得太多才是。”
“你也挺厉害,刚才差点就砍下了我的胳膊。”
管虎吓了一跳,刚要动手,就听杨守文道:“管叔放心,我就不信他能走出第二步。”
那张清秀的脸上,笑容看上去格外纯真。
盖老军闻听,却笑了。
在那弓箭手的肚子上,胸口处,有两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,鲜血正汩汩向外流淌。
杨守文扶枪而行,沉声道:“解决了这些人,也算是解决了内忧。
可不知为什么,管虎却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受。
他自幼修炼金蟾引导术,耐力悠长;同时又天生神力,枪法过人。只是,杨守文毕竟才十七岁,刚才这一连串的猛攻,听上去似乎是轻松自如,但实际上却凶险万分,耗尽了他全部力气。额头上,汗水密布,他拄着枪,面带笑容看着弓箭手。
斡哥岱闻听,噗嗤笑出声和*图*书来。
杨守文哼了一声,滑步向前,一手握住枪杆,胯部发力,狠狠撞在刺客的身上,把刺客一下子撞飞出去。与此同时,他也拔出了大枪,两腿微微弯曲,迎着另一个刺客扑来的身形,口中发出沉喝声:“无回枪!”
当管虎杀了那七人追过来时,正好看到杨守文的枪从弓箭手的胸口拔出,退后喘息。
杨守文被巨力推动,身形向后一仰,差点就摔到地上。不过,他反应很快,一只脚向后踏了一步,只听砰的一声闷响,脚下尘雾飞扬,地面上更显出一道道裂纹。
从弓箭手的口中,发出嗬嗬嗬的声音,似乎想要表达什么。
枪影翻飞,化作一道道残影。
这傻小子倒是颇有游侠风范啊!
两个刺客,一个在冲出祠堂后被敬虎射杀,另一个则死在了管虎的刀下。
“喏!”
而张进也在这十息之中,双头蛇再杀一人,祠堂内连带弓箭手就只剩下三个人。
他猛然丢掉身上的弓箭,用突厥语发出一连串和*图*书的喊喝,而后向前探了一步之后,猛然回身扑向张进。与此同时,两个同伴联袂向祠堂外冲去。想来是弓箭手已经看出来,杨守文不好对付,想要在这里冲进地道,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所以,他决定拦下杨守文和张进。
那弓箭手看着杨守文,脸上旋即浮现出狰狞之色。
铛!
直到这时,张进管虎等人才看到,杨守文的一条臂膀已经被鲜血染红,正顺着指尖,滴在地上。
当管虎带着人冲进和平寺东院的时候,七个人留下来断后,以掩护弓箭手等人撤退。
“斡哥岱,雏鹰长大,总是要展翅高飞,经历风雨。吉达将来要跟随那杨大郎,总要展现出足够的能力,才能跟随在杨大郎左右。今晚,将会是他最好的展现机会。”
大枪再次贯入胸口,就见杨守文抬脚把他踹翻在地,手中枪点指弓箭手道:“我不管你是谁派来的,来这里干什么!我今天要杀你,是因为你伤了我老爹,所以你必须死在这里。”
而弓和*图*书箭手没有再去理他,而是背对着杨守文,大刀横扫,一招玉带缠腰,身随刀走。刀刃破空,金环乱响。哗棱棱,弓箭手恶狠狠斩向杨守文,口中更连声呼喝。
从杨守文逼退弓箭手,枪杀两名刺客,中间甚至不超过十息。
“兕子,那咱们现在怎么办?”
说时迟,那时快。
杨守文抬起头,突然呵呵笑起来。
不过,他最终没有说出来,而是举起手,竖起了大拇指,那口大刀旋即当啷掉落在地上,身体直挺挺向后倒去,发出蓬的一声响。鲜血从他身下流淌出来,染红地面。
不得不说,这真是一群亡命之徒,竟没有一人投降。
“管叔,这家伙倒是个好汉,颇有些盗拓之风。
手中宝剑匆忙封挡,只听铛的一声响,紧跟着张进惨叫一声,被弓箭手踹飞出去。
斡哥岱却微微蹙起眉头,轻声道:“阿郎,二郎那边,会不会有危险?”
张进这时候挣扎着站起来,而管虎也带着人从外面进来。
张进完全没想到,弓箭手会找上他http://www•hetushu.com
“好刀法!”
他倒在地上,口吐鲜血。
“城里最危险的存在已经解决了,二郎那边的危险,根本不值一提。
“管叔,我说过的,你和我爹联手不见得是我对手!
就在这时,弓箭手突然向前迈出一步。
蟒山坊内,盖老军一拍大腿,咧开嘴笑了起来,“大郎,告诉孩儿们,准备动手。”
这片刻光景,杨守文身上的衣服,已经变成一道道,一条条的布条飞扬。
“兕子,你没事吧。”
刀枪交击,发出巨响。
这批刺客,共有十六人。
接下来,咱们要解决外患……敬虎,发鸣镝传讯,告诉盖老军,到他露脸的时候了。”
不过我现在要改一下,我觉得如果你和我爹联手的话,绝不可能是我的对手……”
如雨打芭蕉的声音不断响起,更伴随着金环撞击的声响,在祠堂里回荡不息。那弓箭手身形游走,大刀翻飞。杨守文也听不懂他在叫喊什么,两人在眨眼的功夫便交手十余招,杨守文突然身形暴退,一手拄着大枪,弓着身http://m•hetushu•com子大口的喘息。
鸣镝刺耳声音回荡夜空,传遍了昌平大街小巷。
他觉得,杨守文似乎想要表达什么,但是他却不敢特别确定。
回头给他找个棺材埋了吧,也算是相识一场。算起来我和他还真是有缘!估计那天晚上在弥勒寺的弓箭手就是他。和我两次交锋,和我老爹也交手两次,的确厉害。”
敬虎拿着弓箭,答应一声,走出祠堂,朝天射箭。
盖嘉行脸上露出兴奋之色,立刻转身出去。
不过她眼中旋即流露出担忧之色,“可是吉达,他还在城外。”
杨守文大笑一声,原本后仰的身体,随着腰部发力,如同弹簧般又挺回来。同时,手中虎吞大枪呼的刺出,他咬着牙,厉声喝道:“那你也接我一招连环枪吧。”
好快的刀!
两人之间距离不过几步,可杨守文却在眨眼间刺出十余枪。
杨守文连忙找出铁锁横江,大枪斜里向外一封。
刺客的大刀从他头顶掠过,杨守文却已经撞进他的怀中。
杨守文直起腰,走过去。
“我说了,今天定要取你性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