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夜(六)

县衙里,卢永成脱下身上的官服,换上了一身胡人装束。
看到那人,卢永成脸色一变,喃喃自语道:“杨文宣!”
他眼看事情败露,顿时慌了神,大声叫喊,同时拔刀出鞘。
但之前的嘈乱和嘈杂声,仿佛一下子消失了似地。县衙外的长街上,更冷冷清清。
“我干什么?当然是去求一场富贵。
随着火光照亮了接到,那人迈步走来,仿佛踏火而行,带着说不尽的潇洒风范……
而瓮城里的骑军也反应过来,大声喊道:“卢永成误我……快撤,我们上当了!”
在他身后,则跟着一群黑衣人。
他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,又哪有什么资格去把握命运?从出生在卢家的那一刻起,他的命运就已经不受他控制。二十五年前,他本有资格改变命运,去参加科举。可惜到头来明经落榜,回家之后,他发现自己好像越发不被重视。
卢永成却一脸沉静,扭头看了那书吏一眼,轻声道:“你http://www.hetushu.com看我这衣冠,可还妥当?”
只是,瓮城空间狭小,三百骑军进入之后,拥挤不堪。
“主簿,城外有叛军诈城。”
今日有奸贼想要数祖忘宗,献城投降……老军不才,便舍了这好大头颅,也绝不能让奸贼如愿。”
眼见叛军骑兵冲过来,阿布思吉达挺枪就刺。他的枪很快,而且招数诡谲。卢昂这时候才真正领教了阿布思吉达的身手,这家伙绝对是一个狠角色,招出无回,枪枪致命。眨眼功夫,三名叛军就被他刺落马下,也使得叛军越发慌乱起来。
“主簿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若顺利的话,他可以不必暴露身份,继续留在昌平,能得到家族扶持,甚至有机会争取县丞的位子;可若是不顺利,他就要配合行动,献出昌平,而后流落塞外。
盖老军骂完,突然拔刀出鞘。
刹那间,一溜火光从县衙大门口,沿着长街的边缘扩展。火焰熊熊和*图*书,一直延伸到了长街尽头。而在那尽头处,有一群人静静站立着。为首之人生的相貌俊美,身形挺拔。他身穿官服,手持一口断龙宝刀,颌下黑须随风飘动,透出儒雅之气。
与此同时,他身后的泼皮们齐声呐喊,更有人把火把丢在路旁的柴草堆上。
“你,要献城?”
现在看来……
而此时,已经进入瓮城的骑军,却觉察到不妙,连忙高声叫喝道:“怎么还不开城?”
……
心中突然有一种不祥之兆,卢永成下意识握紧了佩剑。
“喏!”
不过,没等他动手,十几支箭矢就插在了他的身上。田狗子眨眼间变成了刺猬,直挺挺便倒在血泊之中。
“梁允你这蠢货,害死我了!”
一队官军似神兵天降,从城外的野地里窜出,飞奔至城门口,把城门堵得水泄不通。
卢永成转身,猛然拔出佩剑,把书吏一剑砍倒。
卢永成走到县衙门口,长出了一口气。
也就在这时候,城门外突然和*图*书传来一阵喊杀声。
不过盖老军却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,笑着回答道:“卢公,今夜的确是有人想要造反,但绝不会是我盖老军。盖老军人虽不肖,但也听人读过圣贤书,知道礼义廉耻四个字怎么写。老军非昌平人,却在这里生活了许多年,这里就如同我的家园。
田狗子是梁允的跟班,也是一名队正。
县衙书吏慌慌张张跑进来,冲着卢永成说道。
百余名民壮齐声呐喊,手持弓箭便出现在城头上。
就在这时,从城门方向传来的喊杀声越来越小,几近消失。
说完,他收起宝剑,抬脚从书吏的尸体上迈过。
毕竟,卢家庞大的族群,两支十房加起来,有近万人之多。这么多族中子弟,若不自力更生,哪能生存?一晃二十年,他在昌平站住了脚跟。本以为一辈子也就这样,却不想突然得到家族的召唤,让他掌控昌平,并要求去配合叛军的行动。
而城内,依旧到处是火光。
为生计,他无www.hetushu.com奈之下选择了来到昌平。
两人一左一右,堵在城门下。
当时,他心里并不情愿。
“往外冲。”
可是家族命令,又岂是他能够违抗?若他不同意的话,甚至可能走不出那间书房。
过了今天,就再也不会有卢永成卢大庵了,只怪你自己不长眼,居然跑过来送死。”
卢永成露出一丝迷茫,片刻后仿佛自言自语道:“背家乡,不得已。”
书吏倒在血泊中,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可现在,他们被困在狭小的瓮城之中,骑军也就失去了优势。虽说民壮大都是乌合之众,可痛打落水狗的功夫,甚至比官军还要凶狠,那箭矢疯狂落下,夺走一条条性命。
叛军的头领大声喊喝,一边拨打箭矢,一边向城门方向冲去。
为首两个人,正是卢昂和阿布思吉达。
从长街的一头,出现了一群人,举着火把,正迅速向县衙走来。为首之人,卢永成也不算陌生,赫然是盖老军和他手下那些泼皮。说来奇怪,http://m.hetushu.com盖老军这伙人一边走,人群中不断有人丢出柴草等引火之物,从长街尽头一路堆积起来,而后来到县衙的大门口。
卢永成心里一阵发慌,厉声喊喝。
所有人,听我命令,放箭!”
从县衙外传来一阵阵喊杀声,可是卢永成却毫不慌张,对着铜镜反复整理衣冠。
“狗獠子,莫非换了一身皮,就以为能瞒过我们吗?
城门被人封堵,城上则是箭矢如雨。
原本,这三百骑军要是在城外野战的话,昌平民壮根本是不堪一击。
他们想要冲出瓮城,城头上已经是箭如雨下。民壮的射术算不得精湛,可问题是,三百骑军加上五十民壮挤在小小的瓮城里,甚至不需要去瞄准,就能射中目标。
我家县尉早就猜出尔等的计策,故而命我等再次等候,就是为了要把你们一网打尽。
在电光火石间,城上的民壮都做出了决断。
“盖老军,你们这是要做什么?想要造反不成?”
人道皇族无亲情,其实这世家之中,同样是以利益为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