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二十一章 兵临城下(下)

阿布思吉达的厉害,卢昂是亲眼看到。
不过敬虎说,杨守文比阿布思吉达还要凶悍三分,卢昂就不免有些怀疑。如今亲眼见过后,卢昂更难以相信。因为看上去,杨守文比吉达要瘦,或者说单薄一些。
杨承烈不满道:“你看你这是什么态度,好像我会害了你一样。”
“老爹,你干嘛?”
杨承烈看到杨守文,连忙高声招呼。
说笑一阵之后,管虎陪着李县丞继续巡视。
“你是说,城中缙绅?”
看样子,叛军人数不少啊!
盖老军和管虎在旁边听得真切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杨承烈点点头,轻声道:“不过这些麻烦,现在已经交给李实了,我只管击退叛军。”
“不请他出来怎么办?好歹他如今是昌平最大的官。
“大郎,你才来啊。”
卢昂嘴上虽然没说什么,可敬虎是什么人?
那小子看上去老实巴交,可如果真把他当成一个痴汉,最后倒霉的人一定是你卢昂。
“你知不知和_图_书道你现在的笑容,看上去很假?”
杨守文见杨承烈满面笑容,立刻警惕起来。
杨守文见此情况,眉头不禁一蹙。
杨守文和吉达登上城楼之后,发现城头上至少有两三百人之多。
原本那些民壮和士兵,眼见叛军兵临城下,心里紧张的不得了。可是看巨头们……嗯,在这些民壮、士兵和亡命之徒的眼中,杨承烈、盖老军再加上管虎,就是昌平如今的三巨头。
“你是说杨县尉吗?他和我阿爹去巡视城楼……你往前走,应该能找到他,我就不陪你了。”
杨承烈向身后看了一眼,压低声音道:“据卢永成留下来的消息,静难军倾巢出动,慕容玄崱更亲自督帅。他们有五千兵马,昨夜又在居庸关与祚荣派来的三千号室靺鞨人合并一处,加上他们掳掠的民壮,估计兵力总数,当在万人上下。”
“让让,让让!”
“老爹!”
从叛军营地中,传来了一阵阵号角声,隐约可和图书以看到有骑军在营前驰骋,似乎正在集结人马。
一旁盖老军和管虎的脸,一下子黑下来。
只是这一收敛,整整十七年。
杨守文站在驰道上正在寻找杨承烈的踪迹,就听到身后有人叫喊。
杨守文闻听,不由得眼眉一阵抽搐。
杨守文看不清叛军的队伍,但是仍能够感觉到,对方的兵力应该不弱。
此时,已快到辰时。
相貌很俊秀,却略显呆萌,毫无英武之气。
他身上只穿着一件坎肩似地短衣,露出胳膊,大汗淋漓。
昨天晚上算是让他过了一把瘾,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。
卢昂很怀疑,但他却不会说出来。说出来有用吗?说不定还会薄了敬虎等人的面子。他虽然是折冲校尉,可丢失了居庸关,回去后少不得要被问罪。再得罪了敬虎等人,以后有的苦吃。卢昂又不傻,心里或许不屑,但脸上却没有表露。
城楼上,人声鼎沸。
这样一个家伙,比吉达还厉害?
和_图_书
“敬奉宸,咱们还是先去看看守备吧。”
那是在京城历练出来的人物!奉宸卫除了要身手高明之外,更要懂得察言观色。到他们这个位子,才不会单纯相信‘我有本事天下无敌’这种道理。京城是一个倾轧非常厉害的地方,他们是大内侍卫,有的时候更要学会去揣摩其他人的想法。
杨守文和阿布思吉达相视一眼,走到女墙边上,举目向城外观瞧。
杨承烈说着,用力拍了拍杨守文的肩膀。
杨守文不敢怠慢,忙快步走上前,躬身道:“父亲,可有我能效力之处?”
“二郎,可看到我父亲?”
而杨承烈则把杨守文拉到了女墙后,两人手扶垛口向外观瞧,只见雾气正渐渐消散。
杨承烈则怒视了杨守文一眼,压低声音道:“你这臭小子,居然又跑来拆我的台。”
不过,经此一闹,城头上的凝重的气氛似乎缓解很多。
这些人,应该是盖老军的手下。
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,杨和图书守文的心情,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重。这时候,杨承烈和盖老军在张进张超管虎三人的陪同上从另一边走过来。在他们身后,杨守文还看到了李实!这位县丞再次出山,不过看他的样子,却显得是那样惶恐不安,脸色发白。
打仗,我不需要他。可是安抚百姓,招募勇壮,却需要他出面,否则就会很麻烦。”
对这个懵懂十七年,一朝清醒过来的孩儿,杨承烈满意到不能再满意。特别是昨晚杨守文为他设计出的出场仪式,更让杨承烈爱到了骨子里。他年轻时,就好显于人前。他之所以被赶出长安,贬去均州,有人说他得罪了人,但他自己知道,就是因为他那好显摆的性子惹人厌。之后到了均州,穷山恶水他才算收敛。
“父亲,叛军人数有多少?”
至于其他,你慢慢体会吧!
“兕子,你来了!”
“当然,你不在我身边,我总觉得心里没底。”
城外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,以至于视线不太清楚。hetushu•com可是站在城头上,依旧可以看到远处旌旗招展,人影憧憧。人喊、马嘶的声音不断传来,令人感到莫名心悸。
说着话,盖嘉运便推车离去。
所有人都忙忙碌碌,有的在搬运器械,有的则在整备兵器。女墙下,还蹲坐着一排军士,手持唐刀,约三十人左右。
“嗯?”
你这个宝贝儿子,你特么已经显摆了一个晚上,怎么到现在还要显摆吗?
一部分是民壮,一部分是从居庸关败退下来的官兵,还有一些衣着略显奇怪的家伙。
盖老军甚至有些后悔,昨天就尼玛不该听杨守文那臭小子的话,把个杨文宣嘚瑟到现在。不过不得不说,杨承烈这老小子昨晚的那个排场,简直是帅到家了!
伴随着雾气散去,叛军营地的轮廓渐渐清晰。
他连忙退后两步,扭头看过去,就见盖嘉运推着一辆独轮车,上面摆放着一捆捆的箭矢。
敬虎能看得出卢昂内心里的不屑,但他也不会在意。
“父亲,怎么把李县丞又请来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