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二十二章 绞车弩(上)

昌平城里的两架车弩,显然是经过了阉割。
该攻破还是被攻破……你特么之所以失败,不是因为你军械不行,而是因为有粟末人背后偷袭好不好?
不过是一群民壮,平日里维持治安,抓个贼还成,说起打仗那就是乌合之众。
他如同一阵风,从驰道上呼啸而来,转眼之间就来到了城头上,神色显得格外激动。
‘靺鞨’之名,最早见于《北齐书》。
唐宋时期,弩炮被广泛应用于攻守城作战。
“万余人?”
先不说有一个百人敌的阿布思吉达,杨承烈指挥得当,看得出绝对是经验丰富。现在又蹦出来了一个盖老军,据说是昌平的团头!该死,那又是什么玩意!卢昂当然知道,所谓的团头,就是社团头目。这样的人,竟堂而皇之成为了将领?
“如果是十二石强弩,至少需要六名力士方能张开。”
就见十几个彪形大汉,光着膀子,抬着体积巨大的器具从城下走来。那器具上蒙着一块黑布,看不清楚里和-图-书面是什么。不一会儿的功夫,那些大汉就把东西抬到了城门楼上。卢昂不等杨承烈发问,健步上前,一把抓住黑布,然后用力一扯。
不等杨承烈回答,卢昂就开口道:“若我居庸关有此神器,焉能被叛军攻破?”
杨承烈看了杨守文一眼,轻声道:“兕子,这玩意力道不小,你可别小看了它。”
盖老军则低声解释道:“此为车弩,安置于城头,可以击毁攻城楼橹。
这时候,卢昂也走了过来。
“那卢永成……”
“这可是守城利器!”
可是这半天下来,卢昂有些骇然。
而留在故地的粟末人则沦为高句丽附庸,知道公元668年,唐灭高句丽,粟末人随同数万高句丽遗民被迁居营州,也就形成了现如今的粟末靺鞨人。祚荣成为首领之后,保留了当年靺鞨人的七大部,以壮大声势,同时又与突厥人结盟联合。
杨承烈眼睛一亮,失声喊道。
他正好听到杨守文的话,忍不住嘲讽道:“http://www•hetushu.com杨公子,这可不是玩笑,你别逞能啊。”
杨守文只觉后槽牙有点疼,倒吸一口凉气。
貘族和貉族融合后,形成了一个新的民族。
杨承烈顿时兴奋了,挥着手道:“那还想什么,立刻把绞车弩给我装上……城门楼上放置一台,在那边放置一台。赶快赶快,我估计大雾一散,叛军就会出动。”
杨守文站在一旁,在心里吐槽。
唐人称之为绞车弩,也唤作车弩。在杜佑的《通典》第一百四十九卷中曾有提及:今有绞车弩,中七百步,攻城拔垒用之。而同书第一百六十卷又描述了其结构,在安装十二石强弩后,以绞车张弦开弓,弩臂上有七条矢道,居中矢道搁置巨箭,左右各放置三支小箭。以力士敲击机括,则诸箭齐发,据说是无坚不摧。
“什么?”
杨承烈点点头,苦笑道:“不过,我们没敢和大家说,只说是数千叛军而已。”
“服毒自尽!”
杨守文诧异看着那架式hetushu•com样古怪的器具,忍不住轻声问道。
古代东北少数民族多出现这样的情况,比如真番族、满番族、满离族、黄头室韦族,等等。
杨守文说着话,便脱下身上的半臂。
说完,他问了卢昂一句:“这东西力有几石?”
把车弩装好,盖老军对杨承烈道:“这种八石强弩,也要四名力士。一旦开战,至少要准备八个人轮番开弓。”
想当年太宗还未登基时,与王世充激战洛阳。那王世充就在城头置放了车弩,数次击退太宗,更令太宗损兵折将。这玩意的威力很大,绝非血肉之躯能够抵抗。”
卢昂闻听,立刻回过头向盖老军看过来。
“那就是五百步射程,倒是勉强可用。”
只是在隋炀帝时期,粟末败于高句丽,于是自扶余城迁徙。
杨守文闻听,诧异看了杨承烈一眼。
杨承烈不敢实报叛军人数,也在情理之中。
所以,不等盖老军说完,他就招手示意,让人找来力士。
威慑力啊!若是昌平人知道叛军m.hetushu•com这么多,估计不必打,就乖乖的投降了。
这时候,杨守文突然开口道:“父亲,四个人开一具弓弩实在有些浪费,不如让我试试。”
这就好像三国演义中,曹操诈称八十万大军兵进江东,人还没到,江东就人心惶惶。
城下突然传来一阵欢呼声,紧跟着就听见卢昂的叫喊。
“父亲,这是什么?”
“绞车弩?”
靠,这昌平县城都是些什么人?我只说了一个张力,这家伙就能准备报出射程吗?
“杨县尉,你猜我找到了什么?”
盖老军上前,指挥人把一架车弩装置在城门楼上,卢昂则带着人去安装另外一架。
“杨县尉,杨县尉!”
靺鞨,与貘貉同音,由貘族和貉族融合而成。
“我就试试嘛。”
从总体来看,靺鞨族应该是脱胎于世居白山的肃慎氏人。这一点,在《隋书》里有记载:靺鞨即古之肃慎氏。到隋唐之际,靺鞨共分七大部,分别是粟末、白山、伯咄、安车骨、号室、拂涅以及黑水。其中粟末人最为强和图书大,当时有战士数千。
说实话,卢昂是看不太起昌平民壮。
他走到车弩旁边,伸手就抓住了绞盘,然后笑着说道:“若不成,那再换人;如果成了,就给我安排四个人,安置箭矢。这样一来,也可以腾出几个人手……可惜,茉莉如今不在。若不然我们两个,就足以操控车弩,可以省下好几个力士呢。”
卢昂嘿嘿笑道:“没错,就是绞车弩,一共有两架。”
杨承烈也不是菜鸟,他在行伍的时间没有盖老军长久,但好歹也当过校尉。
杨承烈眼中流露出一抹复杂之色,轻声道:“不过我将来会呈报州府,说他是战死城头。这家伙也是个可怜人,我曾为世家子,所以心里面很清楚那种身不由己的无奈。”
卢昂头也不回便道:“看着样子,少说有八石力道。”
卢昂冲着驰道上的人高声喊道:“快点抬上来。”
“你?”
但现在,卢昂有些说不出话了。
整个昌平,兵不过千,人口不过万余。这特么的叛军人数几乎抵得上整个昌平人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