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一日(一)

慕容玄崱微微一笑,依旧保持着一副儒雅风度,“若堇堇佛尔衮大王能为我攻破昌平,一切都可依大王所愿。”
堇堇佛尔衮就是号室靺鞨人。
慕容玄崱道:“他们可是有车弩,说明早有准备。”
慕容玄崱微微一笑,面色随即变得森然:“好了,咱们且好好欣赏号室人的雄姿。”
慕容玄崱执掌静难军多年,在静难军中颇为威信。
祚荣在东牟山建城,是要以粟末人为主。如果号室太过强大,他又怎好统领七部?”
慕容玄崱冷笑道:“我看他猖狂不得多久!明玉,你可留意到,昌平城上不见一名守城军士?由此可以看出,那个昌平县尉有些手段,至少能够做到令行禁止。
“堇堇佛尔衮大王,那你说怎么办?”
“可是……”慕容明玉眉头一蹙“如果獠子伤亡太大,祚荣那边会不会生气?”
这支靺鞨人,对中原汉人……不论是大唐还是如今的大周,都怀有极深的恶意。
堇堇佛尔衮大笑着,翻身上马离去,身后扬起滚滚烟尘。http://www.hetushu•com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慕容玄崱身边的将领,被那烟尘呛得一阵咳嗽,看着堇堇佛尔衮的背影,一个个咬牙启齿。
听闻慕容玄崱的询问,堇堇佛尔衮几乎不假思索道:“多么简单的事情,打进去就是!区区昌平又能有多少人?我靺鞨勇士只需要几次冲锋,就足以攻克县城。”
堇堇佛尔衮脸上露出狰狞之色,厉声道:“这一路走来,我的族人几乎没有什么收获。攻克了昌平,城里的粮草和财富都归我,女人也要归我,你同不同意?”
现在,他可以实施第二步计划了!
因为在慕容玄崱的背后,同样有一个极为庞大的家族在暗中支持。
一行人来到慕容玄崱身前,那粗壮汉子甩蹬下马,大声喊道:“关键时候,还要靠咱自己才成。你之前说什么不战而屈人之兵,没有用,只有攻上去,他们才会害怕。”
而他身后的人,也都是这般打扮。
兵法有云,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
咱们的攻城器械和-图-书尚未抵达,若强行攻打,只怕会损失惨重。别小看这小小的昌平县,两年前李尽忠带了两万契丹人强攻昌平十日,到最后都未能成功,最后只得转道而行。昌平,没那么容易攻克!让那些獠子去试探一下,也可多一些了解。
裴忠义被钉死在城下,让这些从居庸关一路南下,志得意满的叛军感到无比愤怒。
但这并不重要,从一开始,他得到的命令就不是什么攻城掠地,而是要拖住幽州兵马。能打下昌平最好,若是打不下昌平,也要制造出足够的声势,牵制朝廷。
旗门下,慕容玄崱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古怪的笑容。
慕容明玉心领神会,扭头厉声喝道:“儿郎们,擂鼓,为号室勇士助威!”
看起来这昌平,似乎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容易攻克。
从远处驰来一队骑军,为首一个身穿兽皮的粗壮汉子。他剃了个光头,不过在后脑勺留下一缕头发,结成了一根辫子拖在脑后。跳下马,身高大约在五尺五寸,也就是165公分左右。膀阔腰圆hetushu.com,生得一个硕大的屁股,举手投足透着彪悍之气。
叛军躁动起来!
号室靺鞨人,有精兵数千,更兼两万余高句丽遗民做基础。
这次堇堇佛尔衮过来,恐怕也是祚荣驱虎吞狼之计。他要借助中原的力量,消耗号室人的实力。
慕容明玉身子一颤,骇然看着慕容玄崱。
“父亲!”
用祚荣的话,这些人凶蛮成性,难以制服。
“猖狂?”
“将军……”
“哈哈哈,一言为定,我立刻发兵。”
让我来一起来欣赏一下,号称营州第一强兵的号室勇士,是如何攻取昌平。”
不等亲随开口,慕容玄崱抬手,示意他们不要说话,“传我命令,静难军后撤三百步。
“哦?”
“怕他个鸟,如果将军同意,我号室靺鞨愿为先锋。”
獠子们不但能帮我们了解昌平的守备,还可以为我们消耗一些有生力量,何乐而不为?”
这帮没开化的獠子,实在是太嚣张了!
他这一开口,一干将领虽然不太情愿,但还是听命而去。
乞乞仲象死后和图书,祚荣整合靺鞨人,虽然大部分靺鞨人愿意臣服,但依旧有一部分,对他表示不满。号室靺鞨人就是其中之一!当年靺鞨人离开白山,号室靺鞨人却留在了故地。他们被高句丽战败后,又迅速与高句丽人融合,形成如今的号室靺鞨人。
卢永成失败,有些出乎慕容玄崱的意料。
慕容玄崱很平静,脸上甚至还带着一抹笑容,温和问道。
他们连车弩都装备上了,说明城内的军械应该不少。
说到底,还是为了钱和女人。
“相对于粟末人而言,号室的力量太强大了!
堇堇佛尔衮道:“不过咱先说好,若我号室靺鞨攻克了县城,你们不能进去。”
事实上,祚荣在东牟山建城,阻力最大的不是外面的官军和来自新罗的威胁,而是号室靺鞨人。这些人准确的说,不属于游牧民族,而是渔猎民族。他们天性好斗,破坏力甚至远超游牧民族,在白山黑水之间纵横多年,一个个骄狂贪婪。
相比之下,祚荣手中的实力虽然不弱,也只能说是与号室人持平。这样一个强和_图_书大的部族,绝不是祚荣所希望的。加上堇堇佛尔衮桀骜难驯,嚣张跋扈,麾下号室人更是只知破坏,难有建设,令祚荣也很头疼。更重要的是,祚荣想接收号室人手里的高句丽遗民。如此一来,号室人就成了祚荣的心腹之患,其危害甚至大过朝廷。
慕容玄崱身为静难军使,可谓一方大员。这次突然投降突厥,其中也有重重内幕。他是一个鲜卑人,能够执掌一军,足以说明他的背景不凡。可慕容玄崱却清楚,所谓投降不过是一时之举。待时机成熟的时候,他就可以反戈一击,回归朝廷。
“孩儿,也要请教一二。”
慕容玄崱身边的年轻将领蹙眉道:“就让那些獠子猖狂下去吗?”
慕容明玉跟随慕容玄崱多年,又怎能听不出慕容玄崱话语中的内容。
“父亲,这祚荣倒是个枭雄。”
慕容玄崱扭头,看了慕容明玉一眼,轻声道:“你又怎知道,这是否正合了祚荣的心愿?”
“慕容将军,我早就说过,那中原蛮子不可信。”
慕容玄崱露出踌躇之色,显得有些犹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