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三十章 万岁乐,不得已(二)

杨守文站起身来,晃了晃身子。
杨守文点点头,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,陪着盖老军来到一架砲车的边上。
杨守文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便开口问道:“老军你不说我都忘了。
“还有他手下快手,和六十皂隶。”
“我的人?你让他们巡城,这不是笑话吗?”
“父亲,你现在是一城主帅,责任重大。
那些人可是有前科的……就算不处置,至少也该把他们监管起来,怎能放任不管?”
他看到杨承烈还在城头上巡视,于是上前打了个招呼,“父亲,歇一下吧,我帮你看着。”
在经过无数次演变之后,砲车的威力在不断增强。
杨守文快被气疯了,指着盖老军,嘴巴张了张后,强压着怒火道:“今夜,谁人值守巡城?”
几个泼皮走过来,看向盖老军。
盖老军神情复杂,看着杨守文。
盖老军顿时傻眼了,有些茫然看着杨守文。
城外的叛军大营,静悄悄,没有什么动静。
“那城上……”
果然,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街道上笼罩了一层薄薄的雾气。
盖老军笑道:和*图*书“这都已经过了寒露,再过几天就是霜降,起雾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”
“兕子,不会吧。”
“团头!”
说完杨守文扭头往城上跑。
“起雾了?”
是啊,如今最希望守住昌平的人,就是他们这些生在这里,长在这里,平日里最被人看不起的家伙。
“算了,和你这老糊涂说不清,我立刻去告诉我爹,让他给你的人分发兵器。”
……
深秋时节的幽州,入夜后气温很低。
“我怎能休息?没看到子山和老军都没有休息?”
你这样强撑着,并没有好处……你在这里眯一会,我帮你盯着,有情况我就叫你。”
他所过之处,人们自动向两边躲开,让出一条道路。
杨守文再也按耐不住,大声道:“老军,把你的人全都给我调出来,让他们协助巡城。”
“老军,昨天开战的时候,咱们好像没有使用这个吧。”
而盖老军则看着杨守文的背影,半晌后突然笑了,但同时又连连摇头,申请复杂。
“没有追究?”
或许还达不到滴水成冰的程度,可是夜风吹来,仍m.hetushu.com足以让人感到浓浓的寒意。就连杨守文这样的身体,也感觉到有些冷。他缩在一个背风的角落里,看着城头上那些瑟瑟发抖的民壮,颇有些怜悯之意。但没办法,这也是这个时代的缩影。
杨守文这一番话,声音很大。
“只管虎一个人?”
“你说不会就不会吗?”
是啊,的确很正常。
杨守文闻听,激灵灵打了一个寒蝉。
眼中,流露出激动之色,他们用一种感激的目光看着杨守文,因为杨守文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。
这些人如今听从了盖老军的命令,有的过来帮忙搬运辎重,有的则老老实实呆在家中。可现在,杨守文居然让这些人去巡城,传扬出去,肯定会被人笑掉大牙。
城下,仍旧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。只见来来往往都是人,正在把物资往城上搬运。
“能怎么处置?那可是卢家的产业!
杨守文答应了一声,跟着盖老军从城上走下来。
他们没有了往日那种痞赖之色,一个个显得格外郑重,看着盖老军的目光中,更含着热烈的期盼。
“县衙http://m.hetushu.com库府里有两台,后来在宝香阁里又找出三台,一共五台投石车……嘿嘿,天亮以后慕容玄崱不攻也就罢了,若是攻城,这投石车怎地也要给他些颜色看。”
杨承烈的眼睛通红,红的好像兔子的眼睛一样。
“放心吧,有子山巡视,不会有事情。”
历史上,坏在世家手里的事情难以数计!这年月,家国天下,家为主体。对于那些世家大族而言,家是他们的根本。很多时候,他们为听从家族差遣,不惜以身试法,对抗国家。卢永成就是前车之鉴,怎么杨承烈和卢昂还会犯这种错误?
许多正在搬运辎重的人停下手,向他看来。
“你的人怎么了?难道你不没听说过‘仗义多是屠狗辈’这句话吗?他们平日里再混蛋,但毕竟都是昌平人,是土生土长的昌平人。他们生于昌平长在昌平,他们的家就在这里,他们的父母,妻儿都在这里!老军,我告诉你,如今最不希望昌平被攻破的人,不是你我,也不是卢校尉,更不是朝廷,而是他们这些人。”
杨承烈的确是有些累了,犹豫一http://www.hetushu.com下,便顺从了杨守文的意见。
“是管虎!”
他忍不住破口大骂道:“老军,他卢子山是卢家子弟,犯了糊涂也就算了,你和我爹怎么也犯这种糊涂?万一他们与城外有联系,内外夹击,我们该如何应对?
见盖老军没反应,杨守文也急了。
昨天晚上事情结束后我就回家了,也没有来得及问你们,那宝香阁是怎么处置的?”
杨守文颇为赞同的点头,目光扫了两眼,轻声道:“一共多少投石车?”
“仗义多是屠狗辈!”
“你老子不让用,说那獠子不足为虑,好东西应该留给叛军,所以一直忍着没用。”
盖老军闻听一怔,露出愕然之色。
“宝香阁?”
盖老军的手下是什么人?是昌平的地痞泼皮,是那些整日游手好闲的闲汉。
隐隐约约,传来陌生的刁斗声响,那是营中的信号。
这砲车,也就是投石车。
他靠在角落里,杨守文找了一张毯子盖在他身上,然后让盖嘉运在一旁照顾。
杨守文把枪横在肩上,两只手搭在枪杆上,用力舒展了一下身体。这时候,盖老军走过来,看到杨守文和-图-书便招呼道:“兕子,跟我到下面走一趟,清点一下军械。”
盖老军忍不住长叹一声,看了一眼周围几个手下,苦笑道:“没想到我盖老军老了老了,却被个少年郎骂做糊涂!没错,我真是个老糊涂,兕子他没有说错……”
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他已经一天两夜没有合眼。再加上日间那场惨烈的战斗,以及肩膀上扛着的沉重压力,使得杨承烈看上去非常疲惫,精神更格外的萎靡。但在人前,他仍要做出一副精神抖擞的模样。只是,那强作精神的样子,令杨守文很心疼。
如果不是卢子山出面,说不定还要和他们打过一场。后来卢子山把事情给压下来,但他毕竟是卢家子弟,也不好和宝香阁反目,所以最后不了了之,没有追究。”
杨守文突然道了一句。
在他心里,杨守文虽然和他说说笑笑,虽然和他们混在一起,可内心里怕是仍旧看不起他们。若非叛军压城,说不得大家还是相逢陌路。只是他没想到,杨守文会如此态度激烈,说出如此一番慷慨言语,竟在不经意中触动了他的心弦。
“一百个人都没有,怎么巡视全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