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三十一章 万岁乐,不得已(三)

昌平城上,杨承烈正在和卢昂说话。
你看这三年,他和卢永成一边斗得不亦乐乎,一边又把昌平治理的井井有条,在不知不觉中掌控了一半的权力。说实话,卢永成告诉我的时候,我还是不太相信。
“寒露多雾,的确是有些麻烦。”
杨承烈终究在军中干过,或许他做不到甘苦与共,达不到爱兵如子的地步,但以身作则的道理还是知道。所以,杨守文一离开,杨承烈就立刻起来,继续值守。
杨承烈老脸微红,叹了口气。
他想了想,正打算开口说几句,却忽然听到有人高声叫喊道:“县尉,县尉……快看啊,城里面好像走水了。”
别忘了,卢永成手下的那些死士,之前曾出没于宝香阁,难保他们不会和慕容玄崱勾结。
他可以把数千号室人当作炮灰,所为者就是了解昌平的守备。
卢昂突然笑起来,扭头看着杨承烈道:“文宣,别误会,我并不是讥笑你。只是我很奇怪,文宣并非粗鄙之人。http://www•hetushu.com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窝在这昌平当县尉,但我能感觉出来,你的出身应当不错。以你的才智,难道就没有看出半点破绽?”
卢昂闻听,连连点头。
最重要的是,那卢永成是受卢家的指使,而县城里面还有一个卢家的宝香阁呢。
杨守文立刻道:“卢校尉,你敢确定城里只有卢永成一伙人吗?”
那个人,有真才实学!
想到这里,杨承烈激灵灵一个寒蝉。
杨承烈脸一红,轻声道:“这可不是我的办法。两年前李尽忠攻打昌平时,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。当时县令……我说的是那个假冒县令的西贝货,想出这个主意,使得李尽忠数次夜袭失败。说起来,如果那个人还在的话,我们会轻松很多。”
一旁卢昂蹙眉道:“兕子,非是我们不分发兵器。
“父亲,我刚才才知道,城里巡街士卒人数太少,恐怕不足以稳定城中的局面。
卢昂明白杨承烈和*图*书的想法,也不禁感到可惜。
城中不缺柴草,用火油浸泡过之后,成束丢掷城外。只一会儿的功夫,城外就堆起了七八个柴垛。卢昂命人用火箭从城头射出去,刹那间七八个柴垛便燃烧起来,犹如七八个巨型火把,将城外照映的通通透透,视线也随之变得清晰起来。
他招来了仆从亲随,把命令传递下去。
“老军,你立刻去把兵器分发下去,我要三百人不间断巡街,绝不能让城里再出意外。”
“这主意好,我立刻让人去办。”
“老军,你手下之人,可靠吗?”
杨承烈突然意识到,自己真的是糊涂了!
最重要的时,这火光驱散了城头上民壮的恐惧。
“好!”
“老军的手下?”杨承烈一愣,旋即愕然道:“兕子你不会是说老军手下的那些泼皮吧。”
看卢昂不说话,他立刻又把目光转向了杨承烈。目光中带着恳请之色,让杨承烈一时间也有些犹豫。正犹豫着,盖老军也从城下上来,快和图书步走到了杨承烈身前。
“你是说那个冒充王家子,当了三年县令的人吗?”
“叛军既然能联系到卢永成,未必就不能联系其他人。”
所谓父子连心,杨守文后面的话虽然没说出来,但杨承烈却可以明白他的意思……
卢昂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,于是笑着对杨承烈说道。
慕容玄崱是个长于用兵的人,虽然杨承烈对他不算了解,可是通过和卢昂的一些交谈,让他对慕容玄崱也有了深刻印象。这是个冷酷,同时又颇有心计的人!
杨承烈说到这里,轻轻摇了摇头,没有再说下去。
“文宣,这主意的确不错,果然厉害。”
既然能出卢永成,就可以有张永成,李永成。
盖老军大声道:“我的兄弟平日里游手好闲,或许还喜欢偷鸡摸狗,甚至横行霸道。可如今,我敢用我的脑袋担保,我盖老军的儿郎,都有一腔热血。谁要是敢在这个时候惹是生非,只要被你杨文宣看到,有一个就杀一个,我盖老军绝和*图*书不护短。”
记得,柴草要分跺,五十步一个火跺,而后用火点燃。这样一来,虽然不一定有什么用处,但至少可以让视线清楚一些。待会儿如果雾气再重一些的话,咱们可就要变成瞎子。”
“文宣,起雾了,有点不妙啊。”
“子山,立刻让人往城下投掷柴草,用火油浸泡。
杨承烈行伍出身,早年又是个世家子,兵书读过不少。所谓天时地利,他也懂得,所以听卢昂一开口,他就知道了卢昂的想法,心里面顿时也变得沉重起来。
民壮们犹在值守,卢昂也没有休息。
“你别小看了那人,那人的才干不差,而且非常谨慎,更懂得低调。
“管他泼皮不泼皮,至少能派上用场。”
“这个……”
这时候,杨守文从城下跑上来,看到杨承烈两人在说话,立刻就跑了过来。
“啊?”
请父亲下令,立刻分发兵器给老军的手下,让他的手下暂代民壮,接掌城中巡务。否则的话,一旦城里出事,我们根本无法顾及。http://www.hetushu.com到时候城内一乱,势必会造成更大的麻烦。”
卢昂却紧蹙着眉头,对杨承烈的决定似乎并不以为然。
盖老军二话不说,便扭头跑去城下。
你也知道那些泼皮是什么秉性,万一闹出乱子,反而会给我们增加麻烦。再说了,卢永成已经死了,他的手下也被咱们给灭了,这县城里还能再有什么麻烦出来?”
虽然有杨守文帮他,杨承烈没什么担心的,可不管怎么说,他现在毕竟是昌平主将。
卢永成能够接收到卢家的指使,难道宝香阁就不会吗?
卢昂扶着女墙,眉头已经扭成了一个川字。
杨承烈沉吟片刻,最终还是答应了。
杨守文没有直接点名宝香阁,那势必会让卢昂感到尴尬。
这种天气,他杨承烈能想到的事情,不相信慕容玄崱会想不到。只不过,杨承烈不知道慕容玄崱会用什么样的手段,借浓雾发动偷袭。但想来,一定不会寻常。
那人的才干……”
他这个主将如果偷懒,下面的人就算不说什么,心里面也会感到别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