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三十二章 万岁乐,不得已(四)

“番仁里走水,我去帮忙。”
“能看得出,是哪里走水?”
内墙高约三丈,换算到后世,有十几米的高度。
卢昂在城上提醒。
“投掷!”
“弟兄们,不要慌,给我顶住!”
眼见行踪暴露,城下的叛军索性不再隐藏行踪。
盖老军大声喊道,不断催促手下人把操纵投石车。
民壮们在叛军登城之后,原本有些慌乱,可是伴随着杨承烈凶狠的搏杀,大声的嘶吼,他们开始稳住了阵脚,并且做出了一些效果虽然不明显,但总算是有用处的反击。
而这一次,叛军的攻击明显不一样。
杨承烈连忙翻身跑到女墙边上,举目向城外看去。
“好像是番仁里。”
扑到内墙便,冲城下喊道:“老军,投石车,投掷!”
他们并不是像号室人那样一窝蜂的攻击,而是彼此间拉开距离,一队队发起冲锋。同时,几架云梯从浓雾中现身。底架以木为床,下置六轮,梯身以一定角度固定在地盘上,同时和-图-书还配置了一具可以活动的副梯。顶部装有一对轱辘,在登城是,云梯可以沿城墙墙壁自由地上下移动,而不是耗费人力人抬肩扛的冲锋。
那民壮话音未落,杨守文一手抄起大枪,一手按住了墙头,纵身便翻过了城墙,向城下跳去。
巨箭化作一道寒光离弦射出,紧跟着就听‘啪’的一声响,云梯的一根臂轴断裂。只是这对于云梯的行动并没有影响,它的速度虽然缓慢,但却不断逼近城墙。
“好!”
只是,云梯已经搭在了城墙上。
“给我顶住,顶住!”
盖老军举着火把,点燃了投石车上的礌石。
杨承烈也慌了神。
“好!”
不过,这效果也可想而知。
一旦云梯停靠城下,就可以在主梯上搭建副梯,士兵则能够枕城而上,减少危险。
是慕容玄崱!
几十名叛军立刻冲上云梯,顺着梯子飞快往冲上了城头。杨承烈见此情况,二话不说,抄起宝刀便冲了过去。
http://m.hetushu.com一声令下,五枚巨大的礌石呼啸着从城里飞起,在天空中划出一个绚丽的弧线,朝城外砸落。
只看这云梯,杨承烈和卢昂就知道,是静难军出动了。
也幸亏杨承烈之前命人在城外点了篝火,以至于当那些叛军在距离城墙还有百余步的时候,就暴露了行踪。
“兕子,你没事吧!”
正在清点人手的盖嘉行闻听,抓起一口唐刀,“兄弟们,跟我走。”
这也是这个时代的攻城大杀器!
与此同时,城头上的民壮也反应过来,手忙脚乱的冲到女墙后,张弓搭箭向城外乱射。
不过在这个时刻,杨承烈的喊叫声还是有些作用。
不好!
“大郎,立刻带人去帮忙。”
与此同时,杨承烈发现,城中又出现了几个起火点。而且根据他的判断,那些起火点都是在坊内民居,而不是像前天夜里那样,起火点都是在坊外的长街之上。
他嘶声吼叫,盾牌扬起,啪的把一个叛军和-图-书砸翻在地,顺势一刀取了对方性命。
盖老军倒还算冷静,立刻下令把投石车准备。
杨守文站起来后,几乎不做停留,撒腿就跑。
阿布思吉达二话不说,提枪跳到瓮城的驰道上。
“三十息!”
民壮终究是民壮,比不得那些久经沙场的锐士。
杨承烈连忙冲到了一具车弩前,厉声喊道:“快点,开弓装箭,准备攻击……子山,告诉老军,让他使用投石车。直娘贼,慕容玄崱的攻城器械来了,快点投掷。”
城里走水了?
卢昂在经过短暂的慌乱后,也迅速冷静下来。
“老军,好了吗?”
嗖!
咚,咚,咕隆隆!
“二郎,怎么回事?”
浓雾中,出现了一队队兵马正迅速朝城墙逼近。
若是杨守文在这里,一定会觉得,杨承烈的话语,像极了后世影视剧中的某党军官。
原本,城头上有一百多民壮值守,可是在眨眼间,就有几十人倒在血泊里。
杨守文脑袋嗡的一声响,忙快走几步,来m.hetushu.com到内墙边顺着民壮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礌石落在地面上,发出一连串的闷响,火星四溅。
日间号室人所用的攻城器械相对要简陋很多,和现在的云梯相比,简直不能同日而语。
杨承烈一手持刀,一手抄起一面盾牌,朝着那登城的叛军就冲了过去。刹那间,昌平城头上喊杀声一片。叛军源源不断顺着云梯往上冲,城头上的民壮顿时死伤惨重。
卢昂心知形式危急,也不敢耽搁,连忙接替了杨承烈的位置。
“父亲,我去番仁里,你小心叛军。”
杨承烈这时候则沉住气,巨箭瞄准了一架云梯之后,抓起木槌,蓬的一声就砸在机括上。
原本这车弩需要四个人才能转动,只是由于日间杨守文一个人就能解决,所以也一直没有安排人手。匆忙间,杨承烈找来四人,好不容易把车弩张开,放上了巨箭。
他正要下令,忽听有人高声喊道:“县尉,不好了……敌袭,叛军攻上来了!”
伴随着一阵急促的战鼓声m.hetushu.com,刹那间城下喊杀声此起彼伏,叛军朝着昌平发起了潮水般的攻击。
杨承烈已经顾不得瓮城的安危,手中宝刀上下翻飞,忽而劈砍,忽而刺杀,浑身上下都被鲜血染红。
在他身后,跟着张进张超两兄弟,惊呼则在女墙后大声呼喊,“不要急,不要紧张,瞄准了再射!”
“子山,你来指挥。”
盖老军正在城下分发兵器,先看到杨守文从城头上跳下来,紧跟着就见盖嘉运顺着驰道跑来。
几十个泼皮见状齐声呐喊,跟着盖嘉行就往城里跑。
“还有十步!”
“吉达,守住瓮城。”
盖老军激灵灵一个寒蝉,立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杨守文翻过墙头之后,身体笔直坠落。当落了大约八九米的时候,他突然间用大枪照准了城墙狠狠一戳。身体借力在空中横移数米后下落,而后在一棵光秃秃的树枝上再次跃起,飞出去五六米后,蓬的落在地上,而后顺势在地上滚了一圈。
可这时候,那云梯已经冲出浓雾,距离城墙只有几十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