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三十四章 万岁乐,不得已(六)

杨守文冲进庭院后,大吼一声,手中大枪脱手掷出。虎吞犹如一道霹雳,把那黑衣人一下子钉死在廊柱上。
“兕子哥哥!”
黑衣人终究血肉之躯,被杨守文直接撞得凌空飞起,蓬的甩出去四五米远。
杨氏倒在门廊上,身下鲜血汩汩流淌。而宋氏则怀抱着杨青奴,在两个男子的保护下往屋里退。火光中,杨守文一眼就认出来,那两个浑身是伤的男子,其中一个赫然是宋三郎。而另一个看上去年纪不大,估计和杨守文差不多,也就在十七八的模样。
“我懂,我懂……我会照顾好悟空它们……菩提,你别走,我还要带你去救幼娘呢。”
杨守文的脑袋里,一片空白。
看装束,是快手!
“阿娘!”
看到杨守文,菩提那双冷漠的眼中露出一丝欣喜之色,它呜呜叫了两声,努力想抬起头,可是却没能成功。杨守文连忙抱住了它的脑袋,菩提伸出舌头,舔了一下他的脸。
杨守文没有等盖嘉行兄弟追上,脚下好像生风,很快便来到了番仁里的大门口。
这时候,杨守文才看到,在门廊下还倒着一具尸体,赫然就是菩提。
“呜呜呜……”
“兕子,快去后面。”
“兕子哥哥救我!”
幼娘凄厉http://m.hetushu.com的哭喊声在空中回荡。
杨守文脚下不停,身形一矮,大枪呼的探出。
她是听到了杨守文的声音,所以才不顾一切的跑出。
管虎浑身是血,如同一头疯虎一样,手中鬼头大刀翻飞,把那些黑衣人牢牢拦住。
还有敌人?
“迎门三不顾,霸王硬折缰。”
他想要追上前,可是才走出两步,脚下一软,噗通就栽倒在地上。
胸骨被撞断,内脏被震碎。
“苍熊贴身靠!”
它们在门廊上无助的张望,好像是在找幼娘。不过,它们很快就发现了菩提,连忙欢快的跑过来。
杨守文心急如焚,沿着长街飞奔。
此时,管虎和盖嘉行等人从外面冲进来。
幼娘从里面哭着跑出来。
“啊!”
杨守文脚下错步,旋身一扭,身体狠狠撞进了对方的怀中。
杨守文嘶声吼道,管虎二话不说,便越过了墙头。
杨守文回身正要上前,哪知道从前院跑进来一个黑衣人,看到眼前的景象,先是一愣,旋即扬手打出一片金芒。杨守文猝不及防,闷哼一声,被那金芒打中。
“婶娘!”
我不会罢休,我绝不会就此罢休!我要找到你,我要救回幼娘,然后把你碎尸万段!
和图书真是猪啊!慕容玄崱怎么可能只安排卢永成这一条线?按照卢昂的说法,他慕容玄崱好谋定而动。若没有万全之策,他绝不会轻易开战,更不会随随便便出击。
杨守文一路上连杀十余名黑衣人,才冲到了杨府门外。
这一次,杨守文听懂了!
“呜呜呜!”
这苍熊贴身靠,是杨家祖传的八大招之意,刚猛至极,练到极致可以将石碑撞断。
盖老军说了,现在城中巡街的人是管虎手下的快手和皂隶。快手、皂隶会是什么打扮?杨守文怎可能不清楚。这三个人穿着夜行衣,还蒙着脸,一看就不是好人。
一帮子泼皮齐声高呼,声音在夜空中回荡。
突然,他抬起头,仰天嘶喊。
那第三个黑衣人还在发懵,杨守文已经到了他身前。
杨守文甚至已经猜到了那奸细的来历,可是已经晚了。
“管叔,快去救幼娘!”
“幼娘!”
他挣扎着想要过去,可是两腿却使不出半点力气。跟在宋三郎身后的少年走过来,把他搀扶到门廊上。
手腕一翻,一枚铁丸便脱手飞出。
杨守文心中那不祥的感受越来越浓,甚至来不及查看那两名快手的状况,便纵身跃入坊门。
坊门洞开,门口倒着两具尸体,鲜血和图书从他们身下流出来,浸透了坊门前的土地。
杨府的大门洞开,老胡头倒在血泊中,已经气绝身亡。汪汪汪,从府中传来菩提狂暴的咆哮,杨守文不敢再耽搁,便冲进杨府。
杨守文脑袋嗡的一声响,提枪便冲进了庭院。
宋氏顾不得怀中哇哇大哭的青奴,便冲到了杨守文的身前。
到底是谁?到底是什么人在幕后操纵,到底是谁造成了这一切?
雾气,越来越浓。
幼年的哭喊声越来越远,已经变得非常模糊。外面,浓雾弥漫,更看不清楚黑衣人的行踪。
黑衣人眼见不妙,纵身上前一把抱起了幼娘,手中唰的甩出一条一丈八尺长的青索,啪的搭住探入庭院的树枝上,身体腾空而起,轻飘飘落在了树上之后,又纵身离去。
城中好端端怎会走水,一定是那些奸细在暗中配合。身后,城门楼上传来喊杀声此起彼伏,更进一步证实了他的猜想。这也让杨守文的心里,变得越发着急……
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……为什么连我身边最亲近的人都无法保护?
他手里拿着一口唐刀,全然不顾自身的安危,拼命将一个黑衣人拦住。
他们看到杨守文,先是一怔,二话不说便迎上前来。
杨守文觉http://m.hetushu.com得,两腿好像要失去了知觉一样。只是他顾不得这些,指着杨婶道:“阿娘,救婶娘,我房间里有上好的金创药,快救她。”
“喏!”
从幼娘的房间里,跑出来四只毛色不同的小狗。
他倒地之后口中吐出一股股黑血,甚至还夹带着碎裂的内脏。
杨守文的眼都红了,大喊一声道:“幼娘!”
许多房舍被烈焰吞噬,哭喊声此起彼伏。
杨守文看也不看,从他身边掠过。
啪啪啪啪,一连串清脆的击打声响起,杨守文运掌如飞,在瞬息间将十余掌打在对方的身上。那黑衣人连退七八步,噗的喷出一口鲜血,而后便一头栽倒地上。
菩提却没有再回应杨守文的呼唤,而是把脑袋放进了杨守文的怀中,慢慢闭上眼睛。
“三哥,你来扶住兕子。”
杨府前院,十几个黑衣人正围攻管虎。
浓雾中,突然冲出三个黑衣人。
“兕子,你没事吧。”
院子里,横七竖八倒着几具尸体,清一色快手装束。
菩提的腿断了,肚子上有一道清晰可见的刀口,鲜血已经浸透了它的毛发。
“菩提!”
杨守文一见对方的打扮,就知道不妙。
就在这时,房门打开。
菩提又舔了舔杨守文的手,目光落在了悟空四只小狗的hetushu.com身上。
那为首之人没想到杨守文出手会如此凌厉,加之铁丸飞来,他连忙闪身躲避。可就在他错步的一刹那,大枪已经到了近前。噗,枪刃贯入他的胸口,黑衣人惨叫一声,没等他身体倒地,杨守文已经把大枪拔出来,身体猛然一转,顺手从腰间拔出一口匕首,猛然长身而起,拍手将匕首没入第二个黑衣人的面门,而后擦身而过。
宋氏扭头朝宋三郎喊道,然后便冲进了杨守文的房间。
杨守文咬着牙想站起来,可是却发现两腿使不出一点力气。在他的腿上,扎着几支大约十公分长,比针要粗,约两毫米直径的金针。那针体上似雕刻有精美图案,杨守文拔下来之后,一股鲜血立刻喷涌而出。
“菩提你别怕,你不会有事的……”
它好像想要说话,却无法用言语表达。
菩提再次发出一阵呜咽。
所以,城里一定还有内奸!
这时候,盖嘉行盖嘉运兄弟带着人也追上来,当他们看到地上三具尸体的时候,先是愣了一下,旋即高声喊道:“看清楚他们的装束,只要是相同打扮,格杀勿论。”
他心里憋了一股气,一股想要发泄,却发泄不出来的郁气。
杨守文大声喊道,闪身躲过另一名黑衣人的攻击。
番仁里,已经变成了火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