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三十七章 岁寒三君勾魂香(下)

宝香阁的人,想必也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,一个个都停下脚步。
门上还包着铁皮,但是随着杨守文这一枪刺出,那扇大门顿时砰的碎开,木屑飞溅。
杨守文沈着脸,目光扫视院中众人。他们一个个衣装整齐,手持兵器,还举着火把。
在他身边,是阿布思吉达和盖嘉运;在他身后,则跟随着二三十名混迹街头的闲汉泼皮。
“什么人,敢来宝香阁闹事。”
卢挺之看到这一幕,先是一怔,旋即厉声向杨守文喝问。
话音未落,侧门轰得一声飞出,阿布思吉达带着十几个闲汉,押着几个男女从后院走了出来。
从院子里那座两层楼里,走出一个人,身后还跟着十几个仆从。
这一夜,发生了很多事情。他参与了一场冷兵器时代的大战,失去了和他从小一起,也许是青梅竹马长大的杨暖,杨幼娘,同时还失去了一个最忠诚的伙伴,菩提。
他已经受够了各种拘束,他想要放纵那份激情!
了不起就离开和_图_书昌平,天下之大,何处不能容身?凭他脑子里的前世记忆,总有能让他一家老小快活过日子的地方。卢家就算是庞然大物,但还无法做到一手遮天。
“把幼娘交出来,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这可是在经历了昨日血战之后凝聚的杀气,院子里那几只正冲着杨守文狂吠的恶犬,嗷呜一声夹着尾巴,溜到了角落里。那杀气,更让之前说话人,噤若寒蝉。
“杨大郎,你想干什么?你眼里还有王法吗?”
这巨响声,自然惊动了宝香阁里。
“杀人了!”
“你是什么人,竟敢来我宝香阁闹事?知不知道,我宝香阁可是……”
“卢管事,死了,都死了!”
几个家丁模样的人从侧门里跑出来,浑身是血。
那人的年纪,大约在五十上下,生的干瘦,但眉宇间可以依稀看出年轻时的俊美。
杨守文觉得,这恐怕是他两世以来,感觉最漫长的一夜。
许多正在巡街的闲汉得知杨守文hetushu.com要去砸宝香阁,二话不说就跟了过来。
“兕子,这就是宝香阁。”
“我再说一遍,交出幼娘。”
夜,还没有过去。
“别以为你是县尉之子就可以为非作歹,我要禀报我家阿郎,到时候找你爹问罪。”
就在这时,从宝香阁的后院里,传来一阵喧哗。
卢挺之露出愕然之色,笑着道:“大郎说笑,我这里可是正经的生意,哪里来的什么幼娘?”
杨守文并不责怪杨承烈的反应,到了他这个年龄,思想固然成熟了,但顾虑也会增多。比如他们的未来,比如卢家的反应……诸如此类的想法,会让杨承烈束手束脚。
一幢雄伟的宅院。临街是一个院落,里面则有一座楼房,分上下两层,大门紧闭。
只是没等他说完,眼前人影一闪。
这一夜,他又得到了很多人的尊重,虽然那只是一群微不足道的小虾米。
“我再问你一遍,你把幼娘藏哪里去了?”
昌平,弥漫着浓浓的雾气。
天边,露和图书出了鱼肚白。
盖嘉运走到杨守文身边,轻声道:“接下来怎么办?”
等到了宝香阁大门外的时候,杨守文身后已经跟了五十多人,浩浩荡荡,颇有声势。
但杨守文相信,杨承烈对他的父爱绝没有半点减弱。
卢挺之手指杨守文,厉声喝骂。
有男有女,大约有二三十人之多。
原本颇为热闹的坊市,如今却冷冷清清。
杨守文迈步,跨过了门槛。
“正是。”
杨守文眼眉一挑,提枪紧跑两步。麻沸散的效力似乎已经完全消失,杨守文在奔跑的时候,已感觉不到难受。不过,他的速度不快,脚下也格外沉稳。每一步迈出,落地时会发出蓬的闷响。刚开始,那声音还不大,可是跑出十步之后,那声音如同巨雷。
宝香阁,坐落在青山坊。
天,快亮了!
长街上突然间变得很安静,杨守文一行人一路走来,人数非但没有减少,反而越来越多。
如果在后世,这架势就是妥妥的古惑仔!
“你是这里的管事和-图-书?”
“大郎,我是真不知道。”
“我道是谁,这不是杨大郎吗?”
杨守文冷笑道:“谁是管事?”
两个小厮冲上前想要拦住杨守文,可杨守文根本不理睬,抬手运转大枪,把两个小厮当场刺杀。
杨守文窜到他身前,手中大枪横扫,啪的就抽在他的腿上。这一枪,直接打断了卢挺之的腿。把个卢挺之疼的满地打滚,惨叫不停。两个仆从刚要上前搀扶,杨守文大枪探出,噗,噗就把那两个仆从刺翻在地,而后厉声道:“二郎,给我再搜一遍。”
行走在长街上,口中哈出一股白色的雾气,很快和浓雾融为一体。
“不知杨县尉公子光临,小老儿未能远迎,恕罪,恕罪。”
在他身后,宝香阁门前用青石板铺成的台阶纷纷碎裂,形成一个个如同蜘蛛网般弥补的裂纹。眨眼间,杨守文已经到了大门前,一口金蟾气流转四肢百骸,口中发出‘咕’好像金蟾吞月般的如雷巨响。虎吞大枪猛然探出,砰的一声刺在门上。和_图_书
当杨守文才一进门,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呐喊。
杨守文没有理他,目光越过宝香阁的仆从,落在了阿布思吉达的身上。只见阿布思吉达摇了摇头,然后做出几个只有杨守文能够理解的手势,杨守文就明白了。
至于范阳卢家,杨守文还真不怕。
那大门,看不出是什么材质,但给人一种很沉厚的感觉。
“小老儿卢挺之,见过杨大郎。”
再问一遍,谁是管事?”
“我知道你宝香阁姓卢,用不着拿来吓唬我。我今天既然敢来,就没把你们放在眼里。
杨守文说完,大枪在地上重重一顿,杀意蒸腾。
如果杨承烈真要反对的话,大可以把他拦住。从头到尾,杨承烈都没有说话,甚至在杨守文告辞的时候,杨承烈也只是用沉默来表达他的异议。两世加起来,杨守文比杨承烈的年龄还大。但是在缠绵病榻十余年,突获新生之后,杨守文实际上还保持着当年刚从警校毕业的那份冲动。这是唐朝,是气象万千,拔剑长歌的大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