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四十二章 结义

杨守文竟无言以对,看着盖嘉运,心里有一种想要抽他的冲动。
“带上我。”
心中,顿时有一股暖流涌动。
相比之下,昌平的死伤相对要少一些,大约有一百多人。
不过杨守文知道,盖嘉运跟他出去,并不是真的想要去冒险,而是为了帮他救人。
“你才是鬼呢。”盖嘉运咳嗽着站起来,气呼呼道:“你和吉达在干什么?眼神那么古怪,不说话手舞足蹈不说,还笑得那么诡异,摸来摸去的,你们在做什么?”
他咳嗽一声道:“没什么,只是看风景。”
“呃……”
阿布思吉达连忙走到杨守文身边,学着杨守文的模样,和他并肩跪下,举手向苍天祷告。
“啊?”
“啊什么啊!”盖嘉运道:“带上我,我就带你们出去,否则你们自己想办法。”
是啊,他们要结为兄弟啊!可问题是,就算他有意见,想反对,杨守文能听他的吗?
“看风景?有什么好看的?”
不仅是杨承烈三人,还有城头上所有的人,都疑惑向这边看来。
杨兕子这家伙的力气太大了,勒得我快喘不过气了……
他说完,向杨守文两人看了过来。
“兕子,是我,盖二郎。”
此时,大雾散去,视线一下子清楚和图书了很多。站在城头,可以隐约看到投射车的轮廓,以及正在清理打扫战场的叛军。他站在那里,如同一块万年寒冰制作的雕像,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子阴仄仄的冷意,令其他人根本不敢在他身边停留片刻。
杨守文说结义的时候,两人以为就是嘴巴上说说,没想到他竟然会做出这般郑重的仪式。
“二郎,我们结拜吧。”
身上的冷意随之锐减,他拍了拍吉达的胳膊,而后转过身。只是他才转身,眼前就出现了一张满是血污的大脸。吓得杨守文二话不说,伸手一招锁喉手,就把对方按住。
杨守文说着,扭头看向了阿布思吉达,“吉达,你同意吗?”
好在这死伤的人,大都是后来补充的家丁。经历过昨日恶战的民壮,伤亡并不算太大。
杨守文轻声道:“昨天夜里,你跟着我救人,而且明知道那宝香阁是卢家的产业,连个眉头都没皱就跟着我。那会儿你不是胆子挺大,怎么现在却磨磨唧唧,好像娘们儿。”
杨守文说着,手指城外的尸骸道:“古有桃园结义,今日咱们就在这城楼歃血为盟。你我三兄弟,虽非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,从此以后手足相望,绝不背和*图*书叛。我杨守文愿与阿布思吉达和盖嘉运结为兄弟,请天地为证。”
可你要弄清楚,你可是县尉之子!这次过后,县尉一定会高升。而我呢,不过是一个团头的儿子。呵呵,你要和我结为兄弟,那是我高攀了,可是县尉会不高兴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盖嘉运原本是满面笑容,听到杨守文这句话,不由得愣住了。
“我的意思是说,咱们三个结为异性兄弟。”
他看向了卢昂,轻声道:“子山,你可知桃园结义是什么典故?”
盖嘉运眼中,露出了兴奋之色。
他这一跪,吉达和盖嘉运也懵了。
“你……”
盖嘉运深吸一口气,在杨守文下首也撩衣跪下来,拱手大声道:“我盖嘉运,今日效仿桃园结义,愿与阿布思吉达和杨守文结为异姓兄弟。虽非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,从此以后手足相望,绝不背叛。
他轻声道:“再说了,我又不是杀不得人!杨兕子你别小瞧人,比狠我未必会输给你。”
对这件事,阿布思吉达同样有顾虑。他看着杨守文,半晌后才犹豫着,点了点头。
呃……
“那可是叛军大营,或许算不得龙潭虎穴,但是会很危险。到时候,我顾不得你。http://www.hetushu•com
盖嘉运脸通红,拼命挣扎。
盖老军则露出欣慰之色,捻须微笑。
“嘿嘿,这样最好!”
杨守文松开了盖嘉运,他扶着女墙大口喘息了一会儿,“办法当然有,不过我有条件。”
要不要说的这么暧昧啊!
杨承烈目瞪口呆,感觉有些茫然。
卢昂也是一脸的茫然,向盖老军看了过来。
杨守文胆大包天,他阿布思吉达也不是孬种。在跟随杨守文之前,他没少一个人冒险。不过是叛军营地而已,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。杨守文敢去,他也不害怕。
盖嘉运说完,硬是挤到了杨守文和阿布思吉达中间,扶着女墙,伸着脖子往外看。
而三国演义,是明代的作品,而他的作者罗贯中,天晓得这时候是在什么地方呢。
盖嘉运顿时胀红了脸,大声道:“你都不在乎,我怕什么?结义就结义。”
“什么条件?”
杨守文突然开口,不远处阿布思吉达便跑了过来。
而杨守文和阿布思吉达也都露出笑容,三人目光相触,刹那间心领神会,向着苍天叩拜三次。
盖嘉运顿时惶恐了,轻声道:“杨兕子,你看得起我,我自然高兴。
说完,杨守文退后一步,撩衣跪下。
盖嘉运和阿布hetushu•com思吉达面面相觑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有点发懵。
“别看我,你二人都读过书,你们不知道的事情,别来问我……不过,杨文宣你确定你听清楚了?你儿子要和我儿子,还有一个胡儿结拜为异姓兄弟,你没有意见吗?”
这小子也是个天生爱冒险的家伙!
请天地为证!”
平日里好像什么都不在乎,可你那么宠幼娘,怎可能置之不理?不过,想要出城可不容易。城门已经堵死,你要从城楼上出去,肯定会惊动县尉,到时候可就麻烦了。”
“干什么,你干什么?”
清晨的鏖战,叛军死伤大约在三四百人的样子。
杨守文把战况呈报之后,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女墙后,向城外眺望。
“说的你好像天下无敌,我盖嘉运堂堂男子汉,何需你来照顾?”
远处,杨承烈疑惑看着盖老军,“老军,我家兕子什么时候和你家二郎关系这么好?”
“他们在干什么?”
那意思是:天黑之后,咱们出城去救人。
杨守文沉默了,片刻后突然伸手,搂住了盖嘉运的脖子。
他用手指了指外面的军营,没有说话。又指了指天,然后便看着吉达一言不发。
“你才是娘们儿!”
“我交朋友,何需他来过问?”
“他们http://m.hetushu.com这是……”
“吉达!”
阿布思吉达咧嘴笑了,用力点了点头。
“走路不带声,你是鬼吗?”
只是,物资消耗了很多。
杨守文也笑了,那张原本因为严肃而变得有些冷酷的脸,一下子冰雪消融。
杨守文看着他,半晌后轻声道:“二郎,我们是去救人。”
“还有吉达,咱们来个桃园三结义,你看如何?”
“呵呵,孩子们打闹一下,总是好的。”
“你先松开,松开我!”
杨守文这才想起来,桃园结义是《三国演义》的梗。
杨承烈三人顿时被吸引住了目光。
“你是昌平的地头蛇,有办法吗?”
“你神出鬼没的,干什么?”杨守文也认出是盖嘉运,连忙收手,没好气的骂道。
“别你啊你的,我还不清楚你吗?
他没有回头,却压低声音道:“杨兕子,你是不是想出去找慕容玄崱?”
如果盖嘉运知道盖老军这时候的想法,一定想死的心都有。
杨承烈激灵灵一个寒蝉,这才反应过来。
“杨兕子,现在是深秋,桃花都是在暮春开放……而且,我也不记得昌平有桃园。”
这孩子终于明白了我的苦心,杨兕子日后只要不死,必成大器,和他搞好关系,将来也能有个照应。
“你看,吉达已经点头了,你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