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四十三章 似乎不对劲

只是,不等杨守文回答,忽听到城外一声巨响,紧跟着从城外叛军的阵地上,飞起了数十个巨大的火球,朝着昌平城楼飞来。
盖嘉运手中的武器,已经从之前的大刀,换成了一口斧头。
盖嘉运年纪最小,是三弟,而杨守文就变成了二哥。
可是,他不甘心!
城上的人们立刻靠着女墙蹲下来,就看到一枚枚燃烧的礌石掠过空中,轰隆隆向城里飞去。
他真正的一击,应该是在今天凌晨。凌晨那次攻击失败之后,他就已经决意撤兵。”
杨守文没有再接话,沉吟片刻后,猛然转身,跑到了杨承烈身旁。
杨承烈盯着杨守文,一字一顿道:“现在,我们只有固守昌平,等待援军到来!”
杨承烈走到了杨守文身旁,看着蜂拥而来的号室人。
卢昂闻听,露出疑惑之色。
“二兄,你老说桃园结义,到底什么意思?”
……
“可是他们的威胁,没有静难军大。”
从对方的衣着上,杨守文已经辨认出了身份,忍不住疑惑问http://m.hetushu.com道:“怎么靺鞨人上来了?”
昌平城外,烟雾缭绕。
城下,盖嘉行和敬虎带着人立刻调整投石车,向城外进行还击。
盖嘉运最终还是忍不住,把心中的疑问说出。
“兕子,我知道你的想法,但恕为父无能,实在无法反击了。”
“兕子,有古怪啊!”
而后来补充上来的家丁,更是乌合之众。好在有杨承烈三人强行压制,这些人才不至于出现混乱。可饶是如此,当攻防战到了尾声的时候,昌平死伤又增加了两百余人。
“父亲……”
“我……”
若非有叛军已箭阵和投石车进行压制,他们的威胁会减弱很多。不过比之昨日,号室人今天的攻击显得更加凶猛。而且他们获得了更多攻城器械,使得城头上的伤亡数字,也在不断增加。
杨承烈三人相视一眼,不约而同点了点头。
而这时候,杨承烈等人也正在讨论这件事,杨守文跑过来,身形还未站稳,便开口道:“父亲,不和*图*书对劲。”
两日鏖战,昌平已经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去反击了!
杨承烈没有开口,目光灼灼,盯着城外。
一具具投射车仍摆放在那里,而静难军的弓箭手,则颇为有序的向后撤退。
话到嘴边,杨承烈闭上了嘴巴。
相比之下,身为三弟的盖嘉运可没有猛张飞的武力。一般的场面还行,但是在战场上,还是有些危险。不过,有吉达在他身边,想必那些号室人也不可能伤害他。
杨守文顿时兴奋起来,大声道:“咱们这时候追击,说不定……”
同样的,号室人伤亡,应在五百往上……
可他却派上了靺鞨人……他想要保留实力?让号室人消耗我们的力量?”
三人结拜之后,站起来相视而笑。这简简单单的仪式,一下子让三人之间多了一种无形的联系。
“靺鞨人?”
杨守文头也不回,低声回答。
“这些獠子,可真够凶悍。”
杨守文同样有自保之力,甚至更甚于吉达。
卢昂站起来,跑到内墙边上大声喊喝和图书
阿布思吉达和盖嘉运走过来,站在杨守文的身后。
阿布思吉达年纪最大,是大哥。
“不知道!”
杨守文看了他一眼,“估计慕容玄崱有诡计,父亲你要小心。”
如今昌平,只剩下三四百乌合之众……张进战死,马思道战死,马十六战死,真正的战斗力,几乎是死伤殆尽。剩下能战之人,或多或少都受了伤,就连杨守文也是这样。
相比起静难军的攻势,号室人攻击显得杂乱无章。
“什么不对劲?”
杨承烈接着道:“子山,你仔细想想,那叛军是何时发动的攻击?”
杨守文向阿布思吉达叮嘱了一句,吉达点点头,提着枪就跟在了盖嘉运的身边。
杨承烈吸了一口气,轻声道:“我这两日在想一个问题,叛军攻占了昌平,有什么好处?”
盖嘉运说着话,抄起一口大刀,便跑了过去。
“兕子说的不错,我们也觉得不太正常。
杨守文站在女墙后,看着正在后退的号室人,眉头紧锁。
杨承烈看了他一眼,“差不hetushu.com多是这样。”
紧跟着,从城下传来了一阵惨叫声。
脑海中,一道灵光闪过。
“还击,投射车还击!”
昌平,失去瓮城的掩护之后,防御力减弱不少。
“是在张都督兵发五回岭之后。此前,静难军虽然做出咄咄态势,但实际上一直在按兵不动。看得出来,慕容玄崱并不想消耗自己的人马。他真正攻击居庸关,是在我交了地图,张都督随后兵发五回岭之后。慕容玄崱攻克居庸关,兵临昌平并非是真的想要占领昌平,而是要借此机会,迫使张都督率兵从五回岭回援。”
“这个……”
盖嘉运点点头,“这话倒是不假……獠子攻势虽然很猛,而且杀法也很凶悍,可是压力没有静难军带来的大。如果是静难军攻击,咱们的伤亡至少要增加一倍。”
杨守文探头,透过垛口向城外观望。只见从叛军大营中冲出一群身穿兽皮的家伙,手持刀斧向城楼扑来。
“既然如此,父亲为什么不出兵追击?”
“兕子,你听我说!”杨承烈陡然提高了http://www.hetushu.com声音,厉声道:“你觉得,我们有反击之力吗?”
夕阳,斜照昌平。
“敌袭,所以人闪避。”
众人齐刷刷,把目光对准了杨承烈。
慕容玄崱老谋深算,怎可能在这个时候,犯下这种错误?若是他静难军继续攻击,说不得我们的伤亡会更加惨重。最迟明早,昌平将无兵可用,只能束手待毙。
盖老军那粗矿的声音,回荡在城楼。
不过,那斧刃已经出现了缺口,差不多等同于报废。他把斧头丢在了一旁,忍不住骂道:“这些家伙就不怕死吗?一个个不要命的往前冲,比静难军凶悍多了。”
杨守文反应过来,“所以,占不占领昌平,对慕容玄崱并不重要。
吉达的武艺,自不用担心。
“啊?”
杨承烈突然道:“慕容玄崱要跑!”
“外面的叛军!”
“你也是!”杨承烈心里松了口气。杨守文终于开口了,也让他放心了许多……不过,大战即将来临,他没有功夫和杨守文废话,便转身再次跑到卢昂身旁。
“大兄,跟着他,别让他出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