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四十六章 出城

毕业之后参加工作,没多久就开始缠绵病榻,瘫痪了十几年。这种情况下,杨守文自然不可能有太多的异性接触。甚至到他重生之前,他都还保持着童子之身。
杨守文连忙一手抱着悟空,一手挨个抚摸了三只小狗,才算安静下来。
应该不会吧!
这是我的妹妹!
杨守文摸了摸悟空的脑袋,“让它们这里陪我一会儿吧,青奴你去玩吧。”
杨守文拍了拍田不辣,“兄弟,多谢了。”
墙后是一条小巷,盖嘉运和田不辣守在墙下。
杨守文一时间,竟无言以对。
杨守文伸出手,用力揉了揉杨青奴的脑袋。
那我岂不是萝莉控了吗?
“嗯?”
“嗯?”
杨青奴一扫心中的阴霾,脸上多了几分灵动的笑容。
“如果有一天,奴奴也被人抓走,大兄会像对幼娘那样,来救奴奴吗?”
而宋氏则有些疲惫了,带着青奴回房睡觉。临睡前,青奴把悟空它们叫走,也让杨守文变得清闲许多。
“大兄,你把奴奴的头发都弄乱了http://m.hetushu.com。”
他回到房间,换了一身衣服,然后把枪横在身前。
前院的喧嚣,渐渐平静下来。
“大兄,那你好好休息,然后去把幼娘救回来,一定要救回来哦。”
今晚,月光皎洁,说实话真不是一个适合夜行的晚上。街上不时会有巡兵出现,好在田不辣地头熟,带着杨守文一行人穿梭在坊间,左一拐右一转,神不知鬼不觉的竟穿过了大半个昌平县城。
杨守文原本在逗弄悟空,听到杨青奴这句话,不由得一愣,扭头向她看了过来。
嗯,妹妹,一定是妹妹!
“如此,你来带路。”
“杨兕子这是哪里话来,能为杨兕子做事,是田不辣的福分。
阿布思吉达站在门外,不过却换上了一身黑衣,背着一副弓箭,长枪也用黑布包裹起来。
“大兄。”
从墙后面传来了敲击墙壁的声响,杨守文和阿布思吉达再次相视一样,而后纵身跃起,双手搭在墙头上,两臂用力,身体呼的腾空http://www.hetushu.com而起,轻飘飘便翻过了墙头。
闭上眼睛,慢慢吐纳,平稳的呼吸,让心境越来越平静,渐渐进入到一种古井不波的状态之中。戌时过去不久,门外传来脚步声。杨守文睁开眼,纵身从床上落地。
不止是悟空,八戒沙和尚和小白龙都飞奔而来,不过悟空跑在最前面,噌的一下子便跳到了杨守文怀中。其他三只小狗见此情况,便围着杨守文开始哼唧、抓挠。
虽然不是亲妹妹,可我们的身体里,都流淌着杨家的血液。
他忙笑着道:“没事,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。”
杨青奴一句话,令杨守文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。
杨青奴忍不住嗔怪起来,嘟起了嘴,鼓着腮帮子,活脱脱一副肉包子的模样。
空空空!
话说完,杨守文却突然愣住了!
田不辣手指城墙下的一座庙宇,轻声道:“里面有一个狗洞,顺着狗洞出去,就是云水泽。小人已经命人提前出去找船,现在应该就在外面等着。杨兕子你们出去后直和图书接登船,然后带你们上岸。小人也就这些本事,只能帮杨兕子你到这里了。”
杨守文笑了,轻声道:“你是我妹,我亲妹……莫说不会出这种事,就算是真的发生,我会拼了性命救你,就像救幼娘一样。小丫头不要胡思乱想,听到没有?”
“这里面整日里都在想些什么?”
杨守文点点头,目送杨青奴娇小的身影离去。
杨青奴低着头,轻声道:“还用人告诉吗?幼娘被掳走,大兄怎可能坐视不理?刚才吉达和那个盖二郎鬼鬼祟祟来找大兄,就算是猜,也能猜出来一个大概。
“嗯嗯,奴奴知道。”
“谁告诉你的?”
杨青奴,则坐在了杨守文身边。
“二兄,都弄好了。”
可实际上,小丫头并不坏。
两人相视,点了点头。
幼娘的年纪那么小,我怎可能……
杨守文关上门,和阿布思吉达一起来到后院墙下。
他把悟空放在身边,然后把脚放在门廊上,靠着廊柱,沐浴在月光中,手放在悟空它们几个那毛茸茸的身上,m•hetushu.com一如以前菩提在他身边时的模样,看着空荡荡的庭院发呆。
“大兄,你怎么了?”
夜色,越来越浓。
……
一行人走出小巷,沿着长街而行。
“前面就是关帝庙。”
就在杨守文开始犯迷糊的时候,杨青奴的声音把他从茫然之中唤醒过来。
在不知不觉中,他会有意无意的疏远杨青奴。也许他自己没有觉察,但小孩子的心很敏感,再加上有幼娘那样的对比,杨青奴不傻,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呢?
“你要去救幼娘吗?”
杨青奴低着头,幽幽问道。
他来到门口,把房门打开。
田不辣也不客气,便走在了前面。
宋三郎一家干脆就住在了前院,非常时期也好彼此有个照应。
杨青奴把悟空放下来,小狗立刻欢叫着,朝杨守文跑过去。
她站起来,叫喊悟空它们过来。只是悟空却趴在杨守文怀中不肯动,就连八戒三个,也没有反应。
说实话,杨守文一开始对杨青奴没有什么好感。这小丫头刁蛮、任性,而且嘴巴也毒,说起话来肆无和*图*书忌惮,很容易伤人。也许正是一开始杨青奴和幼娘之间的冲突,让杨守文对她感官不好。虽然后来关系缓解了,可他还是不太喜欢杨青奴。
对了,刚才上面传下话来,要我们加强警戒。外面的巡兵增加了不少,咱们路上要小心一点。关帝庙那边我已经安排妥当了,只要咱们一到,那边就会有人接应。”
奴奴又不痴,哪还能不知道大兄的心思。”
杨守文笑着点点头,“那当然……对了,青奴你要为我保密,否则阿娘会担心的。”
事实上,前世的杨守文,大学里刻苦读书,少与女性接触。
杨青奴是妹妹,那幼娘算什么?一直以来,他把幼娘当作自己的小妹妹来看待。可现在,他有一种感觉,如果真让他把幼娘当作妹妹的话,他心里又好像不太情愿。不是妹妹,那又是什么?难道说……杨守文眉头一蹙,不自觉的摇了摇头。
“那奴奴过一会儿再来找它们。”
“大兄?”
他低头看着杨青奴,小丫头正低着头,用衣带缠绕着手指头,不敢抬头看杨守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