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一 塞上雪

第一百四十九章 追击

慕容玄崱送来的酒肉足够让他们食用,这些家伙也就放开了肚子,一个个酩酊大醉。
堇堇佛尔衮一来是伤势疼痛难忍,二来是因为损失惨重,昌平却依然没能攻破,心情烦闷。再加上慕容明玉的劝说,堇堇佛尔衮认为静难军会帮他们看守营地,所以干脆让手下的号室人一同饮酒。
“盖二郎不是已经说了,杨兕子他们已经走了很长时间。
他和阿布思吉达各自上马,然后又牵了一匹马,沉声道:“回去吧,把消息传给我父亲。”
杨守文这才留意到,那匹马的背上绑着一个人,而且少了一只胳膊,醉醺醺不省人事。
临走,他还丢了一个麻烦在这边。可以想象,如果不是杨守文他们冒然行动,那些号室人一旦发现慕容玄崱逃走,也会四处逃逸。这帮家伙,原本就是一群土匪。到时候,一定会给昌平制造很多麻烦。而这样一来,慕容玄崱就可以从容撤退。
杨承烈不再废话,两脚一磕马肚子,那匹马希聿聿长嘶,便朝着居庸关方向追去。
等他醒来,得知自己的人马要被撤换下来,顿时大怒,还跑去找慕容玄崱吵闹了一顿。
盖嘉运跨坐马上正在飞奔,忽见前方有人拦路,下意识就举起大刀。
可没有想到,即便是有慕容玄崱攻城器械的掩护,号室http://m•hetushu.com人最终也未能攻破昌平县。
如果盖嘉运是那种骑术高明的人,自然很稳。
他立刻明白了杨承烈的意思,招手唤来一个勇壮,让他和盖嘉运一起,压着堇堇佛尔衮到昌平调集人手。他则与敬虎带着四十九名勇壮,准备立刻前去截杀溃兵。
这时候,杨承烈也看清楚了马上人的长相,眉头不禁一蹙,便长身而起,拦住了去路。
杨守文等人趁着叛军大营混乱杀出重围后,足足跑了十里,才停了下来。
现在,咱们怎么办?
在他看来,昌平破城已为时不远。
此人的警惕性很高,而且也非常小心,足智多谋。
这家伙,不愧是妫州灵狐。
原来,阿布思吉达和杨守文等人分开之后,潜入大营之中。不过,他摸到了堇堇佛尔衮的大帐里,还找到了一个清醒的家伙。虽然吉达不会说话,但是用手势,还是让那个号室人明白了他的意思。那号室人不但说出了堇堇佛尔衮的身份,更把事情的经过,详细告知了吉达。
“三弟,你带着堇堇佛尔衮回昌平。”
这样一个对手,只凭杨守文和阿布思吉达两个人,真可以成功吗?
仗打到了现在,昌平县城的人还不知道堇堇佛尔衮的存在。
堇堇佛尔衮受伤http://www•hetushu.com后,直接昏死过去。
盖嘉运呲牙咧嘴,看上去有些痛苦。
“是盖家二郎!”
“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,我本来想追上去,可我的马驮了两个人,实在是追不上。”
话说到这份上,管虎和敬虎也不好再阻拦杨承烈。
盖嘉运一脸懊悔之色,看上去有些不高兴。
杨承烈等人,则面面相觑。
请转告我爹,就说我去追击慕容玄崱。
身后,没有追兵。
我想杨县尉怕是追不上他们……其实他心里也明白,只是想要试一试,尽人事吧。”
他们只知道攻打昌平的獠子,好像是靺鞨人。但究竟是哪一支靺鞨人?他们的首领是谁?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所有人都是两眼一抹黑,什么都不知道。也难怪,这时代虽然也重视情报,但不可能传送到县城一级。似杨承烈这些人,在唐代也就是最基层的官员。他们也没有那个能力去建立情报体系,打探对方虚实。
此前,杨承烈等人的确是觉察到了一些蛛丝马迹,但是却没有想到,慕容玄崱会如此果决。
好在,慕容玄崱并没有嘲笑他,反而让慕容明玉送来酒肉,犒赏号室人。
“那大兄和二兄呢?”
“啊?”
“老虎,敬奉宸,你们立刻派人回去通知城上,让老军和卢子山调集所有人马出城,http://www.hetushu.com阻击截杀那些獠子。这一场大火,獠子就算能逃出来,人数也不会太多,更不会有什么战斗力。尽可能把这些獠子捕杀,这样我们也能减少一些麻烦。”
“二郎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这时候,杨承烈连忙跑过来,把盖嘉运扶起来,“二郎,你怎在这里?兕子呢?”
兕子这个混帐东西,胆子也太大了吧……他怎么能,怎么敢就这么大的胆子,两个人就跑去追击慕容玄崱?
昨日,慕容玄崱突然让他把号室人推上战场,堇堇佛尔衮也没有多考虑。
管虎叹了口气,轻轻摇头:看样子,就算杨县尉追上,也无法让杨兕子回头。
“县尉,你呢?”
马越来越近,管虎突然开口道。
……
盖嘉运喘了一口气,慢慢把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。
盖嘉运还想争辩,但杨守文却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。
只是这个‘稳’,是相对而言。
号室人嗜酒如命,再加上伤亡太大,所以心情都不太好。
吉达比划完,就盯着杨守文。
“可是……”
刚才盖嘉运在突围时,被号室人打伤,身上鲜血直流。
杨守文沉吟良久,目光转到了盖嘉运身上。
杨承烈这才觉察到,自己手上湿漉漉的。再仔细看,手上都是血……盖嘉运的衣袍被鲜血浸透,后背上、胳膊上的伤口清晰和*图*书可见,甚至有些恐怖。他咬着牙道:“回叔父的话,二兄和大兄追击慕容玄崱去了,他们抓了个俘虏,让我带回来。”
他两手飞快的比划着,意思是说:我没有找到什么慕容明玉,只发现了一些静难军的伤者。慕容玄崱也不见踪影,估计是趁着堇堇佛尔衮喝醉后,撤离了昌平。
经过今天这些事情,杨承烈对慕容玄崱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。
管虎久居幽州,对獠子的性情也多少有些了解。
时间,要倒退大约半个小时。
“我知道!”
“我们要继续追击慕容玄崱……幼娘还在慕容玄崱的手中,如果不抓到慕容玄崱,就无法救出幼娘。我答应过婶娘,一定要把幼娘救回来……你现在已经受伤,不适合长途跋涉。所以,堇堇佛尔衮就交给你带回去,交给我父亲来处置。
可惜,他的骑术很普通。毕竟他生活在县城里,骑马的机会不多。再加上马背上还横了一个人,战马仰蹄直立起来后,先把那马背上的人摔下来,而后连盖嘉运也给掀翻在地。
“我要去把那两个混帐东西追回来。”
说走就走,一点都不留恋。
杨承烈有些糊涂,特别是当他听说杨守文和阿布思吉达跑去追击慕容玄崱,就更加不安。
“大兄说,这厮好像是堇堇佛尔衮。”
杨承烈这心里不由得一阵烦躁和图书,他突然站起来,伸手把盖嘉运的那匹马牵过来。
诶呦一声惨叫,盖嘉运躺在地上,唐刀脱手。
“堇堇佛尔衮是谁?”
杨承烈咬着牙,恶狠狠道:“这两个混帐东西,胆子也太大了……两个人就想追杀几千静难军?慕容玄崱的实力并未受损,他二人就算追上了,也是自寻死路。”
看着杨承烈的背影,管虎突然道:“敬奉宸,你以为县尉能追上吗?”
不过,伴随着杨承烈那一声沉喝,盖嘉运也分辨出来,收刀勒马。战马希聿聿长嘶一声,仰蹄直立而起,在原地打了个转,随后前蹄落地,稳稳的停了下来。
……
说完,他和阿布思吉达便打马扬鞭,趁着夜色向居庸关方向追去。
请他放心,我不会莽撞行事。如果不能把幼娘救回来,我绝不会返回昌平。”
杨承烈露出茫然之色,扭头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好像死人的家伙看去。这家伙身材短粗,一看就是个凶悍的货色。不过,一只胳膊没了,脸色惨白的没有半点血色,身上还带着一股子浓浓的酒味。
询问之下,才知道这家伙是号室人首领,堇堇佛尔衮。
慕容玄崱已经跑了?
“二郎,是我。”
“俘虏?”
“县尉,那你可要速去速回,县城里还需要你来主持局面呢。”
马蹄声,渐渐远去。
杨承烈的嘴角,轻轻抽搐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