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在滦河观风景(一)

“原大娘,你来了。”
奚人的不断袭扰,令部落也无可奈何。
一路上,他不断收拢溃兵,袭扰那些弱小的部落。
杨守文不断适应着这种追击的过程,耐心越来越大。
她说完,上前拍了怕杨守文的肩膀。
帐篷旁边,有一个简易的棚子,里面垒砌了一个火炉。
吉达,在突厥语里本来就有长矛的意思。加上他性子坚韧,沉默寡言(哑巴),且出手狠辣,一如草原上的孤狼。所以,这部落里的人们,都称呼吉达做‘狼矛’。
帐篷外的拴马桩上,系着一匹神骏的高头大马。
“杨大郎,歇歇吧。”
万岁通天元年的契丹人之乱,奚人同样也有参加。只是他后来见情况不妙,又马上和突厥人联手,从背后狠狠捅了契丹人一刀。之后,奚人靠着突厥人稳住阵脚。
天气很冷,几乎是滴水成冰。可杨守文身上却汗涔涔,更冒着一股白色的雾气。
而在距离黑马不远处的帐篷门口,则插着一根鹅卵粗细的大枪,通体黝黑,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。
滦河,是一条独流入海的河流,直入渤海。
慕容玄崱撤离昌平之后,出居庸关,过妫州,一路向北。
那马体高在五尺向上,也就是一米五以上m.hetushu.com的高度。身体呈管状,胸部窄,背部长,肋骨架浅,趾骨区长而不显,后区则略窄,但强健有力。臀部略长,肌肉发达,呈正常的倾斜角度。
杨守文和原大娘相遇,也是一个偶然。
可是,那武列水和滦河交界之处,兵荒马乱,且荒凉贫瘠。
一个身高大约在176公分上下,体形单薄的少年,正光着膀子,抡锤敲打通红的铁块。
可是,他又没有办法阻止,期间他和阿布思吉达几次暗助小部落,试图进行偷袭。只是,草原上本就是强者为尊,适者生存的世界。小部落见慕容玄崱势大,所以抵抗也就不甚激烈。杨守文两人虽然杀了近百名静难军,但却无法阻止慕容玄崱的势力越来越大……刚开始的时候,杨守文以为这回事一次速战速决的追击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慕容玄崱东出长城,杨守文意识到,这将是一次漫长的追击。
“大郎,我们要出发了!”
杨守文犹豫一下,轻轻点了点头。
“杨大郎,这么早你就开工了?”
不过,她没有询问杨守文两人的目的,甚至还为杨守文掩饰身份,让两人在部落中落脚。
更可怕的是,他们还要面对来自于奚人http://www.hetushu.com的袭扰。这里,依旧是大唐治下,名为饶乐都督府。不过,朝廷对这里的控制力度,几乎为零。生活在这里的游牧民族,以奚人为主。这是个喜欢蛇鼠两端的民族,即归附朝廷,同时又与突厥人交好。
而站在棚子外面的女人,也是他的熟人,那个当初在孤竹托付了杨茉莉的原大娘。
杨守文眼看着慕容玄崱的兵马越来越多,也不禁暗自叫苦。
无奈之下,部落的人们在经过商议之后,决定继续北上,前往赤山落脚。
天晓得,朝廷大军回来之后,会不会对孤竹进行报复?毕竟,那些靺鞨人出自孤竹。
杨守文本不愿意同行,可是后来听说这支队伍会路过滦河,也就是如今慕容玄崱盘踞之地,他立刻改变了主意。只是没有想到,就在他们抵达滦河的时候,一场暴风雪突然袭来,令他们不得不暂时停下,在滦河畔安营扎寨,等待风雪停息。
“我就知道,县尉之子,又怎会随我们同行?”
耆甲高过普通的战马,长且肌肉发达。
他要抓住慕容玄崱,打听幼娘的消息。可慕容玄崱却非常小心,而且为人很机警谨慎。他坐镇中军,身边总跟随着一个三百人之和-图-书多的卫队,守卫可称得是森严。
女人站在棚子外面,笑呵呵与少年招呼。
后因讹而改名为濡水。随着胡汉交融越来越频繁,越来越深入,到了唐代已经变味滦河。
一个三十多岁,看上去非常健壮的女人穿过部落,来到河边的一个帐篷外。
他生就一副清秀的面容,脸上的线条很柔和,还带着一种呆萌的气质。
圣历元年十一月,一场暴风雪突然来袭。大雪整整持续了两天才停下来,厚厚的积雪可以没至膝盖,千里莽原冰封,只见白皑皑满目苍茫,令人顿生寂寥之意。
等到了滦河的时候,原本只有三千多人的静难军,竟然壮大到了七八千人,声势颇为骇人。
而在其上游,也就是后世的围场地区,此时还是一片蛮荒之地。
一开始,原大娘等人在观察局面。
这,需要耐心和时间。
最重要的是,赤山契丹与突厥和靺鞨人交好,正不断招拢契丹子民。
此刻,这匹黑马正静静站在那里,不时发出一两声轻弱的响鼻。
坐落在滦河东岸的一个部落里,草原上的牧民们正穿着厚厚皮袄,清扫着积雪。
可随着慕容选择败北,原大娘等人也不敢在孤竹继续居住。
杨守文艺高人胆大,却不代表他会和-图-书莽撞行事。
赤山归属于松漠都督府,同时又是契丹人控制的地区。如今的契丹人虽然已不复早先李尽忠时期的强盛。但盘踞赤山,依旧是不可小觑的力量,无人敢去轻视。
“是啊,反正呆在这里,也无事可做。”
那三百卫队,号称灵狐卫,据说是慕容玄崱从静难军中千挑百选出来的锐士。一对一,乃至一对十,杨守文都不会畏惧和退缩。可一对三百,就算是有吉达相助,也不可能取胜,更不要说抓住慕容玄崱。慕容玄崱机警如狐,一旦失败,再想动手就会变得非常困难。对付这个家伙,杨守文和吉达都认为,需要一击必中。
少年,赫然正是杨守文。
他头发披散,在身后用一根黑色带子扎起来,好像马尾一样拖在身后。光着膀子,挥舞着铁锤。每次铁锤敲砸在铁块上,都可以看到那单薄的身体,竟分歧曲线柔和的肌肉。
肩宽,弧度良好,皮毛亮泽而皮很薄。这匹马的体型极为饱满又没,头细颈高,四肢修长。它体形优美,在衬以高昂弯曲的颈部,更凸显出它完美的身形曲线。
那帐篷不是很大,只能容两个人居住。
滦河,古称渜水,因发源地有众多温泉而得名。
再过几日,还会降温,如hetushu.com果你们打算在这里长留的话,最好找个妥当的地方安顿。已经是隆冬了,天晓得暴风雪何时会再来。这帐篷撑不久,你们要早作打算。”
靺鞨人偷袭居庸关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等于是把原大娘他们也都卷入了战乱之中。
在十月中,他们于滦河下游,也就是武列水和滦河交界处之处,遇到了原大娘一行人。
武则天登基之后,对外战事接连失败,令奚人渐渐向突厥靠拢。
原大娘口中的狼矛,就是阿布思吉达。
原大娘他们是从孤竹逃难而来。
滦河已经结冰,河面上甚至可以行驶马车。
少年停下锤,转过身来。
乍遇杨守文两人,原大娘也非常惊讶。
原大娘看着杨守文,轻声道:“虽然不知道你们的目的,但我想你不会和我们一起走吧。”
部落里,以契丹人为多,投靠赤山,自然能够得到关照,也是大家最终同意的原因。
那日,他和阿布思吉达从昌平一路北上,追踪慕容玄崱的叛军。
他先是收拢了清夷军的溃兵,而后攻占广边军,强渡潞水之后出长城继续东进。
“帐篷就留给你,待会儿我让人再松懈酒食。
“狼矛又去打猎了?”
那柄大锤,约摸着有十几斤重,但是在少年的手中,却轻若无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