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五十五章 被遗忘的名字(上)

“那战报上说,杨守文年十八岁,与孩儿同岁。他父亲名叫杨承烈,是昌平人……我记得,母亲当年派人打听回来的消息也说,那人的父亲叫做杨承烈,对吗?”
最后一句话,韦氏的语气有些阴冷。
“卢舍那,不会那么巧吧。”
太子李显一大早就入宫请安,太子妃韦氏正端坐梳妆台前画眉。
已过而立之年的韦氏,依旧美艳动人,丝毫不显老态。她本是名门之后,乃京兆韦氏之女。李显第一次做太子的时候,韦氏因为姿色美艳,被封立为太子妃。
“你真的认为,是同一个人吗?”
之所以是叫卢舍那,也是为了讨武则天的欢心。因武则天崇佛,故而李显和韦氏干脆给李重润起了一个佛家的名字。李重润闻听,心里一咯噔,连忙闭上嘴巴。
虽然李显回来的时候,已经改回原来名字的李旦表现的非常亲热,更没有一句怨言。可韦氏能看得出,李旦眼中流露出来的不甘,以及那极力掩饰的浓和*图*书浓恨意。
李重润用力点了点头。
李显,性情温和。
杨守文?
他又走到门口向外面看了一眼,这才返回韦氏身前,轻声道:“母亲,可还记得杨守文?”
“母亲,孩儿记下了。”
“已经十二年了吧……我记得那时候你才五岁。对了,你为何提起这个名字呢?
不过,据传回来的消息说,那一家人已经离开均州,下落不明。十二年了,若你不提起这个名字的话,我险些忘了这件事。这么多年,想必他们都已经死了吧。”
韦氏走到门口向两边看了一眼,确定没人之后,这才回身道:“卢舍那,我与你说了多少次,要注意姿容仪表。你如今是皇太孙,他日你父登基,你便是太子。
本来,韦氏身居高位,注定了一声享受荣华。特别是李显在嗣圣元年登基之后,韦氏立刻被册立为皇后,可谓母仪天下,风光无限。可就在这人生最巅峰的时候,李显得罪了武则天,被武hetushu.com则天罢黜,贬为庐陵王,而后又被赶出长安,前往房州。
韦氏闻听,骤然倒吸一口凉气。
“卢舍那,注意仪表。”
李重润却沉默了,让韦氏顿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这,也让韦氏变得更加小心……
不等少年开口,韦氏脸一沉,厉声喝道。
韦氏梳妆完毕,正准备出门,却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。
“我就知道,母亲已经忘了此人。”
不过,她很快冷静下来,淡定笑道:“就算是,也可能是同名同姓,不是一个人呢?”
韦氏的眼中,透出一抹慈爱的光芒,轻轻掐了一下李重润的脸颊,而后坐在榻上。
“你这孩子,这么大了,怎地还这样顽皮?”
四个兄弟,客死容州。
所以李重润不怕李显,但是对母亲韦氏,却颇有些畏惧。
李重润用力点了点头,“世上没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,有一个杨守文同名同姓也就罢了,又恰好有一个名叫杨承烈的父亲?母亲,这种巧hetushu•com合,你能够相信吗?”
只有两个妹妹,因逃窜而获免,但却下落不明。
你道李旦,果真就甘心吗?
“好了,现在可以说了……你刚才慌慌张张,到底何事?”
韦氏苦笑摇摇头,站起来,在屋中徘徊……
时隔十四年,韦氏重返神都,已不复当年的轻佻姿狂。她深知,李显虽然被册立为太子,但位置并不稳固。外有武家兄弟蠢蠢欲动,内有自家兄弟在旁虎视眈眈。
“啊?”
李重润有些无奈,轻声道:“母亲还记得,均州武当山下,那对救了咱们的祖孙吗?”
“是!”
“弘农杨家,已经把他除名了。”
李重润咬咬牙,摇头道:“母亲,我在邺城看到一份战报,杨守文的名字就在其中。”
“可一个是弘农杨家,一个是……”
韦氏顿感一阵头大,坐在榻上,呆呆发愣。
“这名字听上去有些耳熟,却想不起来……是那家子弟?
“你是说……”
韦氏的脸上,顿时露出惊慌之色。http://m.hetushu.com
“那封战报,国老可曾看过?”
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少年,看年龄当在十七八的模样,相貌俊美,姿容不凡。只是他此刻却显得非常慌张,走进房间之后,甚至顾不得见礼,便开口道:“母亲……”
当年李显被贬,李旦随后登基。
“母亲,母亲!”
在房陵被幽禁期间,韦氏和李显经历了种种苦难。
当年你父亲到了房陵之后,也派人去打听过。
但没过多久,武则天登上皇位,李旦不得已禅让。失去皇位的李旦,为了讨好武则天,甚至把自己的姓氏做了更改。他改名为武旦,而后在东宫整整居住八年。
韦氏那美艳的面庞上,笼罩了一层阴霾。
这少年正是李显的长子李重润,小名卢舍那。
而他的家族,更在李显被废黜之后,境遇惨痛。韦氏的父亲韦玄贞流放钦州,并死于钦州;母亲崔氏,乃博陵崔氏之女,却随着韦玄贞一同发配,被钦州首领宁承杀害。
韦氏一愣,脸上露出疑惑之色。
宫女http://www.hetushu.com连忙一福,躬身退出房间。
而韦氏,对孩子却非常的严格。
洛阳,东宫。
听了韦氏的话,李重润一吐舌头。
李重润是李显的长子,早在李显第一次被册立为太子的时候,就被册立为皇太孙。
韦氏见他稳下来,这才轻轻点了点头,而后看了一眼身后的宫女,沉声道:“你们先下去吧,我与皇太孙有话要说。”
“国老身体不适,所以当天休息。那封战报只我一个人看到,然后就藏了起来……”
“怎么,我应该记得吗?”
似你刚才那样慌慌张张,若被皇上看到,定要说你不懂礼数……以后,要千万注意。”
李重润闻听,立刻收起嬉笑之色。
对了,我还没有问你。太子让你随国老前往邺县,是要你跟随国老学习。你不老老实实待在邺县,怎地跑回来了?杨守文又是什么人?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个名字?”
谁料想,八年之后,武则天的确是复立了太子,但人选并不是他。
之后,她为李显剩下一子四女,更得李显宠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