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遗忘的名字(下)

他父子这么多年在昌平隐姓埋名……孩儿就不相信,他不知道太子身在何处?若他有心投奔太子,早十年他就可以去房陵。可是十几年来,他一家宁可躲在那苦寒之地,也没有和太子联络,说明他本就没这个心思。孩儿派人去盯着他们,只要阻止他们和太子相见就好。等裹儿婚事完成,他就算有心捣乱,也没有用。”
娘以为,这对于太子而言,是一件天大的好事。如果太子能够和梁王结亲,有助于他在朝堂上站稳脚跟。要知道,太子离开中枢多年,在朝中全无根基。虽说有国老支持,但是……如果太子能早回来五年,不!三年也行,都不至于如此。”
话音未落,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如银玲般悦耳的声音,“母亲,什么事不要裹儿知道啊。”
“卢舍那,有困难吗?”
少女顿时笑逐颜开,上前抱住了李重润的胳膊,“大兄,裹儿前两日在宝香阁看到了一棵好漂亮的珊瑚树,比姑姑那棵珊瑚树还要漂亮,裹和*图*书儿想要,却囊中羞涩。”
为娘的,同样囊中羞涩!
韦氏则哭笑不得,指着少女道:“你这丫头,好好的女装不穿,偏喜欢这男儿的服饰。”
李重润道:“我已经抄录了一份,不过那战报里关于杨守文父子的消息,全部抹消。”
太平公主的那棵珊瑚,据说价值万金,是武三思今年送她的生日礼物。
李重润说的很有道理,“那这件事,可千万不要让裹儿知道。”
比太平公主那棵红珊瑚还漂亮?
我儿,委屈你了,为娘实在是帮不得你。
“对了母亲,刚才你们说,什么事不要裹儿知道啊。”
“高睿,怎么他也卷进来了?”
只是她那一身装束,却让韦氏感到头痛不已。
韦氏对眼前的少女,没有丝毫办法。
明明是一个倾城倾国的美少女,却偏偏一身男儿家的打扮,甚至还挎着一口宝剑。
韦氏闻听,不禁连连点头。
李重润已经明白了韦氏的心意,但脸色却更加难看和-图-书
她四个女儿,其他三个都规规矩矩,老老实实,惟独这个丫头……偏偏李显还最喜欢这个丫头,什么都宠着她,顺着她。以至于严肃如韦氏,也拿她没有办法。
韦氏和李重润心里一颤,忙抬头向外看去。
李重润闻听,一拍额头,露出苦笑。
少女瞪大一双乌溜溜的眼睛,天真看着李重润。
“裹儿,你怎么又穿你兄长的衣服。”
那岂不更贵!
高仲舒,就是高睿的次子,博通经史,在关陇地区名声极大。
看着韦氏和李重润那一脸的苦色,少女眼中闪过一抹狡佶之色,一双明眸更笑成了月牙。
“母亲,孩儿以为,也不必太在意杨守文。
一个被弘农杨氏开革出去的杨守文不可怕,可怕的是他背后还有一个荥阳郑氏。
哼哼,让你们骗我……
虽说五姓七宗这些年被打压的厉害,但底蕴犹存。
“有礼物吗?”
圣人喜怒无常,随时都可能把我一家赶回庐陵。卢舍那,娘不想再回去了http://www.hetushu.com……太子显然已经忘记了那件事情,就不要再让此人出现在太子面前。前些日子,梁王在圣人面前提出请求,有意和太子结为亲家,想要裹儿嫁给他的儿子武崇训。
而郑灵芝,更不是那被禁婚的七姓十家之内,他的妻子出身清河崔氏,母亲则来自于太原王氏。这一下子,就卷进来三姓大族。交好武三思固然重要,可若是得罪了三姓豪门,同样是麻烦不小。郑灵芝为人低调,但其背后的实力可不小啊。
“可是父亲却喜欢嘛。”
“母亲!”
李重润轻声道:“说来也巧,据说是杨承烈在昌平遇到了麻烦,让杨守文的弟弟代他去拜见郑灵芝。不想那杨瑞在赵州意外遇到了高睿,还破坏了突厥人的阴谋。高睿因此非常喜爱他,于是收杨瑞为义子,还让高仲舒亲自把他们送去荥阳。”
“这样最好!”
李重润心里一阵发苦,忙求援似地向韦氏看去。哪知道,韦氏却把头一扭,当作没看见。
“你……hetushu•com
那意思分明是说:你来解释。
却见一个绝美的少女,年纪大约在十三四的模样,正昂首挺胸的从外面走进来……
李重润最受不了她这种眼神,最后只得苦笑道:“再过两个月,就是裹儿的生日。
李重润则指着那少女,“裹儿,这衣服是我刚在幽兰坊请朱夫人亲手制作……我都没来得及试过,你怎么找到的?”
李重润苦笑道:“改没有改主意孩儿不知,但孩儿知道,高睿派人护送杨守文同父异母的弟弟前往荥阳去了。估计这个时候,他们应该已经抵达,并且见到郑灵芝。”
圣人对这桩婚事,似乎也颇有些意动。
说完,韦氏重重叹了口气。
一个小小的杨守文,竟然把这么多人卷进来。韦氏也是个果决的女人,可是面对这样的局面,她也不得不小心处理。一个不谨慎,她就会激怒整个关陇贵胄,以及中原世族。
韦氏露出赞赏之色,轻声道:“太子重回神都,但根基不稳。
少女美貌,即便是韦氏看到,都有些http://m•hetushu•com嫉妒。
李重润点点头,“杨守文的生母,是荥阳郑氏女,而他的舅舅,就是河南校尉郑灵芝。”
“藏起来好,藏起来好。”
李显如今,虽贵为太子。但初来神都,哪有闲钱?就算有闲钱,他也要买礼物孝敬武则天,更要去打点各方,拉拢关系。这都需要钱,李显已经有些吃不消了。
韦氏眼珠子滴溜溜打转,便看向了李重润。
“嘻嘻,笨蛋大兄,你以为把衣服藏在阿娜日房里我就找不到吗?
裹儿想要找的东西,就算是你埋在地里都能翻出来,更不要说阿娜日那小丫头片子。
“那杨守文流落昌平这么多年,郑氏都没有联络,难道他们改主意了?”
哼,我就吓了她一下,她什么都招了。”
韦氏这下子是真头痛了!
可我怎么解释?
韦氏闻听,顿时一阵头大。
韦氏点点头,目光一闪,盯着李重润道:“卢舍那,你可以解决吧。”
母亲让我给你一个惊喜,并且不许我告诉你。”
她的姑姑,就是武则天的女儿,太平公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