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五十八章 朝天一枪(下)

……
“我叫杨守文,昌平县尉杨承烈是我父亲。”
慕容玄崱接着道:“任务失败后,梅娘子已经完成了约定,所以也没有来找我……呵呵,所以你说的那小姑娘在什么地方,我不知道,只能去问梅娘子才可以。”
木易显得有些慌张,那杆尺寸略显短小的大枪也随之一乱。
事发突然,慕容玄崱全无防备。
慕容玄崱弃蹬就想逃走。
慕容玄崱把烤肉吞咽干净,露出了茫然之色。
探手拔出腰间宝剑,他举剑封挡。只听叮的一声响,枪尖击中了剑脊,发出一声脆响。那杆大枪钉在了慕容玄崱的剑上,好像黏在一起,枪杆随之出现了一个弧度极为诡异的弯曲。而那刺客,整个人好像就凝固在空中一样,枪身弯曲的弧度越来越大。
“就是你勾结梅娘子,夜袭我家,从我家里掳走的小姑娘!”
木易声音未落,慕容玄崱身侧的雪地中,突然间雪花飞扬。
杨守文心里咯噔一下,从慕容玄崱的表情里,看得出来,他似乎没有撒谎和图书
与此同时,木易手中大枪化作数十道枪影,五六名灵狐卫在瞬间被刺落马下。灵狐卫彻底懵了!而木易则趁此机会,纵马冲出了重围,朝着刺客逃逸的方向离去。
脚步声响起,慕容玄崱连忙扭头。
“原来如此,我说你怎么会千里追杀……那小姑娘,是你什么人?”
两匹马仰蹄翻飞,如同两道闪电。
“昌平县尉?”
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,居然想来杀我?不过,这小子年纪似乎不大,可胆子却不小!
一道人影从厚厚的积雪中窜出来,一杆大枪翻飞,瞬间就挑翻了跟随在慕容玄崱身旁的一名灵狐卫。他身法不停,在空中一个横挪,而后便生生向慕容玄崱扑去。
只见一个挺拔的身影走过来,伸手把他架起,便往外面走。
“你,是木易?”
当他睁开眼睛,就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漆黑之中。
慕容玄崱翻了个白眼,张口把那烤肉咬下来。
这是一个幽深的山洞,洞里弥漫着一股水汽,非hetushu.com常温暖。在不远处,点着篝火,火上架着一只狍子。那狍子已经被靠的金黄,油脂落在篝火上,发出噼啪声响。
篝火旁边,坐着一个人。
而刺客则抓着缰绳,拨马就走。
他想要挣扎坐起来,可是身子却被绳捆索绑,动弹不得。这一挣扎,自然引起了一阵声响。
慕容玄崱的坐骑呼的仰蹄而起,慕容玄崱在马上顿时失了平衡,连忙抓紧缰绳。带战马前蹄落地时,刺客已经坐在了马背上,抬手狠狠砸在慕容玄崱的后脖颈。
“将军怕是一天水米未进,饿了吧。”
想到这里,慕容玄崱立刻道:“休要杀他,留活口。
木易在马上左封右挡,看上去很狼狈。不过能看得出,这小家伙底子不错。被灵狐卫围在中间,虽然慌乱,但还能保持章法。若调教得当,倒是个堪可培养的胚子。
“小姑娘?”
慕容玄崱久经沙场,立刻就从那弧度中,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危机。本能的,他奋力挥舞宝剑,觉在这时,那枪剑突然和_图_书分离,刺客如雄鹰般猛然加速俯冲下来。
他催马向前走了两步,也就在这时候,木易突然大吼一声,气势顿时发生了变化。原本的慌乱,也似乎随着这一声大喝不见了踪迹,枪法更随之变得凶狠起来。
他取出一把刀子,从狍子身上切下一块肉,递给另一个人。
只是,木易胯下这匹马是汗血宝马,而慕容玄崱的坐骑,同样是千金难买的良驹。
那人看着慕容玄崱,慕容玄崱才发现,他的年纪似乎并不算太大。
“吉达!”
但刺客在空中显然已经完成了蓄力,口中发出一声暴喝,如虎豹雷音般回荡空中。
等到灵狐卫反应过来,那刺客已经带着慕容玄崱离去。
慕容将军,我不为难你,也不想害你性命,只要你能把那天从城中掳来的小姑娘还给我,我保证会放你离开。”
而那人却摆了摆手,又比划了几个手势,他这才把烤肉收回来,放进口中咀嚼。
这一系列的变化,过程不超过十息。
杨守文当然看出了他的动作,不过http://m•hetushu.com也没有去阻止,而是切下一块烤肉,递到了慕容玄崱嘴边。
“多谢慕容将军之前要手下留情,否则我怕也不能全身而退。”
慕容玄崱脸上,露出了几分不屑之色。
杨守文说着话,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。但是在火光中,却透着一丝诡异。
“什么小姑娘?”
说时迟,那时快,其实不过一息功夫。
杨守文,下意识握紧了拳头。
“慕容军使,你已经叛出了朝廷,早就不是什么将军了。”
灵狐卫虽然拼命追赶,奈何战马不敌对方,只能眼睁睁看着两匹马越来越远……
慕容玄崱,不禁生出了爱才之心。
慕容玄崱被拖到了篝火旁,搀扶他的人随即把他按坐下来,便走到了篝火的旁边。
慕容玄崱幽幽醒来。
不过,他毕竟戎马一生,凶险的场面经历过很多,所以并不慌乱。
不好!
“你抓我,到底要干什么?”
“呼!”
灵狐卫终于反应过来,催马就追。
“尔等何人,竟敢绑架本将?”
他的确是饿了,一边咀嚼和*图*书烤肉,一边含糊不清问道。
慕容玄崱却显得好不慌张,他长出一口气,然后沉声道:“杨守文,梅娘子虽是受我所请,潜入昌平城内,但却不听我的差遣。我们之间,不过是钱帛交易,我给她五百金,让她协助宝香阁在昌平城内制造混乱,至于如何行动,我没有过问。”
他手里拿着一根棍子,正挑动篝火。
慕容玄崱坐直了身体,上下打量杨守文两眼,“原以为杨承烈了不得,不想他的儿子也有如此手段。你们从昌平一路追来,想必费了不少心思。今日把我掳来,不知有何指教?”
慕容玄崱闻听,忍不住笑了。
慕容玄崱只觉眼前一黑,顿时昏迷过去。
杨守文没有回答,只看着慕容玄崱。
一个幽幽的声音传入慕容玄崱的耳中,眼前的视线,随之变得明朗起来。
说着话,他眼睛滴溜溜打转,向周围看去。
灵狐卫齐声呐喊,攻势随之一缓。
“将军出事了!”
杨守文则看着他,半晌后开口道:“那日你驱虎吞狼失败,又在夜晚勾结奸细,偷袭昌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