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六十三章 别管叔(上)

杨守文眉头紧蹙,用力点了点头。
慕容玄崱的背景绝不会简单了!如今外面人说,慕容玄崱是因为胆小所以才投降斩啜。可我知道,你也应该明白,此人在妫州有灵狐之称,行事或许非常谨慎小心,但是和胆小绝无关系。他若是个胆小之人,又怎可能将静难军牢牢把持?”
杨守文心知管虎这是好意,当下也不推辞,便伸手接过了腰牌,甚至没仔细看,就放到怀中。
大玉是东北特有的猛禽,属矛隼,号称天空王者。祚荣为了交好突厥,命人在白山黑水补到一只海东青,派人送往黑沙城,作为新年的礼物。不成想,那支队伍遇到了杨守文两人。虽然一开始不知道那些人押送的是海东青,但杨守文和吉达还是出手偷袭,将对方击溃之后,把这支海东青据为己有。一路上,为了熬鹰,杨守卫可算得上是万分辛苦。幸亏吉达懂得熬鹰,否则他不一定能收服大玉。
这一夜无事,和图书到后半夜的时候,春雨袭来,淅淅沥沥。
我这身份上不得台面,但是对于一些宵小而言,却有足够的威慑力,让他们不敢冒犯。
管虎所说的‘郑河南’,就是杨守文的舅舅,郑灵芝,现任河南校尉一职。
杨守文又不是不知好歹的人,站起身来,抱拳躬身一揖到地。
杨守文深以为然,看着管虎也不知该如何劝说。
两人当下洗漱一番,便各自回屋休息。
若外面人知道是你杀了慕容玄崱,说不定会迁怒于你。
至于大事情……呵呵,有郑河南站在你身后,一般人也要掂量一下才行。”
如今,张仁亶密谋伐奚,有意把此事栽到李大酺的身上。我听说之后,也顺水推舟,决定坐实这件事。与你而言,可能会损失一桩大功劳,但我认为利大于弊。”
管虎长出一口气,突然端起酒碗,一饮而尽。
“大兄,今天咱们好生休息一晚,明日一早和图书赶路。”
就好比你突然发现,一个生活中和你关系非常密切的朋友,竟然是一个特工……任何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躲避,恐惧。当然,也许会有一些逗比,觉得很有趣吧。
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,照进这间面积并不算很大的雅间里,显得是那样宁静祥和。
……
杨守文顿时笑了,“老虎叔既然这么说,兕子焉能推辞?”
“呼!”
整理了行囊,两人收拾妥当之后,便离开客栈。
是是非非,我也许身不由己,但我这心里却有一杆秤。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,我心里清楚的很。就比如伯玉来找我,让我打探田雨生的名单下落,我也只是推脱。毕竟,这牵扯甚广,绝不是我等能够参与其中,弄不好还会引火烧身。”
慕容玄崱自杀后,杨守文和吉达就离开了四道沟。
离开蓟县十里,前方突然有人拦住了杨守文两人的去路。
一旁阿布思吉达也是如此,两人这般隆重和图书的行礼,让管虎顿时慌了手脚,忙起身阻拦。
以后,你的前程远非我可比,今日这般,也是想要和你结一个善缘。我知道你的性子,看上去很温和,却是个刚强骄傲的小子。你到了荥阳,未必就会事事依靠郑家。但你要知道,相比幽州,那里是中州,情况之复杂,绝非你可以想象。
管虎今天,可以说是推心置腹。
一个短髯蓬乱的壮年男子,仿佛梦呓般讲述着他的过往。
这客栈,据说是蓟县最好的客栈。它背靠桑干水,打开窗户就能看到波涛汹涌的春水东去。
你此去荥阳,少不得会遇到一些麻烦事。拿着这块玉牌,如果真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麻烦,你就去洛阳铜驼坊的弥勒寺。到时候你只要取出腰牌,自会有人帮你。”
吉达点点头,表示赞同。
“来蓟县快月余,倒是今天最为快活。”管虎捋了一把胡须上的残酒,轻声道:“背了这探子的名头,就连你父亲都怕我几分和*图*书。他离开的时候,甚至没有告诉我。
兕子,我虽是个探子,却是为朝廷做事。
天才蒙蒙亮,城门已经打开。
“好了,你从饶乐一路走来,想必也累了。
“管叔,你这是……”
为大将者谋后而动,这恐怕是他早有的安排。但是凭他一人,哪有那么大的实力?
屋外的喧哗声,似乎消失了。
管虎微微一笑,“以前我不知道,你和郑家居然是亲戚。
“他此去饶乐,更不会是临时起意。
三人酒足饭饱之后,由管虎带路,领杨守文到了一家客栈。
管虎一走,杨守文就把院门关上。夕阳西照,他走进房间,推开窗户,只见那刚解冻的桑干水奔流不息。他长出一口气,扭头向吉达看去,两人相视,不约而同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。
这期间,杨守文还抢了一只海东青。
杨承烈的反应很正常!
“好了,我与你说这么多,话题再转回慕容玄崱。
来到这蓟县,便听你老虎叔的安排,切m.hetushu.com莫学你那老爹,扭扭捏捏的好生不痛快。”
更何况身处武则天统治时代,前有来俊臣那样的酷吏为前车之鉴,正常人只要是听闻密探两字,都会感到胆战心惊吧。这个,杨守文还真不好去做出评判……
管虎给他们安排了一个独栋小院的房间,便告辞离去。
只是由于慕容玄崱失踪的缘故,整个饶乐都是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。慕容玄崱的手下,还有李大酺的手下都出动了,四处寻找打探。南下之路随之被封闭,杨守文两人无奈之下,北上进入突厥领地,而后绕道才算是从塞北南下,返回幽州。
在他对面,是一个清秀的少年,面带着淡淡的笑意,倾听那男子的倾诉。
杨承烈性子有点逗比,但绝不是一个逗比。
杨守文两人取出昨日进城的腰牌,检验之后,便踏上了南下的旅程。
“兕子,有你这一礼,我就满足了。
等到天亮杨守文两人起床后,发现屋外已变得湿涔涔,那濛濛细雨,别样温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