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六十六章 女将(上)

他抬头看去,原来是大玉准备回家了。
就在这时,一声鹰唳打断了杨守文的胡思乱想。
杨守文冲进院子里,就看到一个少年正弯弓搭箭,准备射出第三支箭。
“好畜生,居然还想报复?”
杨守文大吃一惊,连忙惊声呼喊。
吉达愣了一下,顺手抓起一个包裹就砸向杨守文。
要知道,唐代一尺,差不多就是三十一公分。四尺大刀,几乎是一米二左右。而这位大叔的个头,估摸着还不到五尺五寸,也就是一百六十五公分都没有。这么矮的个头,偏偏手里拿着这么长、这么大的一口刀,给人一种非常滑稽的感觉。
使刀的人,是一个四旬靠上的大汉。
杨守文搔搔头,从门廊上站起来。
差不多快到正午时,渡口的人得到消息,两天之内渡口不会开启,所有人也束手无策。
好在杨守文也就是随口一问,没有就这个话题在深入下去。
杨守文站在庭院里,伸出了手。大玉立刻展翅向他飞来。www.hetushu.com眼看着就要飞入庭院,却忽听得一声弓弦响,一支羽箭从不远处的一个院子里飞出,直向大玉射了过去。
“唳!”
那口刀的份量应该不轻,刀背处还有一溜金边,显示出这刀的主人,家境不俗。
刀光一闪,如同匹炼般斩出。
杨守文话音未落,一枚铁丸就脱手飞出。
很显然,它这次是真的生气了。
吉达看了他一眼,朝他做了个‘白痴’的手势,便转身继续收拾房间。
嘿嘿,有意思,有意思!
只听啪的一声响,铁丸正打在少年的手腕上。少年吃痛,手中弓箭落地。而这时候,大玉已经从空中俯冲下来。杨守文正要喝止大玉,却见一个人影窜了出来。
他身材不算太高,手中一口大约四尺长短的宽背大刀。
他绝算不得是什么明君,在位时间也很短,最后死于老婆和女儿的手里,窝囊至极。
“大兄,大玉出事了。”
我家大玉又没有招惹你们,就http://m.hetushu•com被你们连射两箭,还砍了一刀?
我这算不算是拿着卖白菜的钱,操着卖白粉的心呢?
历史上,这应该是个很有意思的角色。
杨守文早就猜到了大玉的反应,早在它盘旋空中的一刹那,他就纵身跃上了院墙。
渡口的摆渡船,根本无法渡河。
他挡住了少年,横刀胸前。
但是这么一个人物,在后世的评价里,并没有太多的恶语。
“大玉!”
庭院中,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,紧跟着一支羽箭再次射出。
而杨守文看到大玉那飘落的羽毛,也顿时怒了。
大玉不愧有神鸟之称,那支羽箭射来的很突然,但它却毫不慌张,身体在空中侧身一个滑翔,就躲过了羽箭。不过,大玉可从来都不是那种吃亏的鸟!它躲过羽箭之后,发出一声尖锐鹰唳,显得无比愤怒。在空中盘旋一周之后,便俯冲而下。
他如果做兄长,做父亲,乃至做朋友都是最好的人选,却偏偏最不适合做http://m•hetushu.com帝王。
杨守文从来算不上那种大方的人,也不等对方开口,便怒吼一声,两手夹着铁丸甩出。
这并不是人为的原因,滹沱河上游聚集了太多的浮冰,更被无法及时清理。
这一点,从河北道之战就能够看出一些端倪。太子未立的时候,武则天虽下令招募士兵,但响应者几近于无;而李显方立为太子,各地义勇纷纷来投,一下子为朝廷增加的几万兵源。归根到底,人心思唐。在老百姓的观念中,男主外,女主内,才是大道。牝鸡司晨,在过去那叫不祥之兆!哪怕武则天再出色,也无法扭转这种观念。
与此同时,庭院里还传来了一个声音,“子玉,你干什么,快住手。”
而上游本来有一座石桥,也被浮冰撞塌。
他想到这里,忍不住晒然而笑。
只是那声音明显慢了一步,羽箭已射向了大玉。
杨守文不敢再犹豫,来到那小院的门口,眼见院门紧闭,便抬脚狠狠踹在了门上。
“住手!”和图书
此次前往荥阳,他一直在想该怎么寻找幼娘的下落。
大玉猝不及防之下,慌忙间腾起,却还是被那刀光斩中,两根雪白鹰翎飘落下来。
要想渡河,除非绕道往下游走。据说那里有桥梁也许可以渡河,但问题是,至少要花费一天多的时间。既然是这样,倒不如留在渡口。只是当他们反应过来,赶来客栈的时候,客栈里已经人满为患,所有的客房都被人占居,根本没有房间。
但旅人们又不敢闹事,大多数人只得转道前往县城。
可是,杨守文心里的寒冬,却仍未过去。
那些浮冰体积巨大,趁着河水解冻,水流湍急汹涌,一路奔腾而来,破坏力极大。
太子复立,为原本呈现颓势的朝廷,注入了一针强心剂。
客栈的伙计,倒是没有说谎话。
春天来了,万物复苏。
很明显,阿布思吉达在这方面是个比杨守文还要稚嫩的雏儿。否则也不会这一句话就让他羞红了脸,甚至恼羞成怒。不过,杨守文还是冲着阿布思吉达‘hetushu•com哈哈’大笑了两声。
李显?
……
杨守文脚下不停,纵身从墙上跃下来,便朝旁边那庭院跑去。
相信县城里的房间会多一些,至少不至于出现这种没有房间的局面……
那张白皙的脸红扑扑的,似乎对这个话题有些害羞。杨守文忍不住哈哈大笑,伸手把那包裹接住。没想到平日里酷酷的阿布思吉达居然会为这么个话题就红了脸?
旅行,最怕这种事。
院门口的那棵老桑树,开始透出一丝嫩绿。
大玉身在空中,再次侧身滑翔,一双玉爪啪的就抓住羽箭,再次发出了鹰唳。
不过,这与我何干?
院门蓬的一声,被踹飞了出去。
根据慕容玄崱透露的消息,那个梅娘子行踪诡异,显然不会那么容易找到。而管虎更警告他,神都云诡波谲,各方势力如今都在博弈,局势同样是非常的复杂。
杨守文则坐在客房外面的门廊上,感受着从滹沱河上游吹来的风,虽依旧有些凉,却显得格外轻柔。
杨守文觉得,李显的确不适合当皇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