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六十九章 薛家将(上)

那院子的客人可不简单……他们是前日来到这里,当时还有那不长眼的人来寻事,被打得骨断筋折。后来衙门里还来了人,却连大门都进不去,老老实实走了。”
而且,他看那女人的风度,不像是会斤斤计较的人。双方并没有真的留下解不开的死仇,打过也就打过了。如果他们真要纠缠不休,杨守文这心里也未必怕她。
美妇人举枪啪的敲在虎吞大枪的枪杆上,把大枪打了回去。
吉达吃了一杯酒,突然比划了几个手势。
他知道,美妇人说的是实情。
……
所谓的金雀宝雕弓,是杨守文和吉达在草原时,从一伙突厥人手里抢来。
杨守文在门廊上坐下道:“不过,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历?
铛!
他看着杨守文,比划手势道:你真会赋诗?
“樊娘子,就这么让他们走了?”
杨守文回到院子里,招手把大玉唤下来,让它落在屋檐下的架子上。
现在射术不精,不代表以后不和图书精。
但这些年来谨小慎微的生活,甚至包括自己在内,都没有了当年在蓝田独斗马贼的勇气。安逸的生活,总容易令人丧失斗志。即便是窦一郎,也是这般的情况。
“那女人,好厉害!”
吉达头一歪,笑着伸出手,意思是:来吧。
他看着吉达道:“刚才她最后还是收了劲,否则我未必能躲开那一枪的。”
她吩咐仆从,去通知店家换一扇门,而后葱葱玉指点指那少年道:“子玉,若我知道你再惹事生非,就别怪我告诉你父亲,把你送回河东,让你三娘来教训你。”
我看她那一家,包括她身边的健妇,都不是等闲之辈。没想到这小小的滹沱河客栈里,还藏龙卧虎住了这么一家人。不过这样也好,至少不会有宵小来打搅咱们。”
吉达闻听,连连点头。
杨守文嘿嘿笑道,便仰面朝天的在门廊上躺下,头枕双手,翘着腿闭目不语。在吉达看来,杨守http://www.hetushu.com文是在作诗。而实际上呢?杨守文是在想,应该取哪一首诗为好呢?
她脸上仍带着温雅的笑意,看不出是讥讽还是赏识,目光平静的,如同秋水一般。
历史上,咏春雨的诗有不少。
杨守文急中生智,身形一转,大枪脱手飞出。
他表面上是称赞,可实际上是在提醒杨守文两人,那院子里的人来头不小。
吉达也梳洗妥当,和杨守文一起坐在门廊下一边吃酒,一边聊天。
杨守文看了她一眼,突然笑了。
杨守文把客栈的伙计找来,让他准备洗澡水。
杨守文当时想要,却因为射术不精被拒绝。但一直以来,他都在琢磨着怎么把那张弓弄到手。
说完,他转身便走。阿布思吉达看了看对方,也提着枪,跟在杨守文身后离去……
那金雀弓的做工很精美,力达三石。
少年一咧嘴,立刻缩回头去。
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杨守文说话,吉达比划手势。不知m•hetushu.com不觉,从天边飘来一片乌云,遮住了月亮。不一会儿的功夫,便下起了小雨,淅淅沥沥打湿了院中小径。
美妇人说完之后,便不再理睬窦一郎。
片刻后,杨守文翻身坐起来,笑眯眯道:“大兄,你听好了。”
来头不小又能怎么样?难不成他和吉达现在跑走吗?
“这个……”
“少年郎,我家阿郎不在家中,妾身也不方便留客。你既然已经退走,那就清吧。”
窦一郎闻听,顿时沉默了!
吉达说的刀,也是他们从突厥人手里抢来的东西。
美妇人却看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一郎大哥,不然要怎样?”
而吉达则一撇嘴,比划道:先作出来再说……你要是输了的话,我要你那口短刀。
杨守文被对方逼得连连后退,冷汗淋漓。眼见着枪花幻灭,一道冷电骤然袭来。
窦一郎顿时站不住了,跑上前大声说道。
兕子,你不是会作诗吗?我听说那些读书人最喜欢对着雨啊、雪http://m.hetushu.com啊、风啊什么的作诗。眼前春雨,你能不能赋诗一首?如果你能作得出来,我就把我的金雀宝雕弓送给你。
杨守文谢了那伙计,便回到了屋中。
而杨守文已经退到了院门口,一只脚更迈过了门槛。
有一张好弓,终究是一桩好事。
“古木阴中系短篷,匹马载我过桥东。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。”
“那倒是。”
吉达则笑着比划了一番:就算躲不开,也能伤了她……拼生死,她未必是你对手。
你根本弄不清楚,那三朵枪花哪个是真,哪个是假?
美妇人说着,把手中枪交给健妇。
杨守文让伙计送来一桌酒菜,摆放在门廊下。
伙计收了杨守文的赏钱,自然会有所偏向。
刚才那一战,伙计也被惊动了。只是双方打得太激烈,他根本不敢凑过去看热闹。
杨守文伸手接住,诧异看着对方。
在苍天古树的阴影中,渡船不得行进,只好系在岸边。我骑着马往回走,绵绵细雨好m.hetushu.com像要沾湿我的衣服,轻轻吹拂来的风,带着杨柳的气息,暖暖的令人惬意。
“又是生死仇人,再说也是子玉无礼在先。若非他打伤了阿九,我也不会对他出手。这样子最好!若真要把他们留下,也不是不可以。只是这院子里,恐怕没几个人能够站住。”
早八年,甚至早五年,都不一定是这种结果。
两杆枪交击,冷电无踪。
“两位客人真是厉害。
洗了个澡,换了一身衣服。
吉达愣住了,一时间竟无言以对。
“夫人好枪法,杨守文领教了。”
杨守卫咧嘴笑了!他正要回答,却忽然听到庭院门外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: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……诗倒是好诗,却有些不应景。而今方是正月,哪儿来的杏花雨?不过少年郎能够在如此仓促间做出这样的诗词,确是不凡。”
但适合他诵读出来的……
三朵枪花此灭彼生,循环不息。
杨守文顿时笑了,“大兄你这是白送给我嘛,小弟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