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七十七章 命案发生(中)

当年薛仁贵与张鸦九交善,在征讨突厥之前,张鸦九专门为他打造了这口鸦九刀,以壮行色。
“啊?”
计老实露出茫然之色。
“正是草民。”
“解小七,你好大的胆子。”
吉达比划了一个手势:没有我兄弟的同意,任何人不得过来。
“你干什么?”
很快,官差来了。
“你的过所。”
带领官差走进客栈的,赫然就是敬晖。
“把你的过所拿来。”
没办法,谁让他是突厥人。突厥人刚在河北道制造了一场屠杀,敬晖不得不小心。
“他是谁?”
那不卑不亢的态度,让敬晖心里暗自称奇。
他涕泪横流,声音悲凉。
敬晖闻听,好奇心顿时更浓。
解小七立刻来了精神,大声道:“就是他!刚才我和那位客人进去的时候,就看到他往外面跑。这位客人,和房间里的客人是同伴,估计是在外面抓住了凶手。”
他点点头,示意身后的差役进去探查,自己却站在门口,上上下和图书下打量着杨守文。
“杨守文?”
不知为什么,杨守文觉得这房间里有些怪异。但是,家具陈设似乎没什么变化,这也让他心中感到困惑。
“屋里的客人说,官差未来之前,任何人不得进入。”
草民担心会有人破坏现场,也害怕有人来串供,所以就守在这里。”
只是计老实才走了两步,一杆大枪已经指住了他。
“你,知道我是谁?”
杨守文道:“去投我舅父。”
眼前的少年,看上去面目清秀,身形单薄,却敢两个人跑去饶乐救人?如果是真的,那说明他们不但是胆子大,而且身手不弱。否则,也不可能从塞北平安归来。
“你舅父?这过所里说了,你双亲犹在,为何投亲?”
就在这时,屋外又是一阵喧哗。
计老实停下了脚步,噗通跪在地上。
赵州目前的情况比较复杂,原赵州司马唐般若因为通敌而自杀,以至于这司马一职,就出现了空缺。敬晖hetushu.com接手赵州刺史之后,朝廷也没有委派新的司马人选。
“那,你等官差来了,再问他吧。”
掌柜被薄了面皮,顿时大怒。
杨守文这口刀,是前两日薛讷离开时,送给他的礼物。刀长三尺三寸,黑鲨鱼皮做刀鞘,黄铜制成的虎头刀锷,紫檀木刀柄上缠着一层蚕丝,入手温润,极为舒适。
吉达扛着一个湿漉漉的男子从客栈的大门口进来,上楼之后,他来到门口蓬的一下子把那男子丢在了房门口,惹得那男子惨叫一声,一张黝黑的脸,顿时惨白。
楼下,已经点燃了灯火。
杨守文笑了,“之前不知道,但现在知道了。”
杨守文忙答应一声,便转身回到房间里。
原因嘛……
“回禀府尊,我大兄不利言谈,还请见谅。”
“正是。”
此前高睿为赵州刺史的时候,受唐般若诸多牵制,以至于无法完全掌控局面。
“那他凭什么在房间里?”
……
说着话,他就要冲和图书过去。
“你年纪不大,去饶乐做什么?”
解小七这时候却好像变了个人一样。他隐隐有一种感觉,屋中的少年来历不凡。也许,他要时来运转了!反正听那位客人的话不会错,就算是被开除了,也没关系。
而这时候,楼下又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,更使得客栈笼罩上一层悲伤的气氛……
“你这该死的獠子,不要拦我,我要为桃花报仇。”
杨守文没有再去理睬屋外的凶手,而是环视屋中。
当然了,这里面也牵扯到一个人选的因素,需要慎重考虑。
之前他曾是这间客房的主人,所以对里面的陈设格局,也有些印象。
掌柜怒道:“解小七,你干什么?”
这间客房,他并不陌生。
“凶手?”
杨守文迈步走出房间,沉声道:“他是不是凶手,现在还不能确定。所以,在官差没有到来之前,任何人不得与之交谈,更不能进客房半步,以免破坏现场。”
“是这样,去年昌平遭逢大战,http://www.hetushu•com我舅父因为担心我一家的安危,于是派人到昌平,把我父母和家人都接去了荥阳定居。我当时身在饶乐,回来时他们已经不在昌平。”
解小七这一拔刀,计老实等人顿时停下了脚步。
凶手,有吉达对付就好!相信以吉达的手段,能从他手中逃走的人,不会太多了……
不一会儿,他拿着过所出来,递到了敬晖手中。
“你叫阿布思吉达?突厥人吗?”
计老实闻听,顿时怒了,指着那男子厉声道:“你为什么要杀桃花,我和你拼了。”
“嗯,这里的确是有记载他不利言谈。”敬晖把过所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,还给了杨守文。
计老实如若疯虎,想要扑上来。但是无论他怎么移动,那杆大枪却如影随形,让他不得寸进半步。
身为一州主官,在某种程度上却要受下官的牵制,很多事情就难以实施。赵州刚经历了一场大战,正值百废待兴。所以,刺史一职必须要有足够的权力来掌控局面。也正是这http://www.hetushu.com个原因,朝廷没有急于委派新的司马人选,而是让敬晖全权负责。
“我记得你说过,你们是从幽州来,往荥阳投亲?”
敬晖处理完了公务,已经是后半夜了。
“壮士,你要为桃花做主啊。”
眉头不禁一蹙,敬晖走上前,沉声道: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刀,是吴中铸剑大师张鸦九所造,故而又名鸦九刀。
“草民就住在隔壁,半夜时听到这边有响动,所以过来查看,没成想却发生了命案。
所有的客人都走出了房间,好奇的张望。
他正准备休息,却得到消息说,观桥阁发生了命案。
他走上楼,就看到杨守文和吉达在门口。
敬晖正值精力充沛的年纪,所以听闻消息之后,就立刻点起当值的差役,赶来查看。
既然自称草民,那肯定不是公门中人,所以杨守文手持的,必定是过所,而非公验。
因为吉达的缘故,敬晖心中生出了警惕。
“叛军掳走了我一个亲人,我与我结义兄长前去救人。”
“投什么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