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八十章 真相

杨守文说着话,伸出一根手指,放在青年的断腿处,看似毫不用力的轻轻一按。
杨守文哈哈大笑,而一旁的吉达也笑了,摇摇头,提着枪转身走出房间。
“怎么?”
“我有个亲戚,在幽州都督府做长史。
敬晖,点了点头。
说完,杨守文站起身来,伸了个懒腰。
那快手的脸上,露出一抹快意之色。
“你的目标,是我,对吗?”
很明显,他已经进了府尊大人的视线……
他蹲下身子,沉声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妇人匆匆离开,而杨守文则来到了那‘凶手’的面前。
“啊?”
杨守文点点头,便迈步走出了房间。
杨守文仿佛什么都没有做,面色平静的看着青年,“我的大玉,今晚突然间变得非常暴躁,害得我好一阵安抚。这也是自我收服它之后,从没有出现过的情况。
“小人遵命。”
“奴这就去。”
费富贵睁大了眼睛,瞪着杨守文,脸上露出愕然之色。
他没有再发话,而是默默退到了一旁。做人要懂得进退,他已经出了不少的风头,再继续下去,说不定会惹来别人的反感。毕竟,敬晖才是赵州刺史,而他不过是路过平棘的平民百姓。
新任幽州都督与我有赠刀之谊,你和图书如果被流放幽州的话,我可以帮你写封书信交给我那亲戚,请他代为关照。不过两三月你就能出来,甚至还可以得一个清白身。”
“哦?”
费富贵露出颓然之色,自言自语道: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无地自容了。”
杨守文突然笑了,轻声道:“我不相信你是来盗取桃花的财物,一个傀儡把戏团里的女人,身上能有多少财物?我想你比我更清楚。所谓贼不走空,如果你没有提前打听清楚,岂不是辜负了梁上君子的名头?只是,你没想到我会换房吧。”
“那孩子怎么一直在哭?”
敬晖眉头一蹙,沉声问道。
相比之下,流放幽州似乎也就变得没那么可怕……毕竟他留在赵州,也是靠盗窃为生。如果真的可以有一个前程,那他这‘富贵’之名,才算不负他老子的期望。
“计老实!”
“还有,小人团里那个耍猴的赵一念也不见了踪影。之前小人让他关照车马,可现在他还有他养的那只猴子都不见了!”
计老实从外面跑进来,一脸的慌乱。
薛讷也好,敬晖也罢,可以先打下基础;而费富贵,现在或许没什么用处,但以后说不定能派上用场。
杨守文微微一笑hetushu.com,轻声道:“我现在还想不起来,不过日后若有用你之处,还请不要推辞。”
“刀?”
杨守文露出了茫然之色。
敬晖顿时露出不满之色,“快下去照顾孩子,她娘亲走了,更需要有人照顾。”
“是府尊想要你的那只鹰。”
此时,已过了寅时。
敬晖突然问道:“你那口刀呢?”
计老实匆匆离去,忽然间楼下又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。
杨守文也感到有些困倦,于是让解小七去烧些水来。
我不过是偷东西而已,依照大唐律最多是关上半年。你这家伙一副要为我考虑的模样,到头来却要把我流放幽州?你知不知道,流放那可是重罪,关我什么事情?
“把你流放幽州,你看如何?”
“哦?”
黑瘦青年心里一颤,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。
“草民在。”
“富贵。”
“洪九是谁?”
“你没有弄错吗?”
“立刻带人去把那洪九给我带来。若他胆敢反抗,就只管拿了。”
“或者说,叫乌兹剑。”
这时候,一个快手走到敬晖的身旁,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。
想到这里,费富贵用力点点头。
敬晖气息有些急促,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。
敬晖嘴角微微一翘,眼中闪过一http://www.hetushu.com抹激赏。
黑瘦青年突然开口,对杨守文说道。
“你就满足吧,你可知道,与我大兄交手的人,只有两个结果。要么杀死他,要么被他杀死。你能在他手下活命,足以说明你的身手不弱,做梁上君子未免有些可惜。”
费富贵的脸色,顿时变了。
清白身,又有都督府长史的关照。
“那口乌兹钢刀,不见了!”
这件事情里,牵扯到了官府中的人,若杨守文强行追究下来,敬晖的面子势必难看。
“才五个回合而已。”
敬晖闻听,二话不说就往外走。
敬晖上前,刚要对杨守文开口,却见杨守文已经站起身来。
费富贵抬头苦笑:“不做盗贼,实在不知该做什么。”
“敬府尊,这人的腿折了,最好是找个先生来为他诊治,否则日后会落下残疾。”
那青年立刻发出一声闷哼,额头上更渗出细密的汗珠。
他转过身,看着黑瘦青年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我叫费富贵。”黑瘦青年露出了羞耻之色,轻声道:“我老子想我一辈子能够富贵,可到头来我却承了他的手艺,做起了盗贼。早知道是这样,叫什么‘富贵’啊。”
他犹豫了一下,轻声道:“敢问公子要我做什么?”
还有一件http://m•hetushu•com事,我这个兄长虽然不利言谈,但却是老江湖。
“小人不知道这平棘有几个叫洪九的人,但小人可以确定,民壮二队里确有一个叫洪九的。”
“你如果愿意,我可以在府尊大人面前为你求情。”
杨守文没有回头,背对着他回答道:“府尊是个爱鹰之人,但绝非那种夺人所爱之流。若我没猜错,恐怕是有人想要借此机会讨好府尊,洪九也不过是跑腿的。”
“别告诉我,你是临时起意。”
杨守文没有再跟去,只是蹲在桃花的尸体旁边,看着桃花的脸,露出疑惑之色。
但他知道,他要从现在开始,就积蓄力量。
“费富贵?”
好日子似乎正在向费富贵招手,令他心动不已。
杨守文听敬晖这么问,立刻松了口气。
费富贵现在这腿断了,不良于行。而他呢,未来是什么模样,他自己也不太清楚。
他告诉我,这屋子里似乎有一股气味,虽然已经散的差不多了,但他还是可以分辨出来,那是针对鸟禽极有用处的迷药。人和鸟禽闻到这种气味,就会很快昏迷。你一开始,是想要来偷走我的大玉,却没有想到,屋子里竟然会有一个死人。
敬晖眸光一闪,脸色顿时稍霁。
那青年刚开始还咬着牙强撑着,但是到了和_图_书最后,他终于忍不住道:“是洪九,洪九让我来的。”
而杨守文的话语,也引起了敬晖的好奇。看那黑手青年的模样,他立刻意识到了其中必有玄机。
他点点头,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是却暗自记下了杨守文的这个人情。
这种迷药混合血液,就会产生出一种对鸟禽具有强烈刺激的气味,令鸟禽狂躁。”
“府尊,不好了!”
杨守文看了他两眼,突然道:“你的身手不错,赤手空拳能在我大兄面前走五个回合。”
有一个中年妇人道:“回禀府尊老爷,娃儿肚子饿了,亦或者是要换洗尿布。平日里,都是桃花亲自来做这些事,现在桃花死了,楼下又有差役老爷在,所以就无人照顾。”
“他日若公子有差遣,小人定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计老实忙道:“府尊说的可是那口乌兹钢刀吗?草民在入住客栈之前,就命人把兵器收拾起来,现在应该是存放在车里。对了,府尊若要看,草民这就去拿来。”
他问出了这盗贼背后的主使者之后,相信敬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。那么,他就没有必要再插手进来。
黑瘦的青年脸色惨白,却仍带着几分孤傲之色,冷哼一声,把头扭了过去。
杨守文一边说着,手指头上的力量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