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八十一章 失踪的耍猴人

差不多应该就是这样吧!
杨守文张了张嘴吧,却不知道该如何劝说。不过没等他开口,就听敬晖说道:“至于那费富贵的事情,我已经查清楚了。说起来,也是本官的不好,不该在城门口流露出对你那只玉爪俊的喜爱之情,以至于那民壮班头陆二郎生了邪念,指使洪九找费富贵,企图盗走玉爪俊,以便日后送给本官,以博取一个功名和前程。”
敬晖又询问了几个问题,计老实也都做出了回答。
计老实,你们暂时不能离开平棘。
杨守文一听,连忙打开了房门,就见敬晖也是一脸疲惫之色,正站在门外。
“回禀府尊,我们这车队的人都可以证明,当时我还在箱子上打了火漆,不信你看。”
天也快要亮了,所有人都显得很疲惫。
对于杨守文的拒绝,敬晖倒是没什么不满。
杨守文连忙躬身道谢,并表示不会把此事放在心上。
“大郎何时离开平棘?若是不急的话,我还想为大郎接风洗尘,一尽hetushu.com地主之谊。”
敬晖并没有结案的喜悦,情绪看上去有些低落。
“倒是那只猴子我有点印象,好像是关在笼子里。
“啊,是杨公子……我是说,都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。”
“谁能证明,你那口刀放在里面?”
“暂时处理妥当了……只是,桃花的女儿,确是麻烦。
解小七答应一声,便走开了。
杨守文在门口,正好听到了解小七的抱怨。
“是的,睡卧都会跟着赵一念,而且整个队伍里,也只有赵一念能够支使那猴子。”
“我是敬晖。”
这时候,那差役跑回来,在敬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。大体意思就是说,计老实没有说谎。当时他的确是把刀放进了箱子,很多人都能够作证。
“平日里,猴子都跟随赵一念吗?”
杨守文笑道:“府尊不必自责,此事和你没有关系。”
他和杨承烈也没什么交情,之所以这么做,更多还是看在郑灵芝的情面上。
那褥子上http://m.hetushu.com还有些温度,显示之前的确是有人在上面睡觉。
“立刻传我命令,发出海捕文书,捉拿杀人犯赵一念。此人身形短小,孔武有力,脸上有一道疤痕。他随身会带着一只猴子,传令全城搜索,绝不可放过此人。
我听那计老实的意思,好像不太愿意再带着那个女婴。不过,我已经斥责过他。桃花怎地都是他队伍里的人,那女婴自然也要由他们收养……唉,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。”
“哦?”
“哦?”
“府尊,这就是赵一念的住处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
计老实连忙道:“赵一念有一个绝活,就是在身上放置果子,让他那只金丝猴用刀扎。刀落下,穿过果子,却不会伤到赵一念分毫,也是小人这队伍里的招牌。”
毕竟同一间客栈里发生了人命案,终究是一件晦气的事情。
观桥阁客栈的后院,有一个马厩。在马厩外面,几辆大车停在空地上,大车和大车之间搭着简陋的雨棚,m.hetushu.com地面上有一个木头架子,上面放着被褥,看上去很凌乱。
“那耍猴人,是耍的什么把戏?”
敬晖脑海中,立刻浮现出那把戏的场景。
“真是倒霉,居然摊上这种事情。”
“你说什么?”
遇到这种事,的确很麻烦。
计老实显得有些慌乱,脸色发苦。
“什么人?”
敬晖也知道,是时候做出结论,于是带着人又回到了客栈。
杨守文对此倒是没什么感觉,只是笑了笑道:“好了,这天不早了,早点休息吧。”
摊上这种事,谁都会感觉别扭。
计老实的脸上,苦色更浓。
此时,雨停了。
而杨守文则趴在二楼的栏杆上,看着楼下的敬晖说完,便打了个哈欠,转身回房。
“哦,府尊不必如此客气,草民天亮之后就会动身离开。
吉达已经躺床上睡了,杨守文也就没去找他换床,直接在地铺上躺下。只是,没等他合上眼,就听到走廊上有脚步声传来,紧跟着有人在外面,轻轻的叩响门扉。
www.hetushu.com这里面牵扯到各种事情,好的话要耽搁几日,坏的话一两个月都动弹不得。
“不然,上有所好,下必趋之。”敬晖苦笑一声,看着杨守文,话锋一转道:“今晚的事情,多亏了大郎出手相助。若不然的话,本官也不可能这么快梳理清楚。
我来,是和你说一声,洪九已经归案,但陆二郎却不知道跑去了哪里。
解小七站在门口,也是一脸的晦气,嘟嘟囔囔道:“谁知道那赵一念到底是人是鬼?”
我已经命人盯着他家中,只要他回来,必会将他绳之以法,所以大郎也不用担心。”
从这一点看来,敬晖倒是个好官。
不过呢,当时的确是很乱,也许小人没有看到吧……谁知道呢?反正闹出这种事情,少不得要有几天的麻烦。刚才就有后面的客人和掌柜的说,想要退房离开。”
“不知那费富贵,府尊打算怎样处置呢?”
敬晖走上前,伸手放在了被褥上。
与家父分别已经有小半年,心中甚是牵挂,想必家父也是观念,所以想http://m.hetushu.com早些到达荥阳。”
他起身走到门边,沉声问道:“谁?”
对于一个四海为家,到处流浪的傀儡把戏人而言,遇到命案简直比天灾还要痛苦。
“府尊,都处理好了?”
旁边一辆大车的车板上,摆放着一个箱子,里面全都是武器。
待赵一念落网之后,确定案情无误,方可以离开。”
敬晖摆手,示意差役去客栈里询问。
这案情其实非常明显,应该就是赵一念所为,没什么蹊跷之处。
这倒的确是绝活!
客房外面,渐渐平静下来,但隐隐约约的,能够听到婴儿的啼哭声。
既然杨守文急着离开,敬晖也不打算挽留。于是客套了两句之后他便告辞准备离去,可没走两步,就听杨守文道:“府尊,小人还有一个不情之请,想请府尊帮忙。”
吉达蓦地醒来,杨守文更坐直身子。
“赵一念啊。”解小七轻声道:“当时那些人过来的时候,乱哄哄的,也没有顾上按照过所进行清点。不过按照他们的说法,我实在是记不得有这么一个人来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