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八十八章 二月春风似剪刀

在这个‘得中原者得天下’的时代,荥阳作为赤畿上上下下,有人口逾十万之多。整个郑州,州府在管城,但其中心却在荥阳。毕竟,至圣历二年,管城人口也不过近四万人,甚至还不到荥阳人口的一半。其繁华程度,更远无法和荥阳相提并论。
能够以而立之年拜许州刺史,相信用不得多久,郑长裕就能够入主中枢。
可是谁也没想到,这原本是一场极为欢乐的送别会,却遇到了潘家子弟的挑衅。
而在入唐之后,郑州的辖区较之隋朝又有扩大,下辖密县、汜水、荥阳、荥泽和成皋五县。至贞观七年,也就是公元633年,郑州的州府治所自成皋移至管城。
公元581年,隋文帝杨坚建立隋朝,将北周时的荥州改名为郑州,治所设立在成皋。
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。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。
然而除了郑氏之外,荥阳尚有一个论及历史,比郑氏更加久远的豪门贵胄,也就是荥阳潘氏。这潘氏的历史,甚至可以追朔到西周成王四年,也就是公元前10和_图_书40年。当时周朝方兴,周公旦重整诸侯国,改当时的潘邑为潘国,季孙公因功被封为荥阳侯,并且建立宗庙于荥阳,随后更创立的荥阳堂,成为荥阳唯一豪门。
波光粼粼,更衬出几分柔美之气。湖面上有几艘画舫,隐隐约约传来丝竹歌舞之声。
当然了,名门贵胄子弟见的争执,大都不会用拳头解决。在他们看来,那是田舍汉才会做的事情。于是潘华就提议这洞林湖畔的垂柳为题,赋诗三首,决出高下。
郑镜思是郑长裕的族弟,唐高宗时期曾为秘书郎。但由于反对武则天登基,被罢黜官身,回家闭门思过。郑镜思是荥阳郑氏北祖六房子弟,祖父郑道援是隋朝官员,因为站队问题,也遭遇了贬官。而他的父亲郑怀杰同样因为站队问题,死后才被封为刺史。
其后人又以他的官职创立堂号,取名黄门堂。这潘岳,也就是后世颇有名气的美男子潘安。不过,潘安并非潘氏宗房,而是自巩县迁徙过来的分房,到后来却成为代表。
今日是北祖二房子弟和_图_书郑长裕前往许州出任许州刺史,郑家子弟纷纷前来道贺。
自春秋战国时期以来,荥阳历经千余年演变,孕育了两个庞大的宗族,声名远扬。
他们的历史没有潘氏久远,奈何宗族子弟人才辈出,其声势逐渐把潘氏压制,成为荥阳第一望族。不过,自玄武门之变以后,郑氏开始进入一个衰弱期。从贞观开始,郑氏再没有涌现出什么能够在朝堂上占居举足轻重地位的人才。究其原因,除了朝廷对名门贵胄的强力打压之外,最重要的还是在玄武门之变中,郑氏站错了队伍。
这是一幅绝美的春光图。位于洞林湖畔的观水阁里,郑镜思看着窗外那绝美的春光,但心情却格外激动。若非身边有爱子相随,他甚至想要和对方动起手来。
可这一蛰伏,却被潘氏从身后逐渐赶上。
郑氏由于有女下嫁李建成为太子妃,于是和李建成结成了共同战线。
而在案上,红男绿女身着华服,漫步在岸边,或高声谈论,或是垂首低语。
潘氏,追随武则天,并且得到了重视。这八年来,www.hetushu.com潘氏外放刺史多达十几人,而郑家却寥寥数人而已。若不是郑灵芝这个从三品下的河南校尉勉力支撑,郑氏的情况会更加凄惨。即便如此,面对潘家咄咄逼人的态势,郑氏却只能默默忍耐。
年方八岁的郑虔,是郑镜思唯一的儿子,自幼就显示出非凡才智,聪明机警。
相比之下,荥阳郑氏的名人,已远远超过潘氏。
更重要的是,潘华一下子就打乱了郑家子弟思绪,令得众人手足无措的。
他们联手对秦王府一脉进行打压,可谁料想最终李世民拼死一搏,却取得了胜利。
所以说,郑氏一族在站队问题上,实在是有些……
圣历二年二月十八,春回大地。
潘家有子潘华成丁,今日也在这观水阁中摆酒。
西晋时期,有潘氏族人潘岳横空出世,拜黄门侍郎。
这在当时,是一种非常流行的比斗方式,名为斗诗。
荥阳,由历史上的东虢、京、荥阳、成皋、荥泽、汜水、武泰、河阴、广武等地区分和演变而成,故而也称之为荥州。其所辖地域,土地肥沃、物产丰饶、山川和*图*书秀美,更有荥阳关、虎牢关等险关要隘,也有广武山、鸿沟等名山沟川。其历史若追朔,约七百年之久,也是自春秋战国以来重要的政治中心和军事重镇。
所以,郑家人很重视此事,专门为郑长裕送行,北祖七房子弟中只要是在荥阳,都奉命前来送行。
就在这时,耳边传来一声轻‘咦’,令郑镜思不由自主的扭头看去。
不过,荥阳的繁荣和锦绣,并非只源于其经济、政治和人口上的优势。
原因嘛,非常简单。
洞林湖畔微风徐徐,拂动岸边杨柳随风摇曳。
这也就使得郑氏的地位,变得格外尴尬。
然则,斗转星移,沧海桑田。
潘华提笔赋诗,显示出他才思敏捷。而且这首诗极为应景,恰恰喝了眼前的景色,即便是郑长裕郑镜思等人,看到这首诗之后,也忍不住在心里暗自称赞起来。
两家恩怨已久,只要见面就会发生争执。
李世民登基之后,对郑氏的打压几乎是明目张胆。
郑长裕以而立之年出任许州刺史,可谓是郑家自玄武门之变以后,除郑灵芝外升迁最快的人。那许州毕竟不是边荒http://m.hetushu.com之所,就坐落于郑州之畔,也就是后世的许昌。
荥阳郑氏,自不必赘述。五姓七大家之一,中原有数的顶级豪门,人才辈出。
今天也没有例外,潘家子弟见郑家子弟聚会,于是就以潘华为首,上前挑衅。
荥阳潘氏渐渐没落,而郑氏则逐渐崛起,两大豪门相互对峙,彼此之间争斗不休。
荥阳真正的优势,在于它悠久的历史,与其文化的追朔。
所有位于中枢的郑氏子弟,纷纷被流派为外官,而且所去之处,大都是边荒之地。
阳光和暖,普照人间。
不管郑州州治转移至什么地方,荥阳县在这个时代,都占居了非常重要的地位。
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五姓七大家中,郑氏的损失最为严重,于是便进入了蛰伏期。
郑镜思也对此很感兴趣,于是便参与其中。只是,那潘华显然是有备而来,就在郑家子弟还在思考的时候,已提笔在墙上赋诗一首。
当然了,你可以不去!那你就老老实实在家当一个平民好了。
郑镜思近来兴致不高,但爱子郑虔却好像对此颇有兴趣。
郑家子弟同样是书香门第,又怎可能露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