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九十章 尔一文抄公(下)

青春有定节,离别无定时。但恐人别促,不怨来迟迟。
“荥阳城西二十里,洞林春水柳千条。若为此路今重过,十六年前旧板桥。
“好字!”
这是杨守文第二次提到文抄公。
“这……”
潘家子弟则哈哈大笑,似乎对潘华信心满满。
当杨守文顿笔停下,郑镜思却随之哑然。
而杨守文则继续写道:楼上春风过,风前杨柳歌,枝疏缘别苦,曲怨为年多。
潘家子弟勃然大怒,指着杨守文骂道。
“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……”杨守文放下笔,走到潘华之前写的那首咏柳诗前,冷笑一声道:“若我没有记错的话,这应该是贺季真,贺博士的诗词吧。”
潘华说完,便提起笔,准备在墙上书写。
不过,杨守文却不理睬他们,提起笔蘸饱了墨,在雪白的墙壁上写下了《折杨柳》三字。
片刻后,他突然转身来到墙边,拿起了毛笔。
对那些食客而言,今天这一出大戏简直太精彩了!
“兕子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花惊燕地雪,叶映楚池波,谁堪别离和*图*书此,征戍在交河。”
郑长裕拍案怒道:“你自己做了文贼,却要诬赖别人也是文贼。
这话一出口,顿时引得满座哗然。
陈子昂,如今远在巴蜀,想要找他证明,自然是有些困难。可只要提起他的名字,就足以让众人信服。毕竟,凭借一首念天地之悠悠,陈子昂就足以领袖诗坛。
潘华此刻心神已乱,听闻杨守文这一句话,立刻扭头喊道:“你胡说!”
不仅是郑家子弟,就连潘家子弟也都露出嫌弃之色。
而后又提及陈子昂,更用以证明他没有说谎。
郑长裕没有再赘言,而是把心神转到了杨守文所写的诗词上。
杨守文也是个文抄公,他抄的是孟郊的诗。
潘、郑相争,潘华一鸣惊人;郑家推出了外姓子,唱和精彩。更有文抄公,以及即兴赋诗。一次次的翻转,让众人看得眼花缭乱。若不是碍于潘家子弟的脸面,只怕是早就有人高声喝彩。不过,即便如此,想来不需一日,杨守文之名将传遍荥阳。
“莫小看了三姐孩儿的才华,我可是读和_图_书过他的诗,当可谓独树一帜,颇有才思。”
未来的四明狂客,他的诗你也敢抄?最主要的是,这四明狂客还活着,而且文友颇多。
郑长裕读着读着,突然心生感触。
之前,郑镜思等人没有在意,可是现在听杨守文再次提起,顿时心生一丝疑惑。
郑虔这时候却极为机灵,连忙跑过去,把砚台捧到了杨守文的身前,只见他提起笔,蘸饱了墨,在墙上写下《仲春》二字。
也罢,就让你来唱和,若是不能唱和出来,这第一局便是你郑家输了。我倒要看看,一个从边荒而来的獠子,能唱和出怎样的好诗。郑长裕,我这第二首诗,已经有了。”
杨守文先提了高睿,表明老子有后台。
“杨柳多短枝,短枝多别离。赠远累攀折,柔条安得垂。
贺知章啊!
杨守文那一首颇有颜筋柳骨之风的楷书才一出现,郑长裕和郑镜思就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杨守文本来是打算应付一下,听闻那潘华口出不逊之言,心里面顿时有些火气。
莫言短枝条,中有长相思。朱颜与绿杨www.hetushu.com,并在别离期……廿九郎,兕子这诗……”
这首咏柳也是贺知章的代表作之一,在后世广为流传。杨守文虽然不知道这首诗为什么会到知者甚少,但他可以肯定,这首诗就是贺知章所作,绝非潘华手笔。
可孟郊如今还没有出生,更不会惹来什么麻烦……
“就算我作不出来,总好过一文抄公。”
贺季真,也就是贺知章,证圣元年进士出身,如今为国子四门博士。
潘华脸色一变,心里顿时慌乱起来,手中的毛笔也随之一顿,墙上的字迹顿时散乱。
若我记得不错,贺季真如今好像就是国子四门博士。恰好,我家二郎的义父便是国子监祭酒,只需让二郎书信一封,自当见出分晓来。至于我之所以知道这首诗,也是从陈子昂陈伯玉口中听到。虽然我不知道这首诗为何大家都不知晓,但我相信,总有人知道。”
这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字体,但是却显示出一种难言的风骨来。
杨守文之所以说潘华连文抄公都不会做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“潘华,你……”
此时hetushu.com,观水阁内,鸦雀无声。
刹那间,郑家子弟和潘家子弟的目光都落在了潘华身上。
“别急,后面还有。”
曾共玉颜桥上别,恨无消息到今朝。”
郑镜思也是眉头一蹙,露出疑惑之色。
“你说什么?”
黄门堂堕落如斯,焉敢也称名门望族?我荥阳郑氏,不屑与你这等文贼为伍……”
郑长裕忍不住轻声道:“三姐这孩子了不得……只凭这一手楷书,可谓集楷书之大成,独领。廿九郎,上苍何以待你六房笃厚?有三姐那等才女,今又有兕子这样的人。嘿嘿,不管兕子这诗唱和的怎样,只凭这一手好字,便立于不败之地。”
杨守文说完,走到窗前,俯瞰洞林湖美景。
“哦?”
自己将要离开家乡前往许州,虽然路途并不遥远,但也是别离家乡,与眼前的场景倒是颇为切题。只是,这别离之意太悲苦,本来并无那许多愁绪,可读了之后,竟有一丝悲伤。
“好!”
一个潘家子弟站起来,厉声喝问。
“卅一叔莫急,既然这位潘公子怀疑我,我自当证明。”
“哈,郑家无人和*图*书,竟然要一外姓之人帮忙。
这年月,做文抄公可不是一桩光彩的事情。高门贵胄子弟,若是发生这样的事情,必然会被他人所鄙视。
“你……”潘华顿时乱了分寸,脸色煞白,那首诗只写了一半,却再也写不下去了。
不管是郑家子弟亦或者潘家子弟,或是楼内的食客,全都屏息看着杨守文。
郑镜思读着读着,突然眼睛泛红,轻声道:“未曾想文宣大哥,与三姐竟恩爱如斯。”
哈,这年月也有‘你必须要证明你是你’的逻辑吗?
“等回头我让人把诗给你送去。”
没等他开口询问,就听杨守文道:“这是我去年与家父在昌平离别时,临时起意所作诗词。或许算不得应景,但总好过某些人做那文抄公,而且还不能做的好。”
他咬着嘴唇,半晌后突然道:“你又何以证明,你的诗是你的诗?”
“九郎,这小子说的是真的吗?”
郑镜思同样是惊喜万分,听了郑长裕这番话,也忍不住嘿嘿笑了。
这不但是一首柳枝词,更是一首别离诗。
“是不是胡说,只要派人去长安请教一下就能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