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九十三章 重逢(二)

除了一些传统的玩意之外,斗鸡斗狗,相扑角抵以及杂耍把戏,在市井中极受欢迎。
“好!”
“家里情况怎样?”
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停下脚步,从包裹里取出一身衣服还有一双鞋,递给了杨茉莉。
“呜呜呜,阿郎……杨茉莉想大娘了。”
就见杨守文转身,走到一匹突厥马的身边,从马背上取下了包裹,放在另一匹突厥马的身上。他紧了紧突厥马身上的肚带,又整了整辔头,便把缰绳递给杨瑞。
“十里地呢,走过去岂不是辛苦,我记得你骑术不差。”
唐时,人们可以玩乐的项目其实并不多。
“她很好,不过她现在已经不在孤竹,搬去了赤山。这是她给你做的衣服和鞋子,只是不知道是否合适。你拿着,回去试试……这是原大娘对你的心意,可别忘了。”
杨守文顿时慌了手脚,连忙上前拍了怕杨茉莉道:“杨茉莉不哭,大娘若知道你这样子,会不高兴的。等将来有机会的话,我带你去赤山,咱们和-图-书再去找原大娘。”
“嗯?”
“杨茉莉,我们回去吧。”
杨茉莉接过衣服和鞋子,却哭了。
虽然杨瑞没有说什么,但杨守文能感觉出来,杨家搬来荥阳之后,日子并不轻松。
杨守文笑着,就把缰绳塞到杨瑞手里。
杨瑞一把从杨守文手中拿过了金饼,塞进口袋里就要走。
“慢着!”
我杨家虽然是从昌平而来,不过却不会低三下四。该大方的时候就要大方,不要总是跟在人家身后占便宜,那朋友这两个字,就是变了味道。二郎,你懂不懂?”
那院子很简朴,并没有什么奢华的装饰,大门更朴素至极。
“嗯。”
“都很好,就是大阿郎经常发脾气。”
杨瑞闻听,眼睛一亮。
杨守文倒是有些吃惊,没想到自家这个二郎才来没多久,就有朋友了?
“这是……”
“你人缘不错嘛。”
“送你的!”
寄人篱下,难免气短。
“真的吗?”
“嗯?”
“嗯?”
杨瑞扭头,诧hetushu.com异看着杨守文。
吉达心领神会,立刻从身上摸出一块金饼,递给了杨守文。
郑灵芝一家人又不住在荥阳,杨承烈一家老小从昌平搬过来,人地两生,自然会有诸多不便。哪怕杨承烈是郑家的女婿,可毕竟十几年没有联系。最重要的是,如今的杨承烈已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杨奉宸,所以也难免会遭遇到冷落。
“大兄。”
三人三骑沿着村中小径走到尽头,就看到巍巍青山脚下,一座庭院出现在视线中。
而杨茉莉则偷偷看了杨守文一眼,憨声憨气道:“我家阿郎回来了,今天不玩了。”
杨瑞和郑谅交好,倒是一个在荥阳稳定下来的办法。
这样一来,杨承烈的份量自然减弱。
“郑谅是谁?”杨守文面无表情。
可问题就在于,郑熙雯已经过世十余年,而杨承烈又续弦了,更被逐出杨氏宗族。
村子的人口不多,大约有六七十户人家,总人口也就是二三百人。
要知道,荥阳地处中原hetushu.com,从荥阳到洛阳不到三百里,算是大唐……不对,是大周的中心要地。这里的物价,绝不是昌平可以相比。中午他们在观水阁吃一顿饭的花销,可以在昌平最好的饭店里吃半个月。这样一算的话,杨家的日子恐怕不好过。
不过,杨守文知道,杨茉莉说的是真心话。
郑长裕?
那种感觉,着实有些诡异。
他擦干了眼泪,在前面继续带路。
杨茉莉走上来,伸手牵住了另一匹突厥马的辔头。
“杨茉莉!”
一米五高的院墙,夯土筑成,上面还长着杂草和嫩绿的藤蔓,看上去别有一番味道。
杨承烈是郑灵芝的妻兄,看在杨守文母亲的面子上,郑灵芝绝不会介意收留杨承烈一家。
“大娘好吗?”杨茉莉显然还记得原大娘,顿时露出惊喜之色。
“当然。”
如果,是说如果,如果杨守文的母亲还活着,一切都不成问题。
而以杨承烈那种骄傲的性子,恐怕也不会接受郑灵芝的施舍。
当一个五大三粗,个头和*图*书比自己还高的家伙对你说,他很想你。
杨守文听了他这句话,也忍不住笑了……
“哦?”
他如今出任许州刺史,结交郑谅,的确是一个好办法。
郑灵芝可以收留杨承烈一家,却不代表他会照顾周全。
郑谅在我们这一辈行九,故而我叫他郑九郎,他昨日让人送信,约我一起看斗鸡。”
此时,村中的人们大都在田间耕种,所以小村里格外宁静。杨守文一行人走过来,沿途就看到一些孩子睁大眼睛,好奇的打量他们。有几个熊孩子胆子大,跑过来道:“杨茉莉,和我们玩。”
“嘿嘿,大娘子给我不少好吃的,杨茉莉有时候会分给他们,所以大家对我很好。”
“大阿郎发脾气的时候很可怕,连大娘子都不敢说话。
“我在饶乐,遇到了原大娘。”
杨守文目送杨瑞离去,扭头看了一眼吉达,又看了看杨茉莉,伸手示意海东青下来,落在他的肩膀上。杨守文的肩膀上有一块牛皮制成的垫肩,可以有效的防止海东青撕破他的m•hetushu.com衣服。
杨瑞笑道:“你回来真好!”
“既然是朋友,就要好好结交。
“大兄教诲,二郎记住了。”
杨守文脑海中立刻浮现出,刚才在酒楼里遇到的那个矮矮胖胖,但是气质非凡的郑长裕。
“那阿郎可不要忘记了,到时候一定要带着杨茉莉!”
杨瑞连忙道:“郑谅是郑长裕,就是二房卅一叔的长子,和我年纪相仿,人也很好。我们搬来这边后,因为舅舅家的人都住在洛阳,卅一叔帮了我们不少的忙。
他在前面带路,杨守文和吉达两人牵着马跟在后面,便走进了这环翠峪畔的宁静村庄。
杨守文笑了,他轻轻叹口气,转身向吉达看去。
杨茉莉顿时破涕为笑,用力点点头。
杨茉莉在院门口栓好了马,走过去推开了院门。
婶娘说,要是阿郎在就好了……阿郎,你去哪里了?这么久,杨茉莉非常想你。”
杨瑞脸上顿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他搬鞍认镫,翻身跨坐马上,而后拨转马头。
“去吧,别回来太晚,否则老爹又要生气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