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一百九十四章 重逢(三)

“大玉,别动。”
他很关心你,很想你,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杨守文抬头看,就见杨氏穿着碎花袄裙,面露惊喜之色,眼中更闪动泪光。
来到荥阳,他们才知道杨守文的身世。
玄硕法师吗?
只是他声音尚未落下,就听到一阵犬吠声,从院子里跑出来四只狗来。
“父亲呢?”
为首那只毛色纯白的狗,正是悟空。半年不见,悟空已经长大,并且颇有大师兄的风范。它带着三只狗,盯着杨守文看了两眼,然后跑过来围着杨守文转了两圈,鼻子抽动两下之后,便发出了欢快的叫声。四只狗拼命想要挤进杨守文的怀里,悟空的个头偏大,占居了上风,把脑袋扎进杨守文怀里,发出呜呜叫声。
一座明堂就坐落在庭院里,从屋中可以看到池塘边上的凉亭。
宋氏想说不辛苦,可是这话到了嘴边,却化作两行热泪夺眶而出。
“快去看看阿郎吧,他很想你。”
自古以来,鹰犬就是天敌。
杨守文不等杨茉莉上前,便跑过来蹲下身子,大声道:“悟空、http://m.hetushu.com八戒、沙和尚,小白龙……过来。”
杨守文把身上的枪囊取下,递给了杨茉莉。
一旁小院的门口,站着一个妇人,身边还牵着两个孩子。那两个孩子比较眼生,不过那妇人,杨守文却认得,正是宋三郎的妻子。都在这里,全都在这里了!
“大兄,你回来了。”
他在昌平的时候,曾经给幼娘看过相,说她天生会有一场劫难,却不会有危险。
杨守文点点头,正要开口,却听到一个怯生生的声音,在耳边响起。
哪知道,杨氏却走上前,把她搂在怀中。杨氏比杨守文低了一个头,却轻轻拍着杨守文的后背,轻声道:“兕子,婶娘都知道了,这不怪你!这半年来,苦了你,饱受塞北严寒。你管叔叔写信都说了,他还说,兕子你一定会想办法找回幼娘。
听到杨守文的声音,那四只狗立刻停止了吠叫。
“青奴乖,大兄回来了,阿爹以后就不会发酒疯了。”
杨守文起身快走两步,却又突然停下来,hetushu•com露出羞愧之色。
“婶娘!”
杨守文吓了一跳,连忙厉声喊喝。
杨茉莉走进院子,就大声喊道。
一座两进小院,从山上流淌下来的溪水,穿过庭院中,在前院的角落里汇聚成一个池塘后,又从一座假山下流出院墙外,汇入到村后的溪水中。这是一池活水,占地约一百多平方米。微风吹来,更拂动池面水波荡漾,波光粼粼,别有韵味。
以前婶娘不信,现在却信了……你也不必担心,总有一天,幼娘回来找咱们。”
“是啊,兕子你这一回来,我这心里也就踏实了很多。”
“嗯!”
前院,占地约千余平方,有两个独立的院落。
“啊?”
“婶娘,对不起。”
“大兄,青奴好想你……你不在家,阿爹就总是沈着脸。有时候吃醉了酒还会骂人,青奴好怕!”
杨守文站起身,宋氏便走上前。
在不知不觉中,杨守文已经撑起了杨家的一半天。而他这一走,就只剩下了杨承烈一个人。在昌平的时候,那种天塌了的感觉还不明显。但是到了荥阳之后和*图*书,这种感觉就越发清晰。杨承烈在努力支撑这个家,但却少了一个能够让他安心的定海神针。杨守文在的时候,作用并不明显,杨守文一走,杨承烈就越发暴躁。
杨守文蹲下来,把杨青奴抱在怀里。
“阿娘不哭了,我回来了。”
辛不辛苦,她自己清楚。
杨守文走了之后,家里好像天都塌了。
他低下头,甚至不敢和杨氏的目光相触。
杨氏总算平静下来,把杨守文松开。
它们大声吠叫,使得海东青立刻生出警惕之心,一声鹰唳便从杨守文肩膀上腾起,展翅空中。
其他三只狗,则各施手段,都挤了过来。
宋氏一愣,抹去脸上的泪水。
“阿娘,这半年来,辛苦你了。”
“嗯嗯,婶娘相信你!”
低头看去,是杨青奴。
“我去看看父亲。”
“你阿爹在后院呢……其实,他刚才第一个想要过来,不过面子上过不去,所以把自己关在屋里。兕子,你不知道你这一走,你阿爹整日里脸上都没个笑模样。
剩下一个宋氏,亏得自家兄弟随她前来,才算是勉力和*图*书维持。
杨守文笑了,点点头,弯腰把青奴放在了地上。
“是啊,我回来了!”
而在那正堂门前的门廊上,宋氏带着宋三郎和宋平,正含笑看着他。
生活在中原腹地的感觉,并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美好。来到荥阳,她更感到了生活的压力。
她紧紧抱着杨守文,放声大哭。
看到杨氏这样,他反而更加愧疚,轻声道:“婶娘放心,我一定会把幼娘找回来。”
杨守文倒是知道这个人,但是印象已不太深刻。
杨氏眼中闪着泪光,轻声道:“还记得弥勒寺的玄硕法师吗?
宋氏点点头,轻声道:“快点过去吧,你阿爹是个小心眼,再不过去,他又该生气了。”
“兕子,你回来了。”
荥阳郑氏啊!那可是不逊色于卢家的豪门贵胄。而杨守文的亲生母亲,竟然是郑家之女。这让宋三郎很吃惊,同时也打定了主意,一定要设法和杨守文交好……
前两日他收到了你管叔父的信,高兴地不得了,还喝了个大醉酩酊。你去看看他吧,给他一个台阶……呵呵,当初你偷偷跑走,然后又远和-图-书赴塞外,他觉得很没有面子。”
“嗯嗯。”青奴哭的好像一只小花猫,把杨守文的衣襟都哭湿了。他干脆把青奴抱起来,那张小花猫似地脸上,也随之露出了笑容。大兄,还是很疼惜青奴的。
兕子,足够了,足够了!婶娘不怪你,是幼娘这命里面,注定会有这么一场劫难。”
四只狗见海东青在空中,立刻仰头吠叫。
“三舅,平哥儿,多谢你们了。”
她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杨守文的身边,小手扯着杨守文的衣襟,脸上带着浓浓的喜色。
“阿郎回来啦!”
杨守文朝宋三郎和宋平躬身一揖,父子两人吓了一跳,连忙摆手,并侧身让到了旁边。
门廊上,宋氏的眼圈也红了,不过那脸上的笑容,却格外灿烂。
“兕子!”
杨守文忍不住哈哈笑了,伸手一会儿在悟空和八戒的脑袋上揉动,一会儿又和沙和尚与小白龙亲近。而大玉见四只狗没有敌意,便落在了金子的背上,高昂着头。
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。
伴随着杨守文这一抱,积压在青奴心中的委屈,似乎一下子找到了宣泄的途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