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章 雅趣(二)

宋氏和宋三郎一家的顾虑,杨守文其实很清楚。
汜水春是荥阳本地的特产,其背后同样也有豪强支撑。他们或许不会说什么,但肯定不会在供应杨家。到那时候,杨守文如果想继续酿造清平调,就必须从外地购买。
杨守文明白了,杨承烈莫不是担心,他那些诗词也是偷盗得来?
但是现在,他身在荥阳,心里又有一个老大的计划,又怎能不谨慎行事呢?
原本以为前景光明,可现在看来,还真就是困难重重啊!
而且,这件事还牵扯到了吴中士族。
宋三郎没有再催促杨守文,因为这件事,的确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。
杨守文非常放心,他的诗词不会被人看出端倪。
他一把就抓住了杨守文的胳膊,颤声道:“兕子,我知道你想要成名,想要找回幼娘。可你……你知不知道,那潘华昨天回去之后,便被带去了宗祠,被活活打死。”
“父亲,潘华死了,与你我何干?”
最好的和图书办法,还是要自己打造出一个窖池,自己能够酿造酒水……否则的话,迟早是个问题。
杨守文吓了一跳,骇然看着杨承烈。
“你不会真的是……”
“这,的确是麻烦啊。”
这年头,可没有什么专利保护。
别管叔,出自唐代边塞诗人高适之手。
人家要复制你的蒸馏器,甚至不用和你招呼。
他们手里没有成熟的酿酒技术,完全是依靠从外面买酒来进行提纯和加工。乍一看,这似乎没什么问题。可不同的酒,必须要分开提纯加工,势必会增加成本。同时,如果被外面知道,他们是这样酿造出来的话,一定会引来巨大的麻烦。
杨守文点点头,沉吟片刻后道:“这样,帮工的事情,且先放一放。
杨守文和宋三郎父子一边低声商议,一边思考着解决的方案。
以前在昌平,杨守文考虑的是那么一个小地方,不需要有太多担心。
而高适应该是出生在长安四年,也和图书就是公元704年前后。所以,《别管叔》,安全!
回到家,杨守文感觉到有些不对劲。
杨承烈没有回答,不过他那表情,足以表明他此刻的想法。
“父亲,你这是干嘛?”
“兕子,你干的好事。”
“若是如此,最好快些。”
“可是,可是他们杀人了啊。”
杨守文才不怕有人出来和他对峙,因为他可以笃定,他到现在所作的几首诗,并没有在这个时代出现。他的诗的确是偷盗来的,但却是从未来人的手中偷盗而来。
“父亲,你是不是担心,我那几首诗,也是偷来的?”
杨守文还是有些发懵,忍不住开口说道。
杨守文蓦地醒悟过来。
“啊?”
只是这样一来……
这样一来,成本势必增加。
“其实,四娘有想过,自己酿酒。”
“不会?”杨承烈苦笑道:“他得势之时,自然会被家族放纵。可你知道,昨日的事情影响有多大吗?文贼啊!潘家好歹也是书香http://www.hetushu.com门第,又怎能受得这种事情?
从酒坊出来之后,杨守文的情绪变得有些低落了。
而这都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在于,这蒸馏器的制作工艺并不复杂。如果,如果有人收买帮工,会很容易被人复制出去。到那时候,杨守文所拥有的优势将荡然无存。
杨承烈见杨守文承认了,却没有露出半点兴奋之色,反而显得更加忧虑。
也难怪,杨守文浑噩十七年,从清醒到现在,不过是短短半年光阴。你要说他能在半年里就达到吟诗作赋的水准?杨承烈是绝不会相信。他害怕杨守文的诗词,也是偷盗而来。如果真是这样,就算他这次帮了郑家,到最后郑家也不会领情。
杨承烈说完这句话,便死盯着杨守文。
杨承烈苦笑一声道:“不过是一个文贼罢了,打死就打死了,谁还能为他讨回公道?”
若真有人跑过来找他的麻烦,杨守文也不会在意,要知道他前世在病榻上卧床十余年,可是和图书把那本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《唐诗鉴赏辞典》几乎快要翻烂了。
“不会吧。”
三舅你们现在继续熟悉这个家什,我这边会和父亲商议,看看能否想出一个办法。”
杨守文的脑筋,在飞快转动。
杨承烈道:“自然与你我无关。你这次是帮郑家出头,所以就算潘家来寻你的霉头,也会有郑家护着你,我并不担心。不过兕子……我可是记得,你没读过书。”
杨守文以为老爹的逗比属性又要发作,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杨守文愣了一下,旋即反应过来,“倒是有这么一回事,昨日我抵达荥阳的时候,不知道该怎么找你们,就到观水阁打听消息。没想到……父亲,你这是什么表情?”
……
“我问你,你昨日是不是在观水阁和人斗诗?”
“怎么了?”
“但问题是,咱们在荥阳可说是人生地不熟,一下子也找不到人,所以才没有行动。”
“父亲你不用担心,孩儿可以保证,那些诗词都是孩儿所作。”m•hetushu.com
这是一个宗族势力远大于官府力量的时代。
而昨日在观水阁所作的三首柳枝词,则分别源自于孟郊、白居易和李涉三人。这三人,同样尚未出生,所以就算有人想要寻找出处,也不太可能。至于此前杨守文和幼娘所作的清平调,是出自李白之手。而李白,则是出生在长安元年……
片刻后,就在杨承烈快要忍不住的时候,他才叹了口气,幽幽道:“父亲,有件事,孩儿必须要告诉你。”
别的不说,只要荥阳,乃至河洛地区不再向他们供酒,这清平调就难以为继。
贺知章早晚会来问罪,吴中士族也会来寻潘家的麻烦。潘家有这样的举动,倒是不足为奇。他抢先把潘华打死,不管是贺知章来,亦或者其他人寻衅,也都占居了先机。”
“哦?”
杨承烈就在他的小院里,看到他进来之后,便上上下下打量,脸上透着一些古怪。
所谓民不告,官不究。更何况潘家这种豪门世家,真就算打死了潘华,官府也不会理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