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零二章 雅趣(四)

而现在,杨守文表现出来的特质,让郑怀杰看到了希望。
冷清?趣味?
什么投奔不投奔,咱们可是一家人呢!我至今犹记得,当年三姐手把手教我千字文的场景。只可惜……文宣大哥你也是,就算当时杨家把你们赶走,又何必跑去昌平隐姓埋名?我与十九郎在,怎地也能给些关照,又何苦去做那劳什子县尉。
郑镜思和杨承烈寒暄了几句,就把话题转移到了杨守文的身上。
在废黜中宗李显,把他驱逐出长安的政变中,武则天得到了程务挺的支持。
只是程务挺的威望太高,而且与李唐又藕断丝连的牵扯不清,令武则天不得不下定决心,把他诛杀。如今,已经是武则天坐稳江山的第九个年头,每当回响起当年的事情,她也会有些悔恨。可有的事情就是这样,再当时她没有其他选择。
“诶,文宣大哥说得甚话?
杨守文虽然不姓郑,确是实实在在的郑家外姓子弟,和郑家有着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。如果他日杨守文能够崛起,势必会给郑http://m.hetushu.com家带来实际的利益。要知道,杨守文将来就算是归宗认祖回到了杨家,但却是郑家第一个站出来,给予了帮助。
“啊,回禀阿郎,是兕子让奴去找人过来。
“二郎,明日你就去拜会杨文宣,要多与他交好。
这没办法,站错了队伍,活该有此劫难。可问题是,多年的打压,以及高宗在登基之后发布的禁婚令,七姓十家之中,郑家占居了三家,也使得郑家再次受到打击。
但后来,武则天为了扫清登基的障碍,最终向程务挺下手。
当时杨承烈在‘王贺’的指挥下,率领民壮守住了城池。可那一战的凶险,丝毫不逊色于去年的昌平之战。唯一不同的,就是当时有‘王贺’居中运筹帷幄。
“杨婶,你带人来作甚?”
郑镜思的父亲,名叫郑怀杰,说实话名声并不响亮。
可惜,郑熙雯是个女人,而且过世的早,根本不可能给郑家带来实际的效益……
杨承烈眉头一蹙,道了声失礼,便走出客厅。
www•hetushu•com务挺死后,满门受到株连。程务忠因为身体不适,免受牵连,被罢官便为平民,如今居住在洛州。或许在很多人眼中,程家已经不复兴旺。但实际上有心人能够看得出来,只要程务忠活着,程家就会受到优渥,那是来自于武则天的补偿。
其他房不去管,单说这六房。
杨承烈连忙道:“那孩子不过是仗着小聪明罢了。
一方面是因为朝廷对郑家的压制,而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郑家这些年的确人才凋零。
就见杨氏带着几个工匠模样的人从前门走进来,一边走还一边吩咐着什么。
郑镜思走到杨承烈身后,一眼就认出了那几个工匠。
郑怀杰有三个儿子,郑镜思行二。
也正是那场战争,促使的杨承烈下定决心,去和郑灵芝联络。
不过,郑怀杰还有一个女儿,很了不得。她嫁给了程务忠,也就是初唐名将程务挺的弟弟。在程务挺还没有被杀的时候,程务忠曾因程务挺的推荐,为太子洗马。
“文宣大哥,实在抱歉,你搬和*图*书来这么久,我才上门拜会。”
郑镜思很清楚郑怀杰的想法。
去年若不是十九郎告诉我,我都不知道……你说你,怎能让大郎陷入那种险境?”
所以,程务挺死了,他的兄弟却得到了关照。
说起来,他也是咱们六房的女婿,十九郎不在,你这个做妻弟的便要多费心才是。他当初离开均州,甚至隐姓埋名多年,定有不得已的苦衷。如今他来了,虽然不再是杨家子弟,但咱们郑家却不能怠慢了,到时候会被人说咱们郑家没有人情。”
“孩儿明白。”
郑镜思这一辈共有四十余人,却只出了郑灵芝和郑长裕两个人能独当一面。本来,郑镜思倒是可以有所作为。可惜他过于耿直,以至于得罪了武则天,被罢免了官职。
屋外,传来了一阵喧哗声。
最终他可以确定,这三首诗绝非杨守文偷盗得来,也让他松了一口气。随后,郑镜思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在家中静养的郑怀杰。而郑怀杰听闻后,便立刻做出了决定。
昨天,郑镜思回到家中之后,便让人和*图*书查找杨守文所作的三首诗。
郑家自从建成太子一事之后,就一直是被朝廷打压。
他本来是打算等杨守文为爷爷杨大方守孝期满后,就把杨守文送去荥阳,让郑灵芝照顾。
郑镜思说的,是万岁通天元年契丹人的那场叛乱。
郑家三子,同样没有特别大的成就,这与他们的才能也有关系。
他最大只做到了澧州司马,官位不显。如今,郑怀杰已经告老还乡,在家中静养,大部分时间都不会露面。
不过,这人算不如天算,谁又能想到……
他昨夜对奴说,那院子太过冷清,毫无趣味,所以想要修整一下。只是他说的事情太复杂,奴担心记不清楚,所以干脆从荥阳请了几个匠人,让兕子当面吩咐。”
杨承烈忙摆手,苦笑道:“廿九郎休要说这话,实在是我没有出息,不得已前来投奔。”
四十多个六房子弟,算一算,似乎只有杨守文的母亲算得上是才学过人。
“文宣大哥,这几个人的确是荥阳最好的匠人……不过,大郎想要怎样修整?听这位阿嫂的意思,似乎http://www.hetushu•com还挺复杂。不如咱们一起去看看,看看大郎究竟是要何等趣味?”
我也是今天出门才听说了此事,没想到他居然把我与你三姐当年事情也给宣扬了出去。刚才我还在责备他!如此张狂,并非好事。这不,他一生气,就躲在楼里不肯出来。”
杨承烈没有说杨守文在写东西,但听上去,似乎更为可信。
他笑道:“昨日如果不是大郎,咱们郑家真的是要被那潘家扫的颜面无存。文宣大哥昨天是没有看到,大郎当时是何等的风采,只让我联想到当年三姐的风华。”
郑镜思听罢,忍不住哈哈大笑,“这就是文宣大哥不对了,大郎这哪是张狂,这是给咱郑家增了脸面。若是三姐在,一定会非常开心,那会似你这样,还要责备?”
程务忠或许不会再出山为武则天效力,但是武则天对他的照顾,却不会因此而减少。
这么多年来,郑家倒是一直有子弟在朝中效力,奈何却不得重用。
“对了,怎不见大郎呢?”
想当初,程务挺其实挺配合武则天。
在客厅里,郑镜思显得很谦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