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阅读

盛唐崛起

作者:庚新
盛唐崛起 二维码
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

卷二 朝天阙

第二百零五章 李氏不可信

杨守文倒是没有太多的野心,他之所以要成名,说穿了还是为了方便找到杨幼娘。
杨守文倒是平静下来,心中对李显,更增添了一丝不屑。
杨守文突然间苦笑,看着杨承烈道:“父亲,我不知道。”
兕子,现在你应该明白,我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定居。
杨承烈苦笑道:“是不是觉得很惊讶?堂堂太子……不对,那时候他还是庐陵王,居然会做出这种恩将仇报的事情?可事实就是如此,我接到命令的第三天,均州乃至整个山南东道都发出了海捕文书,还有你祖父的画像。你祖父在均州,也算是小有名气。虽然那画像并不准确,但只要是有心人,迟早会认出你祖父。”
其实,杨守文此前也猜到杨承烈之所以躲在昌平,可能和武家有关。要知道,弘农杨氏虽然没有进入五姓七大家的序列,却是老牌的关陇世族。杨家的历史,甚至比郑家还要久远。只可惜自隋唐以来,老杨家能拿出手的hetushu.com人物,只有一个杨炯。
也许庐陵王有不得已的苦衷,但是在我看来,他是把我们一家陷入危险之中,我绝无法原谅。所以在昌平之战结束之后,我就不愿意继续留在昌平,而是迁来荥阳。
片刻后,他站起来躬身一揖,“孩儿一定会谨记父亲的教诲。”
可现在看来,似乎有些麻烦。
你想做什么,就只管去做。但我是绝不会再去和李家打交道,因为他李家的品性太差。这首诗,就不要再流传出去了,弄的好像是我这个做老子的,心里有多少冤屈一样。武承嗣已经不在,虽然朝中还有一个武三思,但只要圣人在位,就由不得他横行。
当年的事情,我想不会再有人去继续追究,你怎么做都可以,但就是不能和李家有染。”
杨守文愣了一下,但旋即反应过来。
没错,就是初唐四杰之一的杨炯。
麟德殿后的太液池畔,一个宫装美妇站在一棵杨柳树下和-图-书,看着波光粼粼的太液池。
杨承烈也是咬牙切齿,显示出内心的愤怒。
懦弱、无能、昏庸……
除了这些,杨守文实在想不起来,李显有什么优点。
“你怎么想?”
“兕子。”
西京长安,已经开始了夜禁。
能够让两大豪门忍气吞声,除了那能一手遮天的武家,还能有谁?
杨守文听得有点懵,半晌后道:“然后你们就挂印辞官走了?”
杨承烈道:“我们逃回弘农之后,便找到了你叔祖。
错了,全错了!
一双丹凤眼,流转秋波。
杨守文再次行礼,“孩儿,知道了!”
……
这样一来,积压在杨守文心中的疑问算是都解开了,他也突然间变得沉默起来。
你可知,你祖父得知自己被定为此刻之后是何等愤怒。他这一辈子,眼睛里不揉沙子,到头来却变成了刺客。而且,还是被他救下的人指认为刺客,他又是何等难过?当时若不是你大哭不停,惹得你祖父狠不下心,和图书否则他定要找去房陵。”
可即便如此,身为这个时代的主流精英阶层,却不得不把族中子弟从族谱中抹去。
现如今,那庐陵王变成了太子,也说明圣人心中已经有了决断。
看得出来,杨承烈对弘农杨家虽有些许怨念,但终究还是心向家族。
而今你既然回来了,婉儿就算是拼了性命,也会保护你父子周全,绝不会任人伤害。”
杨承烈的确是为了躲避武家,但同时,也有对李唐皇室的反感。
之所以说值得称道,恐怕就是后世专家们所说的,鸣沙之战是唐代自武则天执政时期的被动防御,向主动进攻的转折点。不过,败了就是败了,的确算不得什么政绩。更不要说,他被妻子和女儿联手所杀,脑袋上更顶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。
虽然杨守文早有心理准备,可是面对这样的结果,仍旧感到吃惊。
雄浑的都城,在夜色中如同一头巨兽匍匐在关中大地上。
“嗯?”
杨承烈道:“和图书你祖父病故之前,曾对我说:李氏不可信。
说实话,杨守文对李显并没有什么好感。
那料到……
杨承烈道:“走?那应该叫逃跑才对!
不是我不想复起,而是我不愿意和李家打交道,更不想为李家效力……”
“什么?”
这个历史上短命的昏庸皇帝,似乎没有留下什么值得称道的政绩。唯一值得称道的,恐怕就是对突厥的鸣沙之战。而鸣沙之战的结果,却是以唐军惨败而收场。
“文宣大哥,你终于回来了……”
杨守文沉默了!
这本身就不正常。
只不过,杨守文一直以为自家是得罪了武家,被武家逼迫,不得已才流落昌平。
按照杨承烈的说法,他难道要一辈子默默无闻?
她蛾眉深蹙,似是满怀心事。
杨守文脑袋里乱哄哄的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美妇人喃喃自语,脸上闪过了一丝柔情。
月光,皎洁。
可是,当时武家权势熏天,就连杨家也不敢去招惹。你叔祖得知之后,也不hetushu•com敢收留我们。不过,杨家终究是念及亲情,你叔祖虽在族谱中抹去了我们的名字,但却给了我们一个差事。昌平苦寒,没有人愿意前去就任。你叔祖借门荫谋取了县尉之职,既可以保全我们一家老小,同时也可以为杨家免去一场灭门之祸。”
他今天才对杨承烈撒谎说,他所学都是母亲的传授。
她手中拿着一封密报,片刻后好像突然下定了决心一样,把那密报揉捏成纸团。
“你放心,当年你流落昌平,婉儿无法保护你。
对了,记得作几首好诗……你母亲最喜欢作诗,也正好趁这个机会,让她考校你一下这些年来的成果。”
“你想要成名,想要找到幼娘,我能理解。
而荥阳郑氏,更对杨承烈的失踪不闻不问。
“好了,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……不过,再过些时日就是清明。你母亲如今就葬在广武山下。十几年来,咱们都未曾前去祭拜,这次正好,为你母亲上坟。
而现在,他对李显的印象变得更加恶劣。